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一百零四章 飞马牧场
    ,。

    “嘭!”的一声闷响,秦云前方气劲向四方激荡,周围的人和物都被掀的四处乱滚。但是秦云的身体却动也没动,连衣服都没有被气劲所扰,仍然那么一副飘然自在的样子。

    “黄天大法果然不凡!”宇文化及眼睛一眯,神色猛然郑重了起来。

    秦云心中也是暗自称叹,刚才与宇文化及过了一招,他已摸清楚对方的“冰玄劲”实是一种奇异无比的回旋劲,比之一般直来直去的劲气,难测难防多了。

    不过虽然宇文阀的“冰玄劲”奇妙无比,可是秦云身兼两大道门绝学和诸多世界的武学精华,远不是宇文化及所能够比拟的。他前冲一步,双拳凌空猛轰:“来而不往非礼也,宇文兄也接我一招。”

    秦云出的赫然是九阴绝学中的大伏魔拳法。

    大伏魔拳法博大精深,发出的拳掌之力中稳实刚猛之气旺盛,正好与宇文阀的“冰玄劲”相克。而且有着这个身体深厚的武学积累,秦云的武道修养整体上越了一个台阶,底蕴也更加的深厚了。他现在的每一招都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已经不在局限于剑法上的进步了。

    宇文化及乃何等样人,见此情况,立知不妙。他神色一凝,连聚十成功力,右隔空一拳击去。暗地里,他的左微动,一股暗旋劲绕过秦云身体,直接袭往他背心处,角度之妙,教人叹为观止。

    秦云微微一笑,似乎早就有所察觉,凌空一拳将这道暗劲摧毁。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样的打法了,相比于剑法的凌厉,他更喜欢这样的强力重压,出拳间感到发自心底的舒畅和淋漓尽致的痛快。

    “轰!”

    两股劲气交击,登时引起了一阵气浪,周围众人跄踉不止,纷纷的往后退去。

    宇文化及似乎没有什么事,双垂在背后,一脸的不动如山。

    秦云望着宇文化及,突然微微一笑,开口道:“宇文大人,打也打了,现在没有什么事,那么在下就告辞了。”说着,秦云带着十八黄巾力士从宇文化及身旁走过。

    宇文化及微笑着点点头,似乎自重身份,没有在理会秦云。

    经过宇文化及的时候,秦云似乎有所发现,向一个角落里望了一眼。不过他随即就恢复了正常,继续走了过去。谁也没有发现秦云的异常,只是秦云的脸上多出了一抹神秘的微笑。

    在秦云望向的那个角落里,正有着两双眼睛正在激动地望着秦云,星光闪烁。

    在秦云走远之后,宇文化及再也没有办法忍住,他闷哼了一声,嘴角溢出了一道血线。

    在之前的交中,他已经受了内伤。只是宇文化及好面子,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在秦云面前露出颓势。不过也因为如此,他的伤势加重了许多,由原本的轻伤变的有些麻烦,恐怕需要三五个月的时间来调养才能够康复。

    “大人?”张士和焦急地上前扶住宇文化及,一脸的担忧。

    “没事,只是恐怕需要修养几个月了。”宇文化及平静地说道。

    “没想到秦云隐藏的如此之深!”张士和恨恨地说道。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达到了黄天大法的第七层境界,才有如此威力。”宇文化及淡淡地说道。倒是没有多少怨愤,也没有任何的丑态,尽显一代枭雄的本色。

    “只是没有想到啊,秦云的黄天大法如此厉害!看来,我们还是忽视了道家啊!道家不愧是传承最久远的门派,底蕴之深厚,比之佛门和魔门都丝毫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宇文化及感叹道,他发现自己似乎有些一叶障目了。

    张士和也在一旁沉思的点点头。

    “士和,传我命令,叫底下的人多注意一下道家,说不定有一日道家能够……”

    就在宇文化及和张士和下令的时候,秦云又回到了船上,开始往回赶去。只是他并没有直接前往洛阳,而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飞马牧场。

    在竟陵郡西南方,长江的两道支流漳水和沮水界划出大片呈三角形的沃原,两河潺流过,灌溉两岸良田,最后汇入大江。

    这里气候温和,土壤肥沃,物产丰饶,其中飞马牧场所在的原野,牧草更特别丰美,四面环山,围出了十多方里的沃野,仅有东西两条峡道可供进出。形势险要,形成了牧场的天然屏护。

    经过山道,来到可鸟瞰牧场的山岭时,见到山下田畴像一块块大小不一的毯子,构成美丽的图案,不由心旷神怡。

    在充满悦目色彩青、绿、黛各色缀连起来的草野上,十多个大小不一的湖泊像明镜般贴缀其中。碧绿的湖水与青葱的牧草争相竞艳,流光溢彩,生盎然美得令人屏息赞叹。

    无论从任何角度看去,草原尽头都是山峰,起伏联,延伸无尽。

    在这仿若仙景的世外桃源中密布着各类饲养的禽畜——白色的羊、黄或灰色的牛和各色的马儿。各自优游憩息,使得整片农牧场更添色彩。

    在西北角地势较高处建有一座宏伟的城堡,背倚陡峭如壁的万丈悬崖,前临蜿蜒如带的一道小河,使人更是叹为壮观。

    城墙依山势而建,磊石而筑,顺着地势起伏蜿蜒,形势险峻。城后层岩裸露,尽显峥嵘,飞鸟难渡。其中建筑物无不粗犷质朴,以石块堆筑,型制恢宏。沿途钟亭、牌楼、门关重重、朴实无华中自显建城者豪雄的气魄。

    峡道出口处设有一座城楼,楼前开凿出宽三丈深五丈的坑道,横互峡口,下面满布尖刺,须靠吊桥通行,确有一夫当关,万夫难渡之势。

    入城后是一条往上伸延的宽敞坡道,直达最高场主居住的内堡,两旁屋宇连绵,被支道把它们连结往坡道去,一派山城的特色。道上人车往来,俨如兴旺的大城市,孩子们更联群嬉闹,是这乱世中难得一见的情景。

    最里面的是内堡,内堡更是规模宏大,主建筑物有五重殿阁,另有偏殿廊庑。大小屋宇井然有序罗列堡内,缀以园林花树,小桥飞瀑,雅致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