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五百六十六章 荒唐的言行
    ,。

    双方此刻都打出了真火,战斗的越发惨烈残酷。每一息的时间,都有着无数的人倒下,鲜血染红了大地。连天空似乎也受到了影响,太阳变的黯淡无光,仿佛不忍看到这一幕。

    姜文焕一方的四十万大军如今只剩下三十余万,有近十万人倒在了血龙骑的马蹄下。而血龙骑竟然也没有杂占到多少便宜,近万人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咋一看,双方之间的伤亡比率似乎相差很大,是一比十的比例,血龙骑占了大便宜。但是要清楚,一方虽然号称精锐,但是那只是比普通军士要强一些罢了,只有那两万烈虎骑是真正的王牌兵马。

    而血龙骑方面,且不说每个军士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就是花在他们身上的装备以及训练费用,那都不是一般人可以消费的起的。就算是烈虎骑,在这方面也赶不上拥有整个大商王朝作为后盾的秦云财大气粗。

    “新兵就是新兵,终归不如那些老军。哪怕是血龙骑,在这方面也没有什么便宜可将。”秦云表面上面无表情,心中却微微一叹道。

    这近万人的血龙骑当中,有着近一半人都是倒在初次的交锋中,畏惧、狂热、兴奋等等意外情绪都是他们在瞬间致命的重要因素,倒在了修为远不如他们的普通士卒的中。到了后面,因为麻木了,伤亡反而陡然降低了许多。

    其实,要不是不到万不得已,秦云又怎么会让血龙骑如此的浪费,一出场就赶上如此罕见的大场面。在他的心中,对于血龙骑的成长可是有着一系列计划的,可是现在全都没用了。

    不过即使如此,秦云心中对将新生的血龙骑投入到惨烈的战场上也没有丝毫的后悔,哪怕血龙骑对他后面的计划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一直坚信着一句话:保存实力最为重要,但是在关键的时候要有着敢于把队伍拼光的勇气!

    如今秦云这方,除了秦云身后的一千亲卫外,其他的血龙骑已经尽数投入了战场,包括魔家四兄弟的一千亲兵在内。可以说,秦云已经投入了全部的实力,此战不胜就即败。

    在秦云的身后,魔家四兄弟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对于秦云的练兵之术,他们固然很敬佩,但是对于秦云的排兵布阵之术,却没有那么服气。最重要的是,此时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可是他们几次请战都被秦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实在让人气闷。

    “元帅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就让我们来看他大展神威?”魔家四兄弟最小的魔礼寿语气不是很好地说道。

    他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赢了固然是秦云的本事,可是现在的局面却并不是那么的好。随着时间的推移,秦云这方兵力居于劣势的缺点正在逐渐扩大,已经逐步影响到战局。

    可是魔礼寿看着秦云那古井无波的神情,不由得泄气了一声。不知为何,虽然只是短短的时间,他的心中竟然在不知不觉之间对秦云产生了一丝敬畏的情绪,连抱怨的声音也只是嘟囔着,仿佛生怕秦云听到似的。

    魔家四兄弟其他几个都有着同样的情绪,不过他们终归比魔礼寿老练一些,没有说出来。只是不时的望着战场,又望了望秦云,随时准备出动。

    只是他们没有看到的是,身边窦荣和彻地夫人那古怪的神情,似后怕,又似希冀……

    “呼!总算要赢了。”

    姜文焕此时的神情要好了许多,脸色也露出了一丝的喜色:“秦云小儿不愧是太师闻仲的弟子,着实不凡。能够以三万新练之军抵挡我四十万大军半日,足见其本事。如此人才,纣王竟然不知重要,将其发配,实在是暴殄天物!”

    “拿下游魂关后,我当招降此人,为我所用。”姜文焕意气风发地说道,仿佛已经胜眷在握。

    一旁的痴心尊者此时也面脸笑容,双合十道:“恭喜侯爷!一战定天下。”

    “哪里,哪里,这都是尊者的功劳。”姜文焕越加得意,嘴上笑的合不拢嘴。

    姜文焕此话一出,底下的文武脸色俱都变的很难看。且不说此战损失的十分惨重,连惨胜都不算。就说你将功劳全都归在这些毛事都没干的修行者身上,那我们这些人算什么?那些浴血沙场的将士们又算什么?

    一时间,众人只感到心寒无比。

    后方一直观察着战场的何敬喧此时眼神闪烁,眉头紧锁。他发现,后面出现的一万血龙骑似乎有些不对劲,比之前面的血龙骑有着太多的不一样。可是血龙骑乃是新出之军,具体有什么特点他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一时之间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将这个发现说出来。

    毕竟,他现在说的话已经不是那么好使了,还有一个不时给他挖陷阱的痴心尊者在旁。而且,他也不确定这是不是敌人的战略和算计,对于秦云他可不敢有半分的小觑。

    越是接触,他越是觉得对方的深不可测。

    何敬喧紧紧地盯着战场,越发觉得哪里有点古怪,眼神连闪,脸色变换不定。最后,还是心中的责任以及往昔的情感让他决定不顾一切的再去劝说一回,不然他过不去心中的那道槛。

    正当何敬喧准备上前叙说自己的发现的时候,姜文焕和痴心尊者的对话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让他的身形顿时为之一颤。他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姜文焕,这些话竟然是从往昔这个有些粗枝大叶,却有着仁君之风的人嘴里说出。

    这是何等的荒唐之言啊!

    这个发现,让他心中的情绪剧烈波动,再也无法保持身形,止不住的连连后退,整个人变的意兴阑珊,一瞬间变的苍老了许多。

    “罢了,罢了,不如归去!”何敬喧似绝望似解脱的叹息了一声,抬步向着阵后走去,很快就不见了身影。

    在何敬喧离去的刹那,姜文焕似乎有所感觉。他回头望了一眼,什么也没有发现。就连他自己,对于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举动也有些感到奇怪,疑惑的转过头去,很快的就将此事忘于脑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