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十四章 博弈(三)
    ,。

    秦王将残剑与飞雪剑拿在中,一边仔细观赏着两把剑,一边开怀地笑道:“残剑,飞雪……哈哈哈哈,宣我法令!”

    一旁的内侍连忙上前,尖声喊道:“大王法令,刺客残剑,刺客飞雪,素来联行刺,有诛杀二人中任何一人者,赏万金,封五千户候,进殿前十步,与王对饮!”

    话音一落,只见数个秦宫内侍走了出来,把王波和无名面前的案桌抬到距离秦王御座的十步之前。在他们的身旁不远处,又有着一大堆的黄金摆在案几上,金子的光芒闪耀人眼,直让人目眩神迷。

    王波与无名上前跪坐好之后,只听秦王道:“三年前,残剑、飞雪双剑联攻入宫中,三千铁甲竟不能挡!”说着恨恨的将中长剑掷地一抛,一个内侍赶紧小跑出来,捡起重新放在秦王面前,这才悄然的退下。

    整个过程几乎没有造成半点的响动,可谓是专业之极。

    “从此以后,寡人就将这大殿清扫一空,使刺客无法藏身!”秦王继续说道。随即他盯着无名,口风一转,问道:“你的剑竟能快过此二人?”

    看来秦王也看出来了,无名才是关键的人物,而秦云比一个打酱油的好不到哪里去。

    “不能。”无名道。

    “那你如何取胜?”秦王问道。

    “臣乔装赵国人,去赵国寻找残剑、飞雪。臣探听得知,两人化名高山、流水藏身于赵国陉城一家书馆。那天,风闻大王大军将要攻赵,陉城中百姓已逃散一空,只余下残剑、飞雪尚留在书馆之中。臣以求字为由,向残剑求写一字。”无名道。

    秦王道:“你所求何字?”

    无名道:“剑!”

    秦王道:“剑?”

    “是!臣听闻,残剑从书法中悟出一套剑法,威力无比,臣对此颇有顾虑。所以臣想先看残剑的书法,从中看出他的剑法走势,以求破解之法。可是,臣求的‘剑’字还未写成,大王攻赵的大军已来到了陉城的城外。”说道这里,无名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大王的大军,之所以百战百胜,除军队能征善战外,便在于弓强箭快,六国的箭都不及秦箭身寸的远。大王的大军每到一处,必例行放箭,试探敌情,威慑四方。数轮箭雨过后,残剑却还未把字写好,臣便与飞雪、秦云在屋顶抵挡箭雨,为其护卫。”

    “哦,你所求的‘剑’字,有何难写?”秦王好奇起来。

    “‘剑’的写法,通常有一十九种,臣向残剑所求,是除去十九种变化的第二十种。书法、剑术,都是靠腕之力与胸中之气,这第二十种便有他剑术的精妙藏于字中。”无名解释道。

    “一个字,竟然有十九种写法,真是极为不便,等寡人灭了六国之后,再灭其他诸国,必将这些杂七杂八的文字统统废掉,只留一种,岂不痛快!哈哈……”秦王大笑道,语气之中尽现霸气。

    无名脸色一变,突然问道:“大王不是只灭六国吗?”

    秦王大一挥,霸气道:“六国算什么?寡人要率我大秦的铁骑,打下一个大大的疆土,一统天下!”

    无名愣了许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后继续说道:“大王大军试探过后,当晚在城外安营扎寨准备攻赵。臣则连夜悟字,想找出残剑的剑法走势,以破其剑法。”

    “字呢?”秦王问道。

    “就在殿外。”无名答道。

    秦云听到这里,心中突然一‘咯噔’,有了不好的预感。这件事情他怎么不知道啊?残剑是何时送了字法给无名?

    “把字挂起来。”秦王有些迫不及待。

    随后便有人进来把无名带来的字幅挂在大殿之中,秦王对着字幅看了良久,道:“你说你求的是‘剑’字,为何上面写的是天下二字?而且,你说这字中有剑法,可在寡人看来,这只是普通之字罢了。”

    “天下?”秦云的脑中如同晴天霹雳,整个人都不好了。

    “书法、剑术,境界相通,奥妙全靠领悟。”无名避实就虚。

    “你领悟到了?”秦王有些不相信。

    无名道:“尚未悟透。”

    “既然悟不透,你如何挑战他们?”秦王道。

    “臣用计,挑拨离间。臣把长空的断枪出示给两人看,道明臣是秦国人的身份,并将长空临死之前还记挂飞雪的话告诉两人,然后约两人在秦军大营决死一战。当晚,残剑嫉恨之下,为报复飞雪,便与他的婢女欢好,同时故意让飞雪看见,两人就此反目成仇。他们当下气血攻心,方寸大乱,两人却依然如约来到秦军大营分别与臣和秦云比武,臣与秦云就是趁此之将两人击杀。”无名说道。

    “想不到残剑、飞雪如此豪杰,竟然也会为情所困。”秦王似乎大有感慨。

    突然,大殿中的烛火无风而动,向着一边倾斜,似乎在避开无名的气势。秦云眼睛一亮,整个人戒备起来,随时应付可能到来的厮杀。这可是现实世界,秦云也无法料到无名是否真的会放弃。尤其是现在的情势已经在秦云这支蝴蝶翅膀下,改变了许多。

    与此同时,秦王也发现了不对,脸色微变,望向无名和秦云的眼神中升起了戒备之意。无名仍然面无表情,只是眼神中更加的冷了。

    “寡人听来,你们此战赢在二人不和上?”秦王不愧是秦王,神色很快的平静了下来,淡淡地问道,声音之中没有丝毫的怯弱和畏缩,仍然充满了大气。

    “是。”无名的声音一如既往。

    “既然不和,两人必定是心胸狭小之辈?”秦王继续问道。

    “是。”秦王继续问道。

    “你讲的故事倒也合情合理,可是在寡人看来,你们把一个人想简单了。”秦王冷冷地说道。

    “谁?”无名第一次正色地望着秦王,表情有些松动道。

    “我!”秦王眼神如电,大声地喝道。

    这是秦王第一次自称我,表明他的心中已经将无名的地位放在了与他同一个级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