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六十二章 凛冽杀意
    ,。

    夜已深沉,可是秦云没有半点想要入睡的心思,正在盘膝打坐调息运气。经过这段时间不间断的练习,秦云的内力已经大有所进,功力日趋深厚。可是即使如此,秦云也没有浪费任何时间,抓紧每一分钟的时间修炼。

    古话说的好:一天不练脚慢,两天不练丢一半,三天不练门外汉,四天不练瞪眼看。这不仅仅讲的是外功拳脚方面,内功方面更是如此!

    武功是一门靠着一年四季日夜不间断的勤练苦修以及不断的经验积累,才能够逐步提高的,容不得半点的懈怠。

    正当秦云渐入佳境的时候,一阵轻微的破空声从远方渐渐的传入他的耳中。秦云眉头一皱,睁开眼睛望着东南方的位置,眉宇间带着一抹恼怒。不过在外面就是这样,秦云也只得按耐下心中的怒火,神情渐为平静。

    来人速度很快,轻功造诣显然不错,而且不是一个人。秦云神情平静,眼神幽深,望着火堆没有动静。只要来人不来惹他,他也没有心情去管意外的闲事。

    随着破空声渐渐的逼近,秦云不经意间看到了来人大概的身影,居然是熟人。虽然这几个‘熟人’秦云还是第一次见面,可是他们那显著的特征还是让秦云第一眼就认了出来。

    来人共有四人,为首者穿着青袍,长须垂胸,面目漆黑,一双眼睁大大,湛湛有神。正是位于天下四大恶人的顶点、人称“恶贯满盈”的段延庆。

    其身后紧跟着一个女子,约莫四十来岁年纪,身披一袭淡青色长衫,满头长发,相貌颇为娟秀,但两边面颊上各有三条殷红血痕,自眼底直划到下颊,似乎刚被人用抓破一般。她中抱着个两三岁大的男孩,肥头胖脑的甚是可爱。

    随后就是一个脑袋大得异乎寻常的壮汉和一个身材极高,却又极瘦,便似是根竹杆的男子,一张脸也是长得吓人。

    看到这个组合,秦云要是还不明白这几个人是谁,那他的小说和影视可就是白看了。

    “嘎嘎,小子,算你倒霉。老子心情好不好,正好拿你发泄。”云中鹤看到秦云的身影,神情狰狞,形如鬼魅般出现在秦云的身前,中铁爪钢杖向着秦云的咽喉撕来。

    这就是四大恶人的威风,动辄取人性命,‘穷凶极恶’的名头就是用无数人的鲜血铺垫的。

    秦云背对着云中鹤,仍旧望着火堆,没有丝毫动作。就在云中鹤的铁爪钢杖即将触及到秦云,同时也是他情绪达到最颠峰的时候,秦云突然发出一声悠悠的叹息。

    叶二娘和南海鳄神岳老三此时正在望着秦云冷笑,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劲。原本仰头望天的段延庆心中一阵心惊肉跳,腹部鼓动,腹语术大声喊道:“老四,小心危险!”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一道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璀璨光芒转瞬即逝,仿佛只是一个错觉。云中鹤的神情瞬间凝固在脸上,从秦云身边擦肩而过,直到走出十余米外,他才轰然倒下。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疑问和不可思议,直到云中鹤临死的时候,他似乎都没有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经过连番和不同高的大战,秦云的十步一杀剑术在圆满的基础上威力再度有所成长,速度冠绝天下。

    “好快的剑!好美的剑!好凌厉的剑!”半晌后,段延庆悠悠地感叹道,一连三声叹息。

    至于叶二娘和南海鳄神岳老三,他们此时已经被秦云的剑术吓倒了,望着秦云的目光充满了恐惧,脚下不禁连连后退。直到退到段延庆的身后,他们的心中才鼓起了一丝的勇气,止住脚步,可是仍然不敢望向秦云。

    “他奶奶的,真是邪门,我岳老二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高。恐怕连段老大都不是对。”南海鳄神岳老三紧握着鳄嘴剪,口中喃喃自语道,神情凝重。

    叶二娘没有说话,只是抱着男孩的劲在不知觉的情况下渐渐的加大,使得男孩痛的哇哇大叫。随后她反应过来,用堵住男孩的嘴,不让声音传出来。

    秦云仍然没有任何动作,连举止都似乎没有丝毫变化,横在膝间的无名剑仿佛根本没有出鞘,刚才那一剑也不是他挥出的一样。

    他一如往常地静静地望着火堆,神情平静,内力在体内奔流不休,隐隐的与无名剑交相呼应,心中的杀意开始渐渐的凝聚。

    如果说天龙中秦云最想杀的一个人,那不是他恨之入骨的全冠清和康敏这对/奸/夫/淫/妇,也不是霍乱天下的慕容博,更不是学武成痴,却精通佛法的鸠摩智和身世可怜的段延庆。

    其实最让秦云欲杀之而后快的,是叶二娘。

    叶二娘外号曰“无恶不作”,在四大恶人中名列第二。她抢别人的孩子来玩,玩后再弄死,“便似常人在菜市购买鸡鸭鱼羊、拣精拣肥一般”,读之不寒而栗。人性之丑恶到如此地步,真是骇人听闻。

    书中还有一段:叶二娘抱着虚竹道:“孩子,你如今二十四岁,二十四年来,我白天也想念你,黑夜也想念你,我气不过人家有儿子,我自己儿子却给天杀的贼子偷去了。我……我只好去偷人家的儿子。可是……可是……别人的儿子,哪有自己亲生的好?”

    二十四年的时间,每天杀害一个孩子。这其中的罪孽,简直是滔天之孽,世间根本无法洗清。

    秦云一直认为,相比于成年人,孩子是没有任何过错和罪孽的,是纯洁无暇的,不能以任何杀害之。特别是那些年龄幼小的孩子,那都是世间的精灵,人间的希望。如此被扼杀,简直是跟灭世一样的罪恶!

    秦云自认不是好人,他也杀得了好人,哪怕是清心寡欲的和尚,到时候他也下得了。可是要是让他对一个天真无暇的孩子下杀,那么他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如此的行为,已经完全泯灭了人性,人人得而诛之。

    秦云神色平静无波,心神凝聚,可是杀意却越发的浓烈起来,已经有一丝丝锋锐的剑气冲破他的体表,在空气中猛然的撕裂开来,发出了‘嘶嘶’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