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五十六章 切磋(二合一)
    ,。

    一连一个月的时间,秦云都在肆意的妄为,做他以前一切想要做又不敢做的事情。他此举不单单是为了心中埋藏已久的心愿,更是为了心中的‘放下’。以赤子之心去承受一切,最终还是以赤子之心去完成一切,对心灵来了一场完美的洗礼。

    通过一个月的‘江湖生活’,秦云的心灵受到了洗涤,原本大受触动的心灵终于臻至了圆融的境界。他的武学修为突破瓶颈,剑道再度开始突飞猛进,十步一杀剑术也终于达到了圆满的境界。

    不同于无名的‘不杀’,秦云十步一杀剑术的核心是‘放下’。相比于无名一生欲要报仇,最终以‘不杀’为核心突破。秦云的心中魔障是两世为人都孤独的恐惧,心中隐藏着对世间亲情的怨恨。如今遇到秦梦暄,又经过了一番心灵的自我挣扎和怀疑,秦云终于可以暂时‘放下’了。

    秦云的十步一杀剑术终于成了!

    秦云睁开眼睛,望着湖面静静的出神,眼神中锋锐的剑光闪烁,身上的气质却是越发的平淡柔和。一旁的婢女望着秦云潇洒的神态暗暗的脸红:少爷好象又英俊了,身上的气质也越发的飘渺了,跟仙人一样。

    天色已晚,秦云回到了秦府。这次秦云虽然对没有遇见慕容家的人,主要是没有看到阿朱和阿碧而感到遗憾。可是能够让武学更进一步,秦云的收获也不小。

    对于慕容家,秦云十分的不屑。虽然他佩服慕容博的隐忍和心计,可是对他的品格和段却极为的不屑。不止慕容博,慕容复更加的差劲,一心的在江湖上,连重点也没有抓住。

    原书中:慕容家的祖宗是少数民族,要想成事,惜才重才,方是正理。可是从前到后,只有自祖上就跟着慕容家混的四大家将,其他还有什么追随者么?连太湖的水盗们好似都没收服的说。

    而且连造反最大的隐秘都不知道,那就是保密。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害成。

    且看对慕容复的一段描述:(出自天龙八部第十二章,从此醉)不料她只欢喜得片刻,眼光中又出现了那朦朦胧胧的忧思,轻轻的道:“他……他老是一本正经的,从来不跟我说这些无聊的事。唉!燕国、燕国,就真那么重要么?”

    “燕国,燕国”这四个字钻入段誉耳中,陡然之间,许多本来零零碎碎的字眼,都串联在一起了:“慕容氏”、“燕子呜”、“参合庄”、“燕国”……脱口而出:“这位慕容公子,是五胡乱华时鲜卑人慕容氏的后代?他是胡人,不是中国人?”

    王语嫣点头道:“是的,他是燕国慕容氏的旧王孙。可是已隔了这几百年,又何必还念念不忘的记着祖宗旧事?他想做胡人,不做中国人,连中国字也不想识,中国书也不想读。可是啊,我就瞧不出中国书有什么不好。有一次我说:‘表哥,你说中国书不好,那么有什么鲜卑字的书,我倒想瞧瞧。’他听了就大大生气,因为压根儿就没有鲜卑字的书。”

    复国,念念不忘燕国,明显有造反的嫌疑。可惜王语嫣平时不见外人,也没工夫跟下人丫鬟说,否则燕子坞早被剿灭了。还有,不读书,“他想做胡人,不做中国人,连中国字也不想识,中国书也不想读。”不重视汉文化,不懂得笼络汉民族地主士大夫阶层,如何能成事?

