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五百三十八章 诸侯进京
    ,。

    老丞相商荣更是走出列来,痛心疾首地说道:“老臣商容启奏大王:君有道则万民乐业,不令而从。况大王后宫美女,不啻千人,嫔御而上,又有妃后。今劈空欲选美女,恐失民望。臣闻:‘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此时水旱频仍,乃事女色,实为大王不取也。故尧、舜与民偕乐,以仁德化天下,不事干戈,不行杀伐,景星耀天,甘露下降,凤凰止于庭,芝草生于野;民丰物阜,行人让路,犬无吠声,夜雨昼晴,稻生双穗;此乃有道兴隆之象也。今大王若取近时之乐,则目眩多色,耳听淫声,沉湎酒色,游于苑圃,猎于山林,此乃无道败亡之象也。老臣待罪首相,位列朝纲,侍君三世,不得不启大王。臣愿大王:进贤,退不肖,修行仁义,通达道德,则和气贯于天下,自然民富财丰,天下太平,四海雍熙,与百姓共享无穷之福。况今北海干戈未息,正宜修其德,爱其民,惜其财费,重其使令,虽尧、舜不过如是;又何必区区选侍,然后为乐哉?臣愚不识忌讳,望祈容纳……”

    纣王被商荣的一通说教弄的是五脏俱焚,恨不得下殿将那商荣的嘴堵上。好在他毕竟没有失去理智,商荣乃是三朝老臣,又受先皇所托,不敢得罪。

    他强忍住心中的冲动,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卿言甚善,朕即免行。”

    说罢,他再也忍不止心中的怒火,直接退朝,圣驾还宫。

    商荣、比干等重臣看着纣王远去的身影,心中的担忧越发的盛了。

    此后,纣王总算消停了一会,又复之前的情况,勤政用功。如此一来,商荣、比干等人总算松了一口气。秦云虽然知道不对,可是却有所顾忌,不敢明言。就连闻仲那边,也只是隐晦的提到了一二,希望那边的战事能够尽快的结束,好回朝镇守。

    秦云后来闻听朝中事情后,心中更是感觉急迫,可是修为的进展却仿佛陷入了桎梏中,丝毫不得寸进。几次急进后更是险些走火入魔,险些毁了一身的修为。

    如此再三后,秦云再也不敢冒险,只得按耐下性子打磨自身的修为,以图圆满后自然而然的突破。不过对于血龙骑,秦云却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越发的严厉。

    在秦云的打磨下,血龙骑这柄利剑越发的锋利了,就等待着那惊世的一天。

    时间转眼到了纣王八年,夏四月,天下四大诸侯率领八百镇朝觐于商。

    那四镇诸侯乃是东伯侯姜桓楚,南伯侯鄂崇禹,西伯侯姬昌,北伯侯崇侯虎,天下诸侯俱进朝歌。此时太师闻仲不在朝歌,朝中虽有商荣、比干等一班忠臣只因性格刚烈忠直不得纣王待见,纣王宠用费仲、尤浑,各诸侯俱知二人擅权作威,作威作福,少不得先以礼贿之以结其心。

    只有那冀州侯苏护生得性如烈火,刚方正直,那里知道奔竞夤缘;平昔见稍有不公不法之事,便执法处分,不少假借,故此与二人俱未曾送有礼物。

    俗话说的好:对于小人,你要送礼对方不一定记住。但是你要没有送礼,对方一定会记住。费仲、尤浑二人查天下诸侯俱送有礼物,独苏护并无礼单,心中大怒,怀恨于心。

    四大诸侯在午门外朝贺后,纣王问了四大诸侯一些民风土俗、国治邦安的场面话之后,好生勉励四人一番,便传旨在显庆殿赐宴相待,又命首相商容和亚相比干作陪。

    随后,纣王自己则退回内殿之中,命随侍着那费仲、尤浑觐见。

    在他心中,一直对之前那件事情没有放下。此时看到四大诸侯,心中隐藏的那点小心思不由得又动了起来。

    且不说费仲、尤浑二人在那里给苏护挖坑,秦云这边也来到了显庆殿。他身为武将,自然跟黄飞虎站在一边。而且两人颇有交情,倒也不会觉得烦闷。

    要不是为了一睹西伯侯姬昌的真面目,秦云连这个宴会都不会参加。他的骨子里充满了懒散和傲气,对于这种礼仪森严的环境格外的受不了。

    西伯侯姬昌一如传言,为人温文尔雅,面如冠玉,身形修长,面色和善,很容易给人予一种好感。就连秦云这种带着有色眼睛看的人,都不禁对西伯侯姬昌有着一种亲切感。

    “果然不简单!”秦云心中忖道,对姬昌的忌惮再添三分。

    黄飞虎看到秦云望着姬昌,不由得笑道:“秦兄,你还是第一次见到西伯侯吧?”

    “不错。”秦云不动声色地说道。“不止黄兄对西伯侯怎么看?”

    黄家世代辅佐成汤,黄飞虎本人更与纣王又同窗之谊、郎舅之亲。也正是因为如此,如此忠勇近臣,一旦投奔了西岐,其影响可想而知。

    秦云除了尽力挽救众多灾难外,也要尽可能的败坏姬昌的形象声誉。君不知,刘备就是靠着良好的声誉屡次重新崛起,最终得以三分天下。

    “哈哈,西伯侯姬昌宅心仁厚,安抚西土,乃是国之干臣。这是天下公认的。”黄飞虎笑着说道,显然对姬昌也很有好感。

    “我是说黄兄的所见。”秦云平静地说道,让黄飞虎神情一顿。

    “秦兄的意思是?”黄飞虎此时终于听出了不对,神情严肃地反问道。

    秦云望着谈笑自如,与众多贵族诸侯畅聊的姬昌,淡淡地说道:“西伯侯仁爱之名播于四海,天下人皆知他,可谓是深孚众望。这样的人,简直是完美的典范!”

    “那秦兄到底是何意?”黄飞虎到底是武将,对于政治和人心有所疏漏。

    “可是天道尚缺,人又岂能毫无瑕疵?若是一个人数十年如一日地克制自己的各种欲望,自始至终都将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现于人前,则此人城府之深、所图之大,实在是骇人听闻。”秦云平淡地说道,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说出的话是多么的骇人。

    黄飞虎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而后目中忽地闪过一道异色,连忙小声地说道:“秦兄慎言。”

    此言一旦传出,恐怕会引起整个天下的轰动,秦云非得成为众矢之的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