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封神始来
    ,。

    一眨眼,距离秦云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年半了,秦云编练血龙骑也有近一年的时间了。如今的血龙骑,才算是初初成军,有了一些顶尖修军的风采,不在是之前的样子货。

    不过就算是样子货,也是这个世界的第一‘神军’。这个世界注重高的同时,对军队的重视远远比不上大千世界。或许正是因为这个世界高太多,才使得军队的地位不值一提。

    不过秦云和他的血龙骑,将会改变这一切。

    今年是纣王七年,阳光明媚,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这一日纣王还向以往一般上朝商议国事,文武百官下列站着,但见:瑞霭纷纭,金銮殿上坐君王;祥光缭绕,白玉阶前列文武。沉檀八百喷金炉,则见那珠帘高卷;兰麝氤氲笼宝扇,且看他雉尾低回。

    纣王一如往常的向着身边的驾官说道:“有奏章出班,无事朝散。”

    其实在他心中,对于早朝这事已经是深恶痛绝。可惜无奈是祖宗法制,纣王也只好强忍着性子数年如一日。如此下去,不是纣王‘屈服’,就是彻底的爆发。

    想到这里,纣王不禁有些羡慕秦云:这个小子,居然借口是武将,还要练兵,不用来上早朝,真是舒服!他现在只想尽快的结束这无聊的早朝,好回后宫喘一口气。

    毕竟,真正重要的事情早就去处理了。要是真的等到早朝,那一些紧要事情如何等得了。早朝不过是一个幌子,让大家不时的在纣王面前刷刷脸。

    可惜,事情的发展偏偏不如纣王的心思。只见丞相商荣上前拜道:“老臣有一事相奏。”

    这商荣乃是三朝元老,辈分尊崇,更掌握朝中大权,甚有威望。即使是纣王,也要敬让三分。纣王侧了侧身,勉强挤出一分微笑:“老丞相请讲。”

    “回禀大王,明日乃三月十五日,女娲娘娘圣诞之辰,请大王驾临女娲宫降香。祈求女娲娘娘赐福我大商,保我大商四时康泰,国祚绵长,夙调雨顺,灾害潜消。”商容说道。

    “女娲有何功德,让孤轻万乘而往降香?”纣王对这些朝中元老早就心有不满,语中带刺地说道。

    “女娲娘娘乃上古神女,生有圣德。那时共工氏头触不周山,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女娲乃采五色石,炼之以补青天,故有功于百姓。黎庶立禋祀以报之。今朝歌祀此福神,则四时康泰,国祚绵长,风调雨顺,灾害潜消。此福国庇民之正神,陛下当往行香。”商容一本正经地说道。

    纣王被商容一板一眼的言行举止给哽住了,半晌之后,无奈地挥道:“好吧,准卿奏章。”

    这就是那封神之战的导火索,此次纣王不来还好,一来便将那成汤五百年基业毁于一旦,更弄得四海荒荒,生民失业。正所谓:“漫江撤下钩和线,从此钓出是非来。”

    秦云听到消息后,沉默了良久,于下午时分飞速的赶往龙德殿,这里是纣王召见亲近之人的地方。直到夜色时分,秦云才离开了龙德殿,为明天的一同进香做好准备。

    “天要变了!”秦云望着已经漆黑的夜晚,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悸动。

    次日,纣王乘辇,随带两班文武,往女娲宫进香。秦云也在旁边,还是近侍的位置,尊荣非常。一行人从那朝歌南门出发,家焚香设案,户户结彩铺毡;三千精锐铁骑,八百御林侍卫,武成王黄飞虎跟随保驾,满朝文武随行礼拜。可谓是:

    “天子銮舆出凤城,旌旄瑞色映簪缨。龙光剑吐风云色;赤羽幢摇日月精。堤柳晓分僊掌露;溪花光耀翠裘清。欲知巡幸瞻天表,万国衣冠拜圣明。”

    前至女娲宫,纣王下了龙辇,进入大殿,从那商荣中接过紫檀香拜过,插于烟炉之中。之后,纣王身后的文武众臣也纷纷上前恭贺,秦云也在此列,还只在武成王黄飞虎、丞相商容、亚相比干、上大夫梅伯等少数几人之下。

    如今的秦云,经过一年的时间,才算是真正的位入朝班,得到了大部分朝臣的认可。

    敬香过后,纣王这才有心思仔细的打量周围的情况。只见女娲宫中华丽无比,五彩金妆;金童对对执旛幢;玉女双双捧如意。玉钩斜挂,半轮新月悬空;宝帐婆娑,万对彩鸾朝斗。碧落床边,俱是舞鹤翔鸾;沉香宝座,造就走龙飞凤。飘飘奇彩异寻常,金炉瑞霭:袅袅祯祥腾紫雾,银烛辉煌。

    纣王看女娲宫殿宇齐整,楼阁丰隆,心中有些不喜:这女娲虽是神人,可是孤乃真龙天子,万民之主,怎得还比不上一个木雕?

    要是换做往常,纣王这阵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倒也没有什么。可是这时突然一阵狂风袭来,风透胆寒。恶风卷起那纹丝幔帐,露出了女娲圣像。

    刹那,纣王只觉得眼前的木雕圣像仿佛活了过来。只感觉眼前的是一个活生生的绝色佳人,容貌端丽,瑞彩翩跹,国色天姿,婉然如生;真是蕊宫仙子临凡,月殿嫦娥下世。

    纣王一见,便神魂飘荡,陡起淫心。自思:孤贵为天子,富有四海,纵有六院三宫,并无有此艳色。当下,纣王对着左右侍者说道:“取文房四宝来。”

    侍驾官不敢耽搁,连忙取将来,献与纣王。

    纣王拿起紫毫笔,略一沉思,便在行宫粉壁之上作诗一首:“凤鸾宝帐景非常,尽是泥金巧样妆。曲曲远山飞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梨花带雨争娇艳;芍药笼烟骋媚妆。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侍君王。”

    写罢,纣王望着墙壁,满心的得意。

    秦云其实一直盯着纣王,只是他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有这么巧。正当他敬香的时候,纣王就已经起了心思。等到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纣王已经开始在墙壁上挥洒了。

    “难道这就是天意?”秦云无奈地望着神情有些癫狂的纣王,心中感到十分的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