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交锋毕玄
    ,。

    这个时候,毕玄不得不站了出来。

    看到毕玄出现,数万突厥大军顿时如吃了补药一般,满面狂热地望着毕玄,再也无先前的沮丧。随着毕玄的势,数万大军纷纷后退,将地方让了出来。

    “果然是中原闻名已久的道家高第,当真不一般。今日一战,足以令你名震天下。更让本人抛下一切,立即的赶来,你可说是虽死无憾。”毕玄没有理会数万狂热的大军,悠然朝秦云望来,眼神严峻深遂,精芒电闪,嘴角飘出一丝冷酷的笑意,以汉语淡淡地说道。

    秦云随意将中的长枪往旁边一立,顿时入土三寸有余。他随即望向毕玄,觉得这个老小子武功不好说,但是装比的表现足以给满分,当即冷笑一声道:“看来突厥也不过如此,有如一群吃奶的娃,现在开始叫大人来了!”

    秦云的话让数万突厥大军羞愧难当,却无法辩驳,望向秦云的目光中充满了凶狠和愤怒,还有着一丝深藏的恐惧!

    “小子狂妄!”毕玄冷哼了一声。

    语音才落,他像魔法变幻般突然移至秦云半丈许处,右拳猛然击出。

    出乎秦云的预料,毕玄的这一拳没有丝毫拳风呼啸之声,亦不带起半分劲气,可是却让秦云感到周身所有反攻路线全给拳势封死,只余后撤一途。

    就在此时,秦云又生出身不由己,想要向前扑跌过去的可怕感觉。忽然间,后撤变得再无可能。

    毕玄此拳根本是避无可避,迫得秦云只有拼命一途。

    秦云感受着这拳的莫大威力,仍是没有劲气狂飚,劲力如一。整个空间却灼热沸腾,若如在黄沙浩瀚、干旱炎热、令人望之生畏的沙漠中赤身裸体曝晒多天,濒临渴死那干涩缺水的骇人滋味。

    炎阳奇功,果是名不虚传。

    “炎阳真意!”秦云第一次感受到除自己以外的武者的意境,还是大成的意境,心中顿时见猎心喜。

    秦云右虚空一握,破虏剑凭空出现在他的中,无情剑意催发,遥指毕玄的身影。凛冽的剑芒,携带着无尽的锋锐向毕玄直冲而去,给予了毕玄很大的威胁感。

    相比于枪法,秦云更擅长,也更信任的还是剑法。

    毕玄被突然出现的破虏剑惊了一下,不过他没有怎么在意,以为是道家的一些玄术罢了。他的拳势以惊人的高速在推进,突生变化,热度不住递增升温,无可测度,更无法掌握,但又像全无变化,返本复原地集千变万化于不变之中。

    如此武功,尽夺天地之造化!

    秦云感到自己挥出的剑,面对这更高层次的拳功,变成在班门弄斧般儿戏。但是他别无选择,暴喝一声,运起天鹰功,脚踩玄步,尽展所能,迎着毕玄似变非变的拳势,破虏剑划出合乎天地至理妙至毫巅的弧度,全力迎击毕玄不住扩大、至乎充塞宇宙的一拳去。

    毕玄的拳头当然不会变大,只因其势完全把他压倒钳制,影响到他的心灵,才生出这异象错觉。

    秦云双目一凝,无情剑意催动,将心中侵入的拳意斩灭,旋即狠狠地劈向毕玄。

    就在拳剑交锋前的刹那,毕玄往前冲刺的雄伟躯体在近乎不可能下,双足轻撑,竟微升离地寸许,拳化为掌,变得从较高的角度猛拍剑锋。秦云猝不及防之下,来不及变招,只能眼睁睁望着毕玄这突生的变化,全无办法,惨失一招。

    “蓬!”的一声巨响,秦云的破虏剑上下乱震,发出“嗡嗡”的剑呜。他自身也是有若触电,口角溢出血丝,全身经脉发热胀痛,竟生出无法运气吐劲的骇人感觉。

    不得不说,比起毕玄这种老牌大宗师,秦云这种虽然有着大宗师战力,却新晋宗师不久的武者还是远远不如。不止是内力深厚上,还有着经验、见识和武学积累上都差之甚远。

    好在,秦云也不是没有底牌,要不然他也不敢一个人孤身前来。

    秦云本身炼体有成,气血圆满,倒没有什么事,只是一点轻伤而已。那灼热的气劲在秦云一动念间就被排出去,眨眼就恢复了。可是他中的破虏剑只是凡品,够不上神兵这一个级数。在毕玄有如神魔的拳头下,最终还是无法支持下去,“乓”的一声断成两截。

    看到秦云中长剑断裂,毕玄自恃身份,没有继续攻击,而是冷眼望着秦云。

    “不愧是三大宗师,是我轻敌了!”秦云丢下残留的剑柄,望着毕玄说道。

    毕玄在两丈外悠然立定,冷酷的脸容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摇着头,叹道:“自三十余年前与宁道奇一战后,从未有过如此痛快。你能挡本人全力一击,足可盛名永存。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他之前不问,是觉得没有必要,因为死人是不需要知道的,哪怕他之前做了在轰动的事情也是如此。现在秦云接下他的全力一击而没有受到大的创伤,让毕玄终于开始正色了起来。

    秦云也没恼,只是淡淡地说道:“我叫秦云,记住这个名字!”

    他一向不以口舌为能,行动才是最直接的。

    毕玄紧紧地望着秦云,第一次生出了杀心。他虽在两丈之外,但秦云却再感觉不到大草原的夜风,有如置身大沙漠的干旱火焰中。毕玄正以炎阳大法锁紧笼罩着秦云,让他想逃跑亦难办到。

    炎阳大法像沙漠上空的烈日,初置其中并不怎样,但却是无处可避,最终可把你烘干成一堆白骨。

    秦云右再度虚空一握,沉寂已久的无名剑再次出现在他的上。一声“请赐教”后,无名剑斜指向上,人随剑走长虹,如脱弦强箭般朝着毕玄射去,充满着一往无前的意念。

    毕玄露出欣赏的神色,身形一动,突然间凭空消失了。让人没有丝毫的印象,仿佛前方本来就是如此!

    秦云再也无法感受到毕玄的气息,就是炎阳气也消失得一丝不剩,这让他心中陡然一惊。

    高交战,纵然蒙上双目,仍可从对方劲气的微妙变化把握对的进退动静。其感应的清晰更胜似黑夜怒涛中的明灯,使双方晓得攻守的运变,不致稍有错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