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一百九十章 第一次相遇
    ,。

    东方飞和夏武出来后,互相望了一眼,然后各行其路。他们两人是秦云的左右,分别代表着秦云麾下‘老人’的势力和新锐的势力。虽然相互之间不至于弄个你死我活,可是互相看不顺眼还是常有的事。好在两人都是聪明人,不会做出什么有害大家集体利益的事情。毕竟秦云的势力还在上升期,这种情况也只是一个苗头罢了。

    秦云没有注意到底下人的情况,倒不是他十分的愚钝,只是因为他的重心不在这个上面。只要能够完成任务,就算他们搞个你死我活,秦云都不会太过于在意。反正到了那个时候,他人还在不在这个世界都还是两说呢!

    秦云来到窗户边上,遥望天际,眼神有些波动。他尽量地回忆着原本的剧情,心中不停的计划着。良久之后,他淡淡地说道:“看来,我还是要前往丐帮洞庭湖君山总舵走上一遭了。”

    ………………

    秦云安排好了一切后,一个人就上路了。他此次去洞庭湖君山丐帮总舵,除了是因为任务关系外,他还对丐帮的镇帮绝学降龙十八掌感兴趣。虽然说如今传下来的只有十二掌,可是秦云还想见识一下。

    有着九玄元功的关系,秦云现在对刚猛的工夫是越加的感兴趣。而且,像降龙十八掌这样的刚猛硬功,配合着秦云的九玄元功,那威力简直上升了十倍不止。就连原本没怎么修行的大伏魔拳法,现在却是秦云最喜欢用的一套武功,同时也达到了圆满的程度。

    原本秦云的兴致还挺不错的,可是等他走到江浙行省与江西行省交界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蔫了下来。

    他沿着河岸走了几日,就不得不绕路。前方已经成了泥泞的泽国,到处都是一片狼藉,湿滑的泥土里随处可见破碎瓦罐、碎石砖砾,断折的木梁像蛇一样半埋在沼泽里,偶尔还能看见被水泡得发胀的人畜尸体。

    洪灾造成的危害,远远超乎秦云的想象之外。难怪连溧阳城那没有受到波及的城市,也有那么多的流民。秦云前世也不是没有见过洪水天灾的现场,可那最多也就在电视上见过一些洪水的新闻。那些只持续几秒的新闻画面,实在无法跟他眼前的灾难场景相对比。

    最重要的是,这里距离洪水决口之处尚有数百公里之遥,最多只是遭受了洪灾的余波。可是即使如此,这一幕幕的惨烈景象,还是让秦云为之心旌摇曳。

    大自然是可怕的,它一旦发威,就连秦云现在的修为,也无法抵挡。看到这一幕,秦云的心神受到了很大的震动,也让他有些骄傲的心平静了下来。

    越望前走,所见的情景就越发的触目惊心。在前往下一个城池的时候,秦云看到城池外面不远的地方到处搭满了破烂的布棚,城池的大门处有着数以百记的官兵把守,严防灾民进城。

    这些布棚并不规整,由各种碎布缝制而成,秦云甚至在上面看到了许多被裁开的旧衫

    最让秦云感到诡异的是,那么一大片茫茫无边的棚地居然没有听到一声人的声音,更别说鸡鸣狗吠声了。寂静的好像是一处野葬岗,只剩下寒风将布棚的碎布吹得烈烈作响。

    要不是知道这是武侠世界,远处还有着官兵,并且都是活人,秦云还以为自己来到了鬼怪世界呢!

    即使以秦云的心境,他也不敢多看。仿佛是被吓着了,秦云迅速地接近城门,走进城内。直到这时,秦云才感受到了人气的存在。

    他最后忍不住地回头望了一眼,只见那些原本沉寂如墓地的布棚当中,慢慢爬出了众多枯瘦如柴的人们。这些人已经没有了站起来的力气,干柴一样的四肢颤颤巍巍地支撑着身体,在地上爬行。他们的目光反射着鬼魂般阴冷森寒的幽光,身上几乎只剩下一张皮和一副骨架,宛如冢中枯骨。

    天空灰蒙蒙的一片,似乎是感受到了这无声的罪孽,仿佛只剩下了死寂的色彩。这片棚地笼罩的淡薄雾气,看起来更像是来自地狱的召唤。

    秦云猛地转过头去,不忍在望下去。他急喘了两口气,只觉头皮发麻,浑然忘记了身处何处。那一幕幕宛如人间鬼蜮的情景,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里,几近成了他的心魔。

    在这个时候,秦云才意识到,任务不仅仅是任务,更像是一种责任。他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又有能力去改变这些情况,那为何不去改变呢?

    秦云的眼神由迷茫转为坚定,大步地向着城内走去。

    秦云在府衙外找了一家酒楼,坐在二楼临窗的位置,一边吃饭,一边默默地观察着府衙的情况,包括地形和守卫情况。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他今天就要刀试这些狗官,看他们是要钱还是要命。

    “看这位兄台的样子,似乎对府衙十分的感兴趣啊?”

    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传到了秦云的耳朵里,让他的心神不禁为之一震。大意了!居然没有注意到身边来了人,来人似乎还看出了他的企图。

    不过也不怪秦云,这里是酒楼,自然人来人往。可是他没有料到,这个酒楼里居然也有有心人,所以露了些痕迹。

    秦云身形不动,缓缓地转过头去,来人却是个年轻公子,身穿宝蓝绸衫,轻摇折扇,掩不住一副雍容华贵之气。只见他相貌俊美异常,双目黑白分明,炯炯有神,中折扇白玉为柄,握着扇柄的,白得和扇柄竟无分别。

    在他的身边,还有着四五个不同服饰的下人跟随着。秦云扫了一眼,顿时心中一震,都是高!

    “这位公子何出此言,在下只是见这府衙庄严,有些敬畏罢了。”秦云不动声色地说道。

    对于来人,他的心中已经有所猜测,只是不敢肯定罢了。

    年轻公子直接坐到秦云对面,轻轻一笑道:“兄台又何必诓我,我见兄台眼神坚定,目光含煞,就知道兄台必有所为。”

    ps:感谢书友东北长春人、刘亦菲o我是萝莉控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