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二十七章 尽释前嫌
    ,。

    “王老师,没想到你这么能打啊!谢谢你了。”夏洛望着王老师,惊为天人,感激地叹道。

    “这有什么,当初我好歹也是出来闯荡过一阵的。有事没事啊,没事赶紧回家。”最后一句话,王老师是对着马冬梅、袁华和夏洛他们说的。

    “王老师,那么危险,为什么你还要出来呢?”张扬突然开口问道。

    “废话,怎么说我也是一名teacher,而你们则是我的学生。”说到这里,王老师拽了一句洋文。

    张扬,夏洛他们几个心中瞬间有了很大的震动。

    “王老师,那你为什么突然这么照顾我呢?”秦云也趁势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王老师转过头来,望了望秦云,又望了望秋雅,带着几分感叹道:“曾经,我也有一份学生时代的初恋。可是因为我胆小的缘故,那份感情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王老师顿了顿,又开口说道:“这件事情一直埋在我的心里,是我的心结。直到那天看到了你,就好象看到了我自己。你比我有勇气,比我有担当,我也希望你们能够有一个好的结果。”

    “谢谢你,王老师。对不起,王老师。”秦云望着王老师,真诚的向他鞠躬道。

    “没有什么,说出来也轻松多了。我要回去了。”王老师轻笑道。此时他的笑容分外的有魅力,分外的平易近人。

    “等下,王老师。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们也难得聚在了一起,敞开心胸说话。这样,我请客,大家一起吃一顿。算是驱驱邪,压压惊,也算是为我们大家重新认识而庆祝。”秦云真诚地望着王老师说道。

    同时,他也向秋雅、大春、张扬他们几个使了眼色,算是为他们心中因为恶作剧而造成的情况道歉。

    “是啊,是啊,王老师你就答应了吧。”秋雅这个老师心中的好学生乖学生率先开口道。

    “王老师,你一定要去。”张扬也跟着劝道。

    “呵呵,王老师,我帮你推车。”这个时候大春一点也不傻,也不憨,直接行动起来。

    “那好吧。”王老师推却不过,只好点头同意了。

    当晚,秦云他们气氛异常的和谐。因为马冬梅的勇气和豪爽的性格,秦云还当众认了她做妹妹。马冬梅对于秦云也是钦佩异常,尤其是白天那场打斗和之前他向秋雅表白的浪漫,当场高兴的答应了。

    而且,王老师也不在催促张扬要面包了。

    虽然本来就一定要不到!

    压惊之后,天色已经很晚。而在这个时候,天上居然下起了雨。在加上车子已坏,王老师索性不回去了,借秦云的向家里打了电话后,直接在学校里对付一宿。秦云与张扬,马冬梅告别后,送着秋雅回家,在回到自己家中,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大早,秦云比任何时候都早起床。他准备好生的复习一下自己的剑法,不能在荒废下去了。

    秦云来到院子内,伸一拔,原本上的一口锻炼长剑已拔剑出鞘。

    一剑在,秦云本来平和恬淡的气质猛然带了几分凌厉的锐气。“唰”的一剑划出,一抹青光闪过,如电一般迅捷,心中的基础剑法一招招剑法如流水般流过,清晰无比。诗剑会友,白驹过隙,有凤来仪,奔流赴海,白虹贯日,苍松迎客,大雁横空,无边落木,青山隐隐,古柏森森……一剑接着一剑的施展下来。

    一开始,因为荒废的原因,秦云的动作出现了诸多晦涩,招式之间的衔接不太连贯,有点磕磕绊绊的。不过好在秦云的基础够扎实,一遍过后,青光吞吐,风声飒飒,他使出的基础剑法一招一式间开始有种流畅自然之感。

    随着秦云的剑势展开,百米方圆内,一团青色的光影包裹在层层剑光当中,闪烁挪移,寒气森森。好半响后,剑光才渐渐平息下来,剑啸风声渐渐停止。再望向秦云的时候,他已然收剑而立。

    “舒畅!”秦云大吼一声,身上满是汗水,大汗淋漓地说道。

    这一番运动下来,秦云只觉得浑身气血无不畅通,整个人好似伐毛洗髓一般,全身舒畅的紧。

    秦云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他清洗了一番后,便骑着电瓶车出门了。照旧去接秋雅和爱心早餐后,两人亲昵的走进了教室。现在是早自习的时间,因为临近高考,同学们已经纷纷的来校了。

    秦云和秋雅坐在一起,一起复习,感情越发的如胶似漆。

    “大哥,大嫂。”张扬一会而也来了,对着秦云和秋雅打招呼道。

    “来了。”秦云回应道。

    不知怎么的,秦云今天看张扬总觉得有点不自在,可是又找不出什么具体的原因。

    过了一会儿,大春,马冬梅他们也先后来到了,秦云也一一的跟他们打招呼。对于他们,秦云没有感到半点的怪异,还是跟平常一样。可正是因为如此,秦云的心中才越发的感到怪异。

    心中有事,秦云无法专心的看书。他索性转过头来,望着张扬,想要找出是什么原因。

    “怎么了,大哥?”张扬看着秦云那漆黑如墨的眼睛,又看了看自身,发现没有什么问题,于是有些不自在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感觉有点怪,似乎缺少了什么。”秦云皱眉说道。

    “听你们这么一说,我好象也有这种感觉。”不知何时,大春也凑了过来,赞同道。

    秋雅也在旁边点点头。

    “是啊,到底缺了什么呢?”秦云犹疑了一下,望向张扬身旁孟特的位置,椅子上空空如也:“孟特怎么也没来?现在是高危时刻,他不怕被叫家长吗?”

    “孟……特?”秋雅不禁念叨着这个名字,突然瞪大眼睛,和秦云对视一眼,两人都同时惊醒,异口同声地对着张扬道:“难道你后面没通知他?”

    “呃,我忘了!”张扬瞬间傻眼。

    “啊!我也忘了!”大春也在一旁大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