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五百五十三章 糊弄纣王
    ,。

    纣王闻言大喜:“美人此言大善。”

    不多时,大殿之上,纣王高坐,文武百官在殿上侍立。纣王坐于龙椅之上,大声地说道:“君命召,不俟驾;君赐死,不敢生。此万古之大法,天子所不得轻重者也。今逆子殷郊,助恶殷洪,灭伦藐法,肆行不道,仗剑入宫,擅杀逆贼姜环,希图无证。复持剑敢杀命官,欲行弒父;悖理逆常,子道尽灭。卿等助逆佑恶,将国法置于何地?将伦常纲纪置于何地?将寡人又置于何地!”

    上大夫赵启性格刚烈,闻言心下甚是不平,竖目扬眉,忍纳不住,大叫出班道:“大王所言差矣。两位殿下问听皇后遭枉酷死,有所偏失不错,但是罪不致死,此乃孝道。至于灭伦藐法,肆行不道,仗剑入宫,欲行弒父则过了。反观大王,绝首相,退忠良,诸侯失望;宠妲己,信谗佞,社稷摧颓。皇后遭枉酷死,自立妲己为正宫;追杀太子,心性狠毒。国无根本,不久坵墟。两位殿下身关我成汤基业,岂能擅杀。大王此举,却是不义不慈……”

    纣王大怒,切齿拍案大骂道:“匹夫焉敢如此!”说罢,就准备将赵启拿下问罪。

    这时,殿外有着奉御官突然前来奏道:“致政老丞相商容求见。”

    大殿顿时为之一静,纣王沉思片刻,道:“宣。”

    很快的,商容走上大殿,俯伏在丹墀下,道:“致政首相待罪商容朝见陛下。”

    纣王看着商容那老迈的面容,比之致仕前苍老了许多,心下不由得软了几分,和声道:“卿既归林下,本当逍遥度日,又是为了何事至此?”

    商容肘膝行至滴水檐前,泣而奏道:“臣昔居相位,未报国恩;近闻陛下荒淫酒色,道德全无,听谗逐正,紊乱纪纲,颠倒五常,污蔑彝伦,君道有亏,祸乱已伏。臣不避万刃之诛,具疏投天,恳乞陛下容纳,直拨云见日,普天之下瞻仰圣德于无疆矣。”

    商容将奏本献上,比干接表,展于龙案之上。

    纣王原本心中对于老丞相商容还有着几分恻隐,可是一看到商容具疏,顿时大怒。虽然商容说的没有上大夫赵启那么直接,可是说的意思也差不多,甚至更加的戳中了纣王的要害。

    纣王本来就是一个自负的人,如何受得了这些。他当即大怒,将奏本扯得粉碎,传旨命当驾官:“老匹夫安敢如此放肆!来人,将这老匹夫拿出午门,速速用金瓜击死。”

    “大王三思!”百官再也站不住,纷纷站出,齐声劝谏道。

    可是纣王仍然不许。

    “谁敢拿我!我乃三世之股肱,先王托孤之大臣。”商容霍然起身,站立在檐前,愤怒地大呼道。

    一时间,殿前武士不敢轻犯,连纣王也有些被震住了。

    商容气势凛然的转身,面对着纣王,指大骂道:“昏君!你心迷酒色,荒乱国政,独不思先王克勤克俭,聿修厥德,乃受天明命;今昏君不敬上天,弃厥先宗社,谓恶不足畏,谓敬不足为,异日身弒国亡,有辱先王。且皇后乃元配,天下国母,未闻有失德。昵比妲己,惨刑毒死,大纲已失。殿下无辜,信谗杀戮,今飘刮无踪,父子伦绝。阻忠杀谏,炮烙良臣,君道全亏。眼见祸乱将兴,灾异迭见。不久宗庙坵墟,社稷易主。可惜先王竭精掞髓遗为子孙万世之基,金汤锦绣之天下,被你这昏君断送了个干干净净的!你死于九泉之下,将何颜见你之先王哉!”

    “拿下去……拿下去,速速处死……老匹夫,该死,该死!”纣王气的七窍生烟,怒声大吼道。

    “吾不惜死!帝乙先君:老臣今日有负社稷,不能匡救于君,实在愧见先王。你这昏君,天下只在数载之间,一旦失与他人!”商容大喝左右,身形往后一转,说着就准备撞倒在龙盘石柱上面,以一身热血清洗这污浊的世界。

    秦云一直在旁冷眼旁观,不是他不准备做些什么,只是以他目前的身份根本不适合跟文臣一样当庭立辩。没看到,连跟纣王有郎舅之亲的黄飞虎也在闭口不言吗。

    直到看到商容要死节,秦云这才出拦下,他一直等待的也就是这刻。

    对秦云来说,一百个殷郊、殷洪也比不上一个商容。在他的心中,商容是绝对不能死的。万一事有不谐,商容的作用是无可估计的。

    正是因为如此,秦云此番的最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救下殷郊、殷洪,而是为了救下商容。

    “呼!”

    商容如此的刚烈,不止纣王没有想到,一众朝臣也没有想到。眼看着商容就要撞死在阶下,众人目眦欲裂之际,一道风声响起。只见原本即将要撞在龙盘石柱上面的商容被推开,翻滚在一旁。

    虽然身形有些狼狈,但是好在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众人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放眼望去,正是秦云出现在了殿中,及时的救下了商容。

    纣王看到商容未死,心中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自己处死是一回事,老臣撞死在殿上又是另外一回事,两者之间不能相提并论。不过在表面上,纣王仍然一副阴沉的神色,说道:“神武将军,你这是在做什么?难道,你也要违逆孤的旨意?”

    “微臣不敢。”秦云正色道。“商容欺君犯上,辱骂大王,诅咒成汤社稷,罪在不赦。微臣认为就这样死了实在是便宜了这个奸臣,而且也会让天下人误会大王……”

    秦云的一席话说的纣王连连点头,脸上浮出了微笑。

    秦云看到这一幕,嘴上不停,心中却为纣王感到悲哀。相比起第一次见到纣王的雄心大志、英武果敢,此时的纣王不仅精力大减,连智力和判断力也大为退缩,整个人变的易怒、猜疑,与传说中的那些亡国之君已经没有什么两样了。

    要不是如此,他如今也不会这样的糊弄纣王。

    “因此,微臣敢请大王,将犯人商容连同家人从重处罚,发配边军,永久不赦。以此来震慑天下不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