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封神开始
    ,。

    且不说朝歌那里诡异的恢复了一种奇异的平静中,处于神秘之处的昆仑山玉虚宫中,那久坐在云床之上的原始天尊突然睁开眼睛,神情高深莫测。只见原始天尊取来如意敲击云床一下,那白鹤童子进殿候话。

    “请你姜师叔前来。”

    “领法旨。”白鹤童子恭敬地离去。

    在玉虚宫中,最重规矩和法度,无人敢有半点懈怠。

    话说姜子牙与那申公豹在同一天拜入阐教原始门下已有五十年载。那姜子牙不知是资质愚笨还是什么原因,无论如何修炼都是那修道散仙境界修不得仙道。反观那申公豹在这短短的五十年时间中修的金仙修为,不仅让一众阐教弟子惊讶,更是让那原始另眼相看。

    要知道,秦云有着惊天的际遇和多番的磨砺,现在距离金仙(圣者)也还有着一步之遥。这一步,可不是那么好迈的。

    姜子牙和申公豹两人都是那飞熊之体,如今两人的未来,何去何从,尽在原始天尊的一念之间。

    原始天尊为人最重规矩和法度,对天纵其才却有些散漫、桀骜的申公豹大为不喜。相反,姜子牙虽然修行不成,但是为人恭谨,不敢越雷池半步。而且,姜子牙仙道难成却对那后山之中的兵书奇志多有涉足,眉宇之间气势渐显。原始天尊心中也明白,那封神之人乃是历劫之中因果最重之人,这一生是不可能证得仙道的,所以那姜子牙正是合适的人选。

    于是,在原始天尊的心中,已经默默地有了选择。

    “弟子姜子牙拜见老师,老师圣寿无疆。”

    “起来回话。”

    此时那姜子牙已然七十多岁,虽然修有仙道,但是久未成器不免生有老态。原始天尊见此叹息道:“徒儿来我昆仑已有些时日,不知道可修得什么?”

    这句话闻得姜子牙脸上一阵红晕。姜子牙也知好似那大道于自己真的无缘一般,无论自己怎样清修都无法再进。反观那于自己一起拜入师门的申师弟此时已成金仙之位,自己两人也经常被拿来比较。

    不自觉的,纵使姜子牙心境不错,心中也不免有了一丝的阴霾。

    纵然如此,面对原始天尊,姜子牙也不敢有半点的不恭。闻得原始天尊询问,姜子牙老实地答道:“弟子愚钝,并未学的什么。”

    “哎,你你生来命薄,仙道难成,只可受人间之福:成汤数尽,周室当兴。你与我代劳封神,下山扶助明主,身为将相,也不枉你上山修行四十年之功,此处亦非汝久居之地,可早早收拾下山。”原始天尊面色平淡地说道。

    那姜子牙一闻原始要驱赶他下山,心中大震,连忙的哀求道:“老师慈悲,弟子一心向往大道,并不贪恋红尘富贵,还请老师不要赶弟子下山。”

    “此事乃是你命中注定,为师也无力改变。你虽下山,但待功成之日,你在返回山门。”

    姜子牙无奈,只得收拾行李下山而去。那原始天尊离别之时赐予姜子牙八句偈子,日后自有应验:“二十年来窘迫联,耐心守分且安然。磻溪石上垂竿钓,自有高明访子贤。辅佐圣君为相父,九三拜将握兵权。诸侯会合逢戊申,九八封神又四年。”

    姜子牙下的昆仑,望着那滚滚尘世却是不知如何去好。他自己从小父母双亡,无亲无故不知寻何去处,猛然想起自己在未上山之时,曾有一结拜兄弟在那朝歌,何不投靠他。

    想好之后,姜子牙便运起土遁之术前往朝歌。

    就在姜子牙下的昆仑之际,天陡然大乱,变的完全混乱起来。原本圣人还能够依稀掌握的一丝,现在也完全不受掌握了。

    至此,封神正式到来了……

    姜子牙下山之后前往朝歌,寻得异性兄弟宋异人。要说宋异人为人却是仁厚,待相认之后,不仅毫不犹豫的将他收留,更见姜尚已经将近八十多岁还没有娶妻生子,热心地为他张罗亲事,硬是为他这七十二岁的垂垂老朽寻到一位年貌相当的六十七岁黄花闺女马氏,撮合两人结为连理……

    对于姜子牙的到来,秦云自然不会没有察觉。相反,他一早就派人盯住了宋异人,更加秘密派人守住朝歌四个大门。姜子牙一到达朝歌,秦云就得到了消息。

    面对姜子牙,秦云不是没有动过杀。可是当他想到即使没有了姜子牙,还有一个更加棘的飞熊之体申公豹,秦云就不由得收起了杀心。相比起姜子牙,他对申公豹更加的忌惮。

    这可是几乎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大势的牛b人物!单论借势,无人能出其右。更何况,他不相信姜子牙这种极关重要的人的身边会没有人保护。恐怕秦云刚准备动,下一刻就已经有人出来阻拦了。

    想到这里,秦云不由得收起了杀心,暂时没有举动,将目光重新转向了已经开始‘凡人’生活的姜子牙。

    婚后,姜子牙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马氏就起了心思。以夫妻两个寄居在义兄府上并非长久之计,要姜子牙谋些营生以为立身之本。对此,姜子牙虽然不以为然,但是别不过满身‘凡味’的妻子,很快就开始了行动。

    他自以为,以他一身本领,安邦定国都不在话下,难道还会为区区的生计所难倒。可是孰知,恰恰是这些凡世中最基本的东西,让姜子牙这个‘大能’灰头土脸。

    一开始,姜子牙卖弄艺,劈了篾子,编了些笊篱挑了往朝歌去卖,大小都是生意。结果怎样挑去怎样挑回,从早至午,卖到未末申初,一个也未曾卖出;而后义兄宋异人拿些麦子给他磨成面粉去卖,结果被一匹惊马踢翻箩筐,一阵大风吹散面粉,落得个两空空;再后来宋异人拨下一个饭庄交给他经营,却又赶上天气炎热,客人稀少,酒酸肉臭赔了个干净。

    如此几次三番,姜子牙弄的是灰头土脸,还被马氏埋怨不休,苦不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