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五百四十一章 稍纵即逝
    ,。

    苏护回身将众侍女唤来,怒斥道:“不过是一阵狂风,何至于此如此大惊小怪?若是惊吓了贵人,你等其罪非小!”

    一众侍女急忙谢罪,其中一个年长几岁的侍女战战兢兢地道:“回禀侯爷,非是奴婢等大惊小怪,实是方才那阵狂风甚为怪异。那风吹过之时,奴婢等隐隐听到风中传出女子嬉笑之声,所以才……”

    “一派胡言!”苏护瞪目怒斥道,就想要发火。

    可是还没有等苏护说下去,秦云上前一步,直视着那个年长的侍女,沉声说道:“你真的听见有异动?”

    苏护神情一阵青一阵白,对秦云的‘过分’举动有些恼火。不过他现在是待罪之身,有着诸多的顾忌,一直强忍着,看着秦云的举动。但是在他的心中,已经对秦云的‘粗鄙’言止感到十分的不善。

    “不敢有违这位将军,奴婢是依稀听见空中传来女子的嬉笑之声。事关重大,奴婢不敢隐瞒,更不敢谎报。”年长的侍女战战兢兢地说道。

    这下子,连苏护也有些犹豫了。这个年长的侍女乃是家中的‘老人’,为人品行他十分清楚,概不敢谎言欺人。于是乎,苏护的心中也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难道这里真的有妖邪作祟?”

    秦云眼光一闪,直接来到床边,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一把掀起了幔帐,眼光有神地直望向幔帐中的人。

    “宵小尔敢!”

    苏护看到秦云的举动,顿时被气炸了。自己女儿家的私密,岂是男子所能够亵渎的。更何况此时妲己的身份已然不一般,更是有着诸多的顾忌,秦云的举动已不是一个简单的‘过分’所能够形容。

    苏护中铁鞭化出了一道玄妙的攻势,狠狠的向着秦云的后背挥来。鞭如蛟龙,攻势狠辣,带着万均之力。单是这一招,就有着明了颠峰的攻击。

    秦云也不转身,仍然盯着幔帐中的人。左一伸,直接将苏护中的铁鞭抓住。无论苏护的招式有多玄妙,攻击的位置有多么的玄奇,在秦云的大巧不工之下,完全没有发挥出一分的余地。

    如今的秦云,已经在自己的武道之路上越走越远,形成了独属于他的风格。

    幔帐被挑起,一个倾国倾城的绝世佳人俏生生地出现在秦云的面前,面色惊惶。细看上去,更有着一分丽色,凭添了三分魅惑之力。

    苏护攻势受挫,更加气急。好在看到女儿没有被占到什么便宜,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望着秦云,神色不善地问道:“神武将军冒犯贵人,不知意欲何为啊?”

    秦云没有答话,望着眼前的佳人神色不定,眼中凶光不时的往外冒。

    在他的眼中,如今的妲己已然不复存在,只有着千年狐妖。虽然这千年狐妖有着女娲娘娘的庇佑,可是刚附体不久,那股妖气还没有完全散尽。

    更何况,如今妲己身上的妖媚之气太重,毫无半点大家闺秀的气质,一眼就可以看出问题。

    “还是来晚了?”秦云心中叹道,眼中的杀越重。

    千年狐妖眼看情形不对,之前更被军气伤到,毫无还之力。狐性狡诈,千年狐妖毫不犹豫的大叫道:“爹爹救命!”

    这一喊,顿时让苏护连忙上前,护住了‘女儿’,怒视着秦云:“神武将军,难道你想对贵人不利!”眼睛怒瞪,一副怒目金刚的样子。

    会稍纵即逝,秦云发现时已逝的时候,心中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天命’。随后,他淡淡地留下了一句:“好自为之!”便转身离开了大厅。

    时已逝,秦云可不想再惹一身腥。

    有了今晚的变故,苏护再也不能安睡,着实守了一夜。第二日,天刚刚亮,大队人马就已经开拔,离了恩州驿,前往朝歌而去。秦云失了先,此时也没有兴致,任由苏护做主。

    又行了三天,苏护和秦云等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朝歌。行至宫门之外,有那大将军武成王黄飞虎迎接。苏护递上赎罪文书之后,将三千兵卒安置在城门之外,自身带着妲己前来负荆请罪。

    至于秦云,回到朝歌之后,与黄飞虎照了个面之后,径直回到了军营之中。他的心情很不好,黄飞虎本来还想询问什么,也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秦云就已经离开了。

    黄飞虎感到有些惊奇,想要询问苏护。可是当他看到苏护那冷下来的神色的时候,明智的没有张口。随后,黄飞虎将苏护和妲己安置在金亭馆驿,自己则回去复命。

    苏护入城后,那费仲、尤浑想来苏护会有所好处。可是等待些时日之后,竟没有那厚礼献上,对苏护的迟钝不禁心生感叹:“这逆贼,你虽则献女赎罪,天子之喜怒不测,凡事俱在我二人点缀,其生死存亡,只在我等掌握之中,他全然不理我等,甚是可恶!”

    当下,两人心中恶念再生,准备给苏护最后一击。不弄的苏护家破人亡,实在消不了他们的心头之恨。

    纣王得知苏护带着女儿进宫赎罪,顿时火冒三丈,怒言道:“此逆贼当日顶撞孤王,而且还在那城门之上刻下反臣之诗,实在是令孤王颜面大失。明日早朝便宣他上殿,孤王要当着文武百官之面要治其欺君之罪。”

    那费仲、尤浑趁此会火上加油道:“陛下言之有理,向那苏护竟然三番两次不识陛下好意,竟有那谋反之心。此贼子之心,万望不能助涨。此叛臣贼子不除,是为无法。无法之朝,为天下之所弃。”

    “卿言极善。”纣王听的费仲、尤浑之言,大感快慰,欣慰地说道。

    此时纣王的心中,已经决定杀鸡儆猴,以震慑天下诸侯。

    次日,大殿之上,钟鼓齐鸣,文武侍立。纣王坐于龙椅之上,脸上带着冷笑之色,开口说道:“有奏章者出班,无事且散。”

    话音刚歇,已经有午门官禀告:“冀州侯苏护候旨午门,进女请罪。”

    纣王扫视了一眼堂下百官,冷讽道:“传旨宣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