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独孤凤
    ,。

    洛阳雄踞黄河南岸,北屏邙山,南系洛水、东呼虎牢、西应函谷、四周群山环抱,中为洛阳平原,伊、洛、瀍、涧四水流贯其间,既是形势险要,又风光绮丽,土壤肥沃,气候适中,漕运便利。

    故自古以来,先后有夏、商、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等八朝建都于此。

    所谓河阳定鼎地,居中原而应四方,洛阳乃天下交通要冲,军事要塞。

    杨广即位后,于洛阳另选都址,建立新都。

    新皇城位于周王城和汉魏故城之间,东逾瀍水、南跨洛河、西临涧河,北依邙山,城周超过五十里,宏伟壮观。

    杨广又以洛阳为中心,开凿出一条南达杭州,北抵涿郡,纵贯南北的大运河,把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连接起来,洛阳更成天下交通商业的中心枢纽。

    但是最让洛阳闻名天下的,还是因为天下第一高,新一代的“天师”就在洛阳城中。

    秦云正在花园里浇花,神情淡泊,眼神专注,有如一个真正的隐士一样,散发出来的气质与以往的他大不相同。

    自从与毕玄一战后,秦云对自己的武道再次有了新的认识。武学之路到了他现在这个境界,已经不在是单纯的追求内力的深厚和招式的精妙。他之所以败给毕玄,也不是因为他的内力和招式逊色于毕玄,而是因为他的意境远不如毕玄领悟的深。

    在那一战中,毕玄的炎阳意境给秦云造成了很大的威胁和困恼,让秦云束束脚。要不是他炼体有成,恐怕不过百个回合,他就会被毕玄重创。而他的无情剑意虽然威力非凡,可是却没有给毕玄造成什么威胁。除了刚开始的时候有些出其不意外,其他的时候基本上都被毕玄无视,他小成的无情剑意根本无法对抗毕玄大成的炎阳意境。

    在那之后,秦云就若有所悟,开始了另外一种的修炼。

    秦云浇花的时候十分的认真,全部的精神都贯注在其中,显得十分的虔诚。虽然只是一件小事,可是任何看到秦云此刻的人,都不禁被他的专心所感染。

    这时候,一个黄巾力士走了进来。他的脚步几近无声,仿佛深怕打扰到秦云。他看到秦云在浇花,安静地站在一边,没有出声打扰。

    这个黄巾力士,正是当初跟在秦云身边十八个黄巾力士的领头者。自从雁门关一战后,十八黄巾力士只剩下四个,让秦云分外的心痛和惋惜。在那之后,他没有在接受天师道安排过来的黄巾力士,而是将剩下的四个黄巾力士培养了起来。

    反正以他目前的修为和战力,那些黄巾力士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如今,这四个黄巾力士都在皇宫丰富的资源下达到了宗师的水准,已经是江湖上罕见的高。他们现在除了是天师道的弟子外,还是秦云的护法,专属于他的护法。秦云为他们起名为: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对应道家的四大圣兽。

    青龙就是进来的这个人。

    只是他们都是单纯的炼体者,而且天赋有限,晋升大宗师的希望不大。不说他们,在江湖上,也没有几个人达到大宗师的境界。就连秦云,也还在宗师境界攀登,为达到大宗师的境界而努力。

    “什么事情?”秦云停下,看着自己栽值的花卉,感受着花朵旺盛的生,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

    “独孤小姐来访。”青龙恭敬地说道。

    秦云一听,中一颤,脑子顿时感到生疼:“独孤凤?她怎么又来了?”

    青龙站在一边,没有接口。

    “好了,让她进来吧。不然的话,又不知道她会出什么妖蛾子。”秦云放下水壶,无奈地说道。

    不多时,一个绝色女子走了进来,正是独孤凤。

    “师傅,我来看你了,你还好吗?”独孤凤一进来,看到秦云眼睛一亮,笑靥如花道。

    她穿着一套非常讲究的黑色的武士服,还以黑带子滚边;外披红绸罩衣,说话时露出一排雪白齐整的牙齿,娇小玲珑,玉容有种冷若冰霜的线条美。而她的脸孔即使在静中也显得生动活泼,神态迷人,有种令人初看时只觉年轻漂亮,但愈看愈令人倾倒的奇怪气质。

    秦云没好气地说道:“你不来我更好。还有,我可没有收你为徒,不要叫我师傅。”

    想到当初的举动,秦云心中就十万分的后悔。

    当初秦云初次见到独孤凤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小姑娘,而且是一个傲娇的黄毛丫头。秦云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想起前世网上看的一则消息,觉得独孤凤可能与剑冢中的那个独孤求败有可能是同一个人,于是一时心动之下便将剑冢剑法传给了她。

    这下倒好,一下子被独孤阀给粘住了,尤楚红还亲自带着独孤凤上门谢师。

    秦云也没有当回事,却被独孤阀的人四处传播,说独孤凤拜秦云为师。由于秦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这件事当时传的闹哄哄的,好长一段时间才渐渐平静下来。

    不过关于秦云和独孤凤的关系一直是个谜,没有几个人真正清楚。

    秦云也因此多了一个小尾巴,可把他的悠闲生活搅的够戗。要不是独孤凤一月之内学会了剑冢剑法,随后一年内又在剑冢剑法中创造出了一套新的剑法,秦云早就把她赶走了。

    其实在秦云的心中,也不乏有着因果和缘分的猜想!

    “嘻嘻,师傅,你浇花不认真啊,居然有水在外面。”独孤凤对此已经习以为常,知道自己的师傅是个极为懒散的人。她眼睛一转,指着地上的水渍,狡黠地笑道。

    秦云一看,还真有一滩水渍在他脚下,看来是听到这丫头来的时候不小心弄的。他摇摇头,白皙修长的食指轻轻的一点地上,一股无形的气劲震过,地上的水渍倒飞起来落到了壶中,地上立刻干燥了。

    这已经近乎接近法术的效果了,让独孤凤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ps:感谢书友磊坏蛋的打赏!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