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九十三章 佳人颜夕
    ,。

    先天功是道家一种性命双修的功法,相传为上古时期天皇成道的人祖伏羲衍先天八卦后所创集体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成就的先天功法。是道家无上的修真炼气的修仙法诀,威能既大,又直问先天、问性命。后被全真教的创教祖师王重阳因缘际会而得到。

    先天功无为而作,比之一般的内功法门更加的容易吸收天地灵气和万物精华,滋补自身,补充元精。而且其能夺天地之精华,能吸取天地宇宙自然的力量,聚先天三宝:元气、元神、元精合于一身,炼虚合道,无穷无尽,激发出无穷无尽的潜能。先天功修炼至高深处可返后天为先天,练成太古洪荒时的太古人族的先天道体,能白日飞升。

    当然那只是传说,具体怎么样也没有人清楚。只是在秦云看来,先天功确实远胜于他所见过的功法。就连北冥神功,也远远不及。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一直专修先天功和之前奠基的全真心法。

    先天功妙法绝伦,记得原著中周伯通曾对郭靖言道:“你师父洪七公的功夫是外家中的顶儿尖儿,我虽懂得一些全真派的内家功夫诀窍,想来还不是他的敌。只是外家功夫练到像他那样,只怕已到了尽处,而全真派的武功却是没有止境,像我师哥那样,只可说是初窥门径而已。当年我师哥赢得‘武功天下第一’的尊号,决不是碰运气碰上的,若他今日尚在,加上这十多年的进境,再与东邪西毒他们比武,决不须再比七日七夜,我瞧半日之间,就能将他们折服了”!

    这说明了先天功绝对不是一般的内功心法,有着其独到之处。

    真气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源自生命的奇异力量,潜藏在每一个人神的经脉穴位内。追求武道之士,通过精神肉体的刻苦训练,激发出无穷无尽的潜能。

    秦云一直认为,内功心法最重要的就是壮大己身,其他的什么神奇功能都是旁支末节。只有壮大己身才是最重要的,招式都只是护法之用,无法跟根基相比。所以在他看来,先天功比弹指神通、降龙十八掌、一阳指、蛤蟆功等要高深的多,也不是龙象般若功所能比拟的。

    他是最坚定的‘气’论者,推崇一力破万法。

    就在秦云欣喜着自身功力进步的同时,袁世凯和王五也有着不同的发展。袁世凯一入京就受到了重用,被授予编练新军的重任。而王五创立的“强武学会”也一改原剧情中的无人问径,有着不少的人上门学艺。短短的时间内,强武学会也在京城颇有名气了,不在像原剧情那样冷清的可怜,甚至有种‘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感觉。

    这天,谭嗣同、袁世凯和王五等人在观天楼一起聚会,却独独的没有叫秦云。袁世凯和王五虽然觉得有些不妥,可是在面对着谭嗣同的热情却又不好说什么,只得罢了,准备以后再行劝说。

    聚会中,谭嗣同大力的推崇新政,认为应该用猛药。袁世凯却又有不同的意见,认为应缓不应急,万事中庸。

    此时的袁世凯是真心为谭嗣同好,久经宦场的他比谁都明白真正的权利掌握在谁的上。

    可是谭嗣同认为时不予我,再拖下去,国家就沉沦万世了。他拒绝了袁世凯的好议,决心一力到底。

    王五听不懂这些,他表示了对谭嗣同的敬佩和支持后,就被突然而来的歌曲给吸引住了。他借故离开后,便循着声音而去,来到了水边,看到了江上有着一艘画舫,琴声正是从画舫上传出。

    王五不知道,除了他和画舫上的人外,还有一些人隐藏在岸边。

    秦云看着王五急忙的飞身上船,心中有些好笑:“看来五哥也有心动的时候,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自从秦云与王五切磋以后,两人的感情一下子深厚了许多。而且这段时间秦云几次找王五谈武比剑,交情自然不一般。如果问谁对秦云和谭嗣同之间的变化最焦急,那就非王五莫属了。

    连九斤都比不上。

    红日西落,风平浪静,杨柳低垂,佳人抚情,英雄静听。

    随着王五的倾听,颜夕开始向王五倾诉:“今晚巧见五爷,或许正是双亲的见谅,不在怪做女儿的没去奔丧。我是飘萍无根,身不由己!”

    “人生在世,有多少件事是从心所欲呢?”王五也感叹道。

    “五爷似乎也是个伤心人。”颜夕好奇地问道。

    “当今中华大地,只要有血性,哪个不是伤心之人?但是,我的心虽伤过,却没从没死过。”王五仰首望天,任由突如其来的风雨洗礼,神情一如既往的坚毅。

    “好,这场雨冲得去愁思,但冲不去五爷的豪情壮志,就让我替五爷助威。”颜夕指下一变,琴声顿时变的金戈铁马起来。

    秦云冷眼旁观,吩咐下人不可打扰画舫。就连有人靠近,也被秦云下的人不动声色的引开。

    他这一个月的京城生涯也不是白待的,除了对于京城的局势有所了解,其中几个关于他任务的环节更是暗中派人摸的清楚。

    颜夕原本是一个官宦人家的大家闺秀,可是后来家道中落,更是险些陷入青楼。后来被奕亲王收为禁脔,颜夕便入了王府。不过,颜夕既不是福晋,也不是侧福晋,只是一个妾室,以夫人称之。

    “大人,是不是知会五爷一声,免得陷进去。”管家来到秦云身边低声说道。

    说实在的,管家等人实在不了解秦云的心思,可是却又不敢擅自做主,只得在心中暗暗焦急。

    “不用!姻缘天注定,何必做那个恶人。”秦云微笑道。

    管家等人只得退下。

    “我们回去。”秦云看到画舫上渐入佳境的情景,微笑着转身离去。

    原本秦云还准备第二天去打趣王五,可是一件突发的事情让他当晚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京城。等他再度回到京城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