    就算慕容家有着几百年的历史和积累,可是其实力和潜势力甚至比不过一家大的门派,也就是慕容家的名头在支撑着。要是慕容博和慕容复都能够起事成功,那华夏五千年中的那些枭雄们非得气吐血不可。

    楼外楼,苏州城内最大,也是最好的酒楼。

    此时已是接近凌晨,就算是楼外楼,也要准备打烊了。可是此时楼外楼的二楼正坐着两个客人,使得楼外楼无法关门。楼外楼的掌柜却没有半点的焦急,他打发了众多的伙计,一个人在旁伺候着。

    这两个客人一个带着斗笠,身上有一柄异常长度的宝剑。另外一个是一条大汉,身材甚是魁伟,三十来岁年纪,身穿灰色旧布袍,已微有破烂,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脸,颇有风霜之色,顾盼之际,极有威势。

    这两人正是秦云的夺命剑客身份和丐帮帮主乔峰。

    “久闻夺命剑客大名,今日能够一见,乔某不虚此行。”乔峰一脸开怀地举杯道。

    其实秦云的性子本身就与乔峰的性格十分的相合,都是快意恩仇之辈。再加上秦云一诺千金的作风,只杀恶人,没有对良善出的行为,使得乔峰感到秦云十分的对眼。乔峰本性也是如此,只是丐帮帮主的重任让他无法做到这么洒脱。在内心深处,乔峰对秦云不禁有些羡慕。

    人就是这样,对于性格相近的人都有着好感,天性就感到十分合得来。

    “能够见到乔帮主,秦某也深感荣幸。”秦云端起酒杯,和乔峰碰杯之后一饮而尽。他虽然不喜欢喝酒,但是不代表他不能喝酒,只是罕有知音。难得遇到乔峰这种人,秦云才会举杯痛饮。

    “哈哈,爽快。”乔峰大笑道,再次满饮一杯酒。

    不得不说,比起酒量,乔峰就是一个酒窖,而秦云顶多算一个酒壶。

    秦云却没有继续喝酒,他此行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跟乔峰喝酒畅谈。

    “秦兄,不知你约乔某有何贵干?”乔峰见秦云没有继续喝,也顺势放下了酒杯,开口问道。

    乔峰看似迂腐,但是无论是智商还是情商,都不一般。这点从他能够将丐帮发展的蒸蒸日上,在辽国将南院大王做的风生水起就可以看出。若是有人当乔峰是一个傻子,那他才是真正的白痴。

    乔峰不缺段,也不缺魄力,唯一缺的,只是狠辣。

    所以他做不了枭雄,但是他是一个天生的英雄!

    “跟乔帮主大战一场,顺便帮乔帮主递一个消息,算是答谢乔帮主的应战。不知乔帮主意下如何?”秦云直接说道,眼中的战意在熊熊的燃烧着,直欲喷薄而出。

    秦云如今的修为正处于一个瓶颈期,不管是内力修为还是武学修为,都是如此。所以秦云约战乔峰,就是想要突破自身的瓶颈,让修为更上一层楼。

    而天龙八部中,最适合这个条件的就是乔峰。不管是从武功上,还是人品上,乔峰都足以让秦云十分的放心。

    “哈哈,能够跟夺命剑客一战,也是乔某的心愿。”乔峰豪情万丈,大声地说道。神态之间说不出的豪气,让人望之生敬。至于消息、答谢什么的,乔峰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痛快,乔帮主果然不是一般人,秦某佩服。”秦云突然大笑道,不复之前的平和,语气之中豪气冲天。

    ………………

    苏州城外。

    圆月高挂。

    清风阵阵。

    秦云与乔峰相隔百米,相对而立,飒飒清风吹拂,两人衣袂飘飘,自有一番气度。只是两人都神色严肃,凝重的氛围在两人身边环绕,连夜晚常见的鸟叫声也消失不见,两人之间的气氛一触即发。

    秦云心中突然感到一阵别扭,这只是在切磋,怎么搞的跟在决斗似的,还是在画风不对的世界中决斗。这样的场景应该出现在古大的江湖中,怎么变成金大的背景了。

    “请。”秦云拔出无名剑,无名剑在中嗡嗡颤动着,一丝丝凌厉的锐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他的神情陡然古井无波,眼神平淡。当他拔出无名剑的时候,秦云的心绪瞬间平静了下来,没有一丝杂念,如同一个真正的剑客一般。

    剑客虽然盛起在后世,可是却出源于春秋战国。秦云是一个刺客,更是一个剑客!

