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五百六十七章 魔家四将
    ,。

    战场上的形势越发的严峻,随着一道道命令的迅速发出,姜文焕一方那剩余的二十五万步军的方阵,立时开始变化。主要兵力在中央集结,分作若干鱼鳞状的小方阵,按梯次配置,前端微凸,准备以优势兵力直接突破血龙骑的防线。

    另外还残留有近八千烈虎骑在内的五万铁骑也整列完毕,静静地呆在数里之外蠢蠢欲动,虎视眈眈的盯着血龙骑,随时准备发出致命的一击。

    经过近半日的厮杀,双方都已经疲倦,骑兽更是如此。鱼鳞阵能集中兵力对敌阵中央发起猛攻,最是适合在一锤定音的时候使用,中央突破,将敌人以风卷残云之势彻底的碾压粉碎。

    “顶级称号修军的实力完全没有发挥出来,只有着略胜于普通修军的实力。也不知道是此界天道的原因?还是太过于拔苗助长的原因?”秦云心中微叹了一口气道。

    血龙骑要是只有如此威力,又怎么会在大千世界被分为最顶级的称号修军,秦云又如何会想尽办法去组建。

    “魔家四将何在?”秦云心中的一点轻叹瞬间被抹去,声音铿锵道。

    事到如今,他只能将中的底牌先打出去一张了。

    “末将在。”

    魔家四兄弟总算等到了命令,纷纷站出来拱听命。

    “协助张将军和高将军一同出战,主要的目标是那些修行者。”秦云望着战场,沉声说道。

    两军交战之时虽然高的作用无限度降低,可是仍然不容小觑,那近万的血龙骑中就有大约两成是倒在那些佛门的修行者中。血龙骑之所以如此快的露出颓势,也与此有关。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方的将士都已经陷入疲惫之中,那些修行者的作用也越加的明显。

    “诺。”魔家四兄弟领命道。

    这时,彻地夫人上前一步道:“元帅,末将请战,愿助四位魔家将军一臂之力。”

    秦云想了想,觉得以彻地夫人真仙颠峰的修为,再加上白骨帆在,也是一个不小的助力,当即点头答应。

    “杀!”

    魔礼海当先波动琴弦,‘崩崩崩崩’,琴弦翻动,虚空当中突然涌出无尽的地水火风,风是黑风,吹灭灵魂,火是天火,灭绝万物。风火涌动,地裂天惊。

    “兄弟,做得好!”

    魔礼青哈哈狂笑一声,抽出青云剑,催动上面的符印,风火更加猛烈。魔礼红展开混元珍珠伞,顿时天地无光,日月无影,周围仿佛变成了风火炼狱。魔力寿祭出花狐貂,花狐貂迎风便涨,变成一头巨兽,不断的吞噬对方修行者和士卒的血肉。

    四人联,天地黑云笼罩,仿佛改天换地一般。

    魔家四兄弟修为高深,更是群战的高,一出阵就将原本有些岌岌可危的局面暂时顶住了。而彻地夫人白骨帆在,无论凡身神仙,只要其有三魂六魄就能摄其性命,那些混迹在对方军中的佛门修行者纷纷中招。

    一时间,姜文焕一方的修行者损失惨重,虽然人多却完全被魔家四兄弟和彻地夫人压制着,眼看着就要落于下风。

    经此一变,血龙骑顿时士气大振。那身体之中本来已经彻底干涸的内息忽然间感觉又开始喷涌了出来,疲惫到几乎抬不起来的四肢,也忽然又有了力气。

    反观姜文焕的大军,士气大降,原本严谨的阵型也微微有些散乱。同时,军心的散乱带动了军气的动摇,对魔家四兄弟的神通抵抗也越加的无力。

    姜文焕发现这个情况,神色大惊,连忙转头望向身旁的痴心尊者。痴心尊者面色依旧祥和,眼神却止不住的闪烁。直到这时,他才明白两位教主为何一心向往东方,哪怕为此费尽心思,冒此绝险也在所不惜。

    除了东方和西方环境的天差地别,东胜神州的人杰地灵确实不是荒芜的西方所能够媲美的。这些弟子虽然不是佛门中数一数二的好,但也算得上是中坚人物。可是如今只是面对一个小小的游魂关,几个不出名之人,却损失惨重,毫无还之力,由此可见东方和西方的巨大差距。

    “阿弥陀佛。”痴心尊者低下头去念了一声佛号,眼神中闪过一丝坚定之色。

    痴心尊者抬起头来,神色平静,道:“阿弥陀佛,侯爷勿慌。侯爷乃天命之人,自当有神佛庇佑。虽然偶有波折,但是最终都会逢凶化吉,无往而不利。”

    “尊者可有办法?”姜文焕大喜地说道。

    “我佛门神通广大,定能够一解侯爷忧愁。”痴心尊者淡然地说道。

    姜文焕闻言顿时喜上眉梢,红光满面地说道:“如此大妙!如果尊者能够帮助我打破游魂关,击败秦云等人,本侯定当广修佛庙,并册立佛门为国教。”

    痴心尊者眼中精光暴闪,这正是他目前所追求的最高目标。人族身为此方天地主角,气运隆重。如果能够借助一二,不仅本门气运可以大涨,就连他们的修行之路也能顺畅的多。

    更重要的是,有了这个开头,他们终于能够将伸向东胜神州了。

    “阿弥陀佛。”

    即使以痴心尊者的心境修为,此时止不住心中的波动,一连低声念了好几声的佛号才恢复平静。他望着一脸迫切的姜文焕,斩钉截铁地说道:“侯爷放心,本门定当助侯爷一臂之力。”

    这样的冤大头可不是那么好找的,哪怕他们之前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此时却觉得完全不虚。

    “一切有劳尊者了!”姜文焕放下心来,高声地说道。

    孰不知,他越是这样,越是令下的人心寒。姜文焕麾下的文武冷眼旁观,不置一词。原本与佛门修行者之间尚可的关系骤然消失,双方之间的裂缝陡然加深,已经有了明显的趋势。

    痴心尊者不是没有注意到这点,不过禀着修行者和圣人门下的骄傲,让他忽略了这些‘蝼蚁’。他双划出一个玄妙的势,一股无形的波动自他的双掌间散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