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六十五章 解惑
    ,。

    第二天上午就要离开,秦云的时间有些紧迫。可是他没有急着立刻上山,而是抓紧时间匆忙洗漱,休息了一番,精神恢复饱满之后,于当天夜晚时分来到了少林寺。

    少林寺是武林中第一大派,寺中高如云,达摩堂中几位老僧更是各具非同小可的绝技,底蕴端的是深不可测。秦云相信自己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被少林众僧群起而攻,脱身绝非易事,是以尽拣些荒僻的小径急奔。

    虽然一路上的茂盛的荆棘杂草将他的服饰钩得七零八落,可是秦云此时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绕着这条小径上山,路程远了一大半,秦云奔得一个多时辰,这才攀到了少林寺后方。此时已近凌晨时分,放眼望去,少林寺后院尽是一片黑暗,万籁俱寂。

    虽然秦云此时随时可以回归,并不惧怕少林寺的那些众多高的围攻。可是他此次主要是为了求教而来,不是来找茬的,自然要低调一些。

    秦云的身子犹如大鹰腾空一般,身形迎风而起,“呼”的一声,在空中打了个盘旋,眨眼即掠进墙去。他如今各项武功都有着不小的造诣,行动之间悄无声息,没有惊动寺内任何人。

    少林寺占地广大,即使秦云之前早就有所准备,可是他还是花费了好长一段时间,这才找到少林藏经阁的地方。

    藏经阁,又称法堂,是寺院讲经说法藏经的场所。少林寺各种的武学秘籍,以及七十二绝技的典籍,还有许多的高深佛经都贮放在其中。

    秦云望着阁楼上“藏经阁”三个大字,心中一定,随即将目光转向藏经阁的大门。他上前几步,声音不大不小:“在下秦云,久闻少林藏经阁内有不世高僧存在,特意前来请求指教。”

    到了这个时候,秦云目光炯炯有神,只觉得全身上下战意燃烧,浑然没有一点身处险境的担忧和害怕,连之前所想的只是为了求教解惑也被他抛之脑后。能够与传说中的扫地僧一战,对秦云的武道有着极大的帮助,武者的热血开始沸腾了。

    藏经阁内没有声音。

    秦云眉头一皱,右搭上剑柄,神情凝重,淡淡的剑意直欲喷勃而出。

    “善哉,善哉!居士的武功已然天下少有,又何必来此?”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藏经阁中传了出来。声音看似不大,却宛若在秦云耳边低语,清晰可闻。

    “武道无涯,生命无限。吾欲追求武道之极,掌长生之寿,领悟无限精彩。”秦云坚定地说道,眼中精光暴闪。

    这是他第一次说出自己的志向。

    “居士好大的志向!”扫地僧的语气中出现了惊叹。

    二人话音方落,木扉‘呀然’而开,一个身影自藏经阁内迈步而出。秦云放目望去,却见来人身穿青袍,形容枯瘦,稀稀疏疏的几根长须已然全白,上拿着一把扫帚,行动迟缓,有气没力,不似身有武功的模样。看其服色打扮,竟是个少林寺寻常操执杂役的服事僧。

    所谓服事僧,他们虽然也是少林寺僧人,但只剃度而不拜师,不传武功、不修禅定、不列辈份排行,除了诵经拜佛之外,只作些烧火、种田、洒扫、土木粗活,与仆人无异。

    那老僧慢慢抬起头来,一双昏黄眼睛在秦云身上扫过,目光迟钝。然秦云却是心中发毛,戒备无限的拔高。那老僧微微点头,迟缓地说道:“老僧五十余年不出少林寺,却是见识浅了,不意江湖上竟然出现如此的少年英杰。”

    “大师客气了,晚辈此来少林有所疏忽、冒犯,还望大师见谅。”秦云不敢大意,连忙行礼道。

    也就是秦云知道老僧的性情,要不然他才没有那么大的胆子直接前来。在看到老僧的第一眼,秦云心中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老僧非凡人!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老僧应该已经突破了界限,已是先天境界了!

    这还是秦云见到的第一个先天高。

    “本派武功传自达摩老祖。佛门子弟学武,乃在强身健体,护法伏魔。修习任何武功之间,总是心存慈悲仁善之念,倘若不以佛学为基,则练武之时,必定伤及自身。功夫练得越深,自身受伤越重。如果所练的只不过是拳打脚踢、兵刃暗器的外门功夫,那也罢了,对自身为害甚微,只须身子强壮,尽自抵御得住……”老僧还了一礼,突然径直说了起来。

    秦云听的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老僧意欲如何,可是仍然按捺下心来倾听。

    那老僧全不理会,继续说道:“但如练的是本派上乘武功,例如拈花指、多罗叶指、般若掌之类,每日不以慈悲佛法调和化解,则戾气深入脏腑,愈隐愈深,比之任何外毒都要厉害百倍。”

    “大师言下何意,在下练的是道家武功,与佛家不同。”秦云越听越糊涂,趁着老僧停顿的片刻,当场打断道。“而且,在下前来是为了讨教,对佛家武学并无野心。”

    秦云生怕老僧误会他对少林寺武功有什么想法,直接坦白起来。

    “阿弥陀佛,敢问施主为何前来?”老僧说道。

    秦云眉头一皱,可还是忍耐住,轻声说道:“在下武功陷入了瓶颈,听闻少林藏经阁内有不世高僧,所以特来请求指教。”

    “施主有何疑虑?”老僧说道。

    “在下修炼之初,为了避免杂而不纯,特意精修一门。可是不久前受人指导,说武学之道,本来就要吸取众家之长,起到海纳百川的效果。所以有些疑虑,不知该如何抉择?”秦云说道。

    “居士是如何选择的呢?”老僧听后没有发表意见,而是反问道。

    “我?”秦云一下子愣住了,随即神情变的坚定起来:“我也不知道如何选择,所以只有战!说再多也没有用,只有经过实战才能够知道结果。大浪淘沙,只有经过考验的才是真正的结果。”

    “阿弥陀佛,恭喜居士突破‘知见障’,还原本我。此后一帆风顺,先天可期。”老僧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