    “请。”乔峰望着秦云,感受着秦云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压力,神色也严肃起来。这是遇到棋逢对的感觉,他不敢大意,将全力以赴。

    秦云身形一闪,一个眨眼就来到了乔峰的身边,一丝丝古朴的黄色光芒吞吐不定,乔峰上下左右全数都在这金黄色的剑光笼罩之下。

    乔峰只感到周身上下有着密密麻麻绵柔细密的锐气袭来,浑身皮肤不禁都是一阵刺痛。

    “来的好。”乔峰大叫一声。说着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向外推去,正是“降龙十八掌”中的「亢龙有悔」。

    人还未至,但是降龙掌力便已经猛地传至,这掌力号称是天下第一的刚猛霸道掌力,瞬间汹涌扑来,真如一条狂龙席卷,摇探爪。

    秦云只感到一股巨力向着自己袭来,并且笼罩住自己附近方圆的空间,让他避无可避。不过他没有丝毫的退缩,一式全真剑法使出,直指乔峰的掌心。

    转眼间,两人就战在了一起,剑气掌力激荡,战的难分难解。只见二人周围一缕缕金黄色的光芒不停的闪烁,锐气纵横,所向披靡。一道道巨大的力道引得附近飞沙走石,巨木轰倒之声不绝。

    乔峰一路“降龙十八掌”施展开来,掌力雄厚,场中飞砂走石。秦云渐渐的有些无法抵挡,他暗地里一咬牙,身形不退反进,长剑反挑,疾取乔峰的左目。

    这一剑正是从乔峰掌式变换间隙刺入,时方位拿捏极准。便是以乔峰之能,也不得不止住这顿狂攻,往后退了一步。

    州城外的树林之外,两道身影分分合合,眨眼就是十几招过去。秦云和乔峰两人一个势大力沉,功力精深,经验丰富。另外一个剑法凌厉,迅捷多变之余不乏沉稳,根基扎实,内力绵密柔韧,气脉悠长,丝毫不逊色于前者。

    二人每一招每一式无不妙到巅毫,显示了武功中刚之极至,柔之纤巧,许多人苦练一生也无法达到的高度。武学在他们中都已经渐渐臻至于一种圆满圆融的层次,破绽极少。即使有了破绽,或者是引诱对方上当,或者在刹那间就以别的招式弥补。这等对决,对于二人大有好处,使得二人对于各自的武学都掌控到了一个极限。

    十几招之内,只有破空声不断闪过,很少出现硬碰硬的情况。

    随着战斗的加剧,乔峰的特点被他发挥的淋漓尽致,秦云渐渐的落于下风。秦云神思清明,长剑闪动,以全真剑法沉着应对。一招一式连绵不绝,剑光纯正,配合身法步伐,腾挪闪烁,每一剑都恰到好处,全真剑法的正,稳之道被他充分的发挥到了圆满的境界。

    乔峰越战越猛,脸上的喜色也越来越重。与秦云的交,两人正好是旗鼓相当,不相上下。这使得他的一身武功能够肆无忌惮的完全发挥出来,甚至是超水平发挥,他只感到周身上下是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此战过后,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乔峰的武功将会有一次大的进步。

    这可是极为罕见的情况!

    与乔峰情况相同的是,秦云也在乔峰的重重压迫下,一身的武功发挥的淋漓尽致。他的内力流动的更加迅速,剑法越见凌厉、迅捷,甚至有种神鬼莫测之感。直到如今,秦云才算走出了全真剑法的桎梏,向着自己的道路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