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底牌
    ,。

    “杀!”

    血龙骑势如破竹的冲破一道道敌人精心布置的防线,所过之处有如探囊取物般轻松。马蹄之下,倒下着数不尽的尸骨,不管是精锐还是民夫,都无法挡住血龙骑片刻的时间。

    “嗖嗖嗖嗖嗖……”

    原本平静的天空,陡然出现了无数豆大的黑点,随即落了下来。比一般羽箭大上一半有余的利箭狠狠的落下,将大量的东部联军钉倒在地上,无一落空,有的利箭上还串着不止一人。

    这就是风神射的实力,那箭不虚空的能力,着实让人胆寒。

    磐石营、天锋营、天马营和天魔营配合的十分默契,在战场上交相呼应,将看似庞大的东部联军切割分裂,逐一消灭。而自身的损失,却是微乎其微,几若无损。

    总而言之,这就是一场碾压式的战争!虽然东部联军有着三十万之众,但却不是秦云麾下三万大军的对。更别说,此时秦云出动了全力,四大营全体出动,连王牌血龙骑和风神射也都拿了出来。

    秦云这是准备彻底将东部诸侯打垮,不给他们任何可能的翻身会。

    “侯爷,情况有些不对,叛贼姜文焕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底牌。”秦云身边的夏飞皱眉说道。

    如果说小柔的成长是一个意外之喜,那么夏飞的成长却是在秦云的预料之中。经过战场的熏陶,如今的夏飞已经不在是当年的一个亲卫统领,而是秦云重要的左膀右臂之一,以敏锐的观察力,灵活的头脑和沉稳的大局观只居于秦云之下,已经隐隐的在其他将领之上。就连心高气傲的魔家四兄弟,在军略一块也不得不承认要略逊一筹。

    因此,在秦云麾下的大军中,夏飞已经有了副帅之名。一般的时候,秦云不会亲自协调大军,而是交给夏飞来负责。

    “确实。”小柔也说道。

    经过秦云的亲身教导,小柔纵然在军略上不如夏飞,但也称的上是一个名将。而且,她跟夏飞不同,不是单纯的军事统帅之才,用无双名将来形容更加适合。

    秦云微微点头,对夏飞和小柔的话深以为然。姜文焕也不是一个易与之辈,能跟秦云经过九年的交而屡次逃脱,又屡次再起。且不说这其中各方面的助力,单是那百折不挠的性格,就足以让秦云麾下众将头大的。这种牛皮糖一样的对,让窦荣等老将也感到万分头疼。

    为此,秦云麾下众将还吃了不少的亏。

    如果说姜文焕这场事关命运的大战什么准备也没有做,那么上到秦云,下到普通将领,恐怕没有一个会相信。如今,只是无法知道姜文焕到底拥有什么底牌,心下有些揣然。

    “放心,这是最后一战,窦将军他们不会大意。你们也注意,这次一定不能让他跑了,否则后患无穷。”秦云想到姜文焕那有如小强一样的命格,眉头微微一蹙,也感到有些头大。

    “诺!”夏飞和小柔同时应道。

    两人暗下决心,这次一定要将姜文焕抓住,不能让他再跑了。

    就在秦云说到姜文焕的时候,姜文焕也在念叨着秦云,不过姜文焕的语气却称不上有多好。

    “秦云……这次我一定要让你死!让你不得好死!”姜文焕神色狰狞的遥望着对面的大军,仿佛秦云就在眼前,咬牙切齿地说道。

    说话间,姜文焕转头望着身后的两人,对着其中一人说道:“尊者,准备的如何了?”

    他问的人正是痴心尊者,只是语气与以往恭敬的口气已经大不相同了,带着一丝的不耐烦和些许的轻视。

    他们这种富贵人最为的现实,痴心尊者等人说的是天花乱坠,可是事实却和现实截然相反。如今的姜文焕,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之时,也难怪他对痴心尊者等佛门人没有好感,更没有了耐心。

    要不是现在各方面还要倚重佛门,姜文焕说不定早就跟佛门翻脸了。

    “侯爷请放心,这次定能将秦云那个妖孽铲除。到了那个时候,侯爷失去的一切都可以在拿回来,而且还可以更进一步。”痴心尊者心中愤怒,表面上却风轻云淡地说道。

    “那就拜托尊者了。”姜文焕到底不是一个莽夫,见痴心尊者极有把握,顿时换了一个口气说道。

    痴心尊者低头轻念,没有说话。

    “只要能够铲除秦云那个狗贼,贵教的一切条件我都答应。”姜文焕连忙又说道。

    “那就多谢施主了。”另外一个年老的僧人原本一直闭着眼睛,此时睁开了眼睛,平淡地说道。

    “哪里,大家双赢罢了。”姜文焕一摆,眼睛紧盯着这个僧人。

    他知道,计划能否成功,就在对方的身上了。

    姜文焕走后,大帐中只剩下痴心尊者和那个年老的僧人,两人都在默默地颂经。突然……

    “嘭!”

    痴心尊者重重的跪在那个年老的僧人面前,声音悲切地说道:“弟子无能,连累菩萨,罪该万死!”

    “一切都是注定,你又何必自责。”僧人没有睁开眼睛,平静地说道。

    “师傅……”痴心尊者再也忍受不住,当场痛哭失声。

    这个年老的僧人,赫然是痴心尊者的师傅。

    “痴儿!”年老僧人睁开眼睛,双摸着痴心尊者的头,语气有着一丝的颤抖。

    纵然是讲究四大皆空的佛门中人,感情也不是那么容易泯灭的。

    “一切都是弟子的错,一切都是弟子的错……要不是弟子无法对付秦云,师傅也不用付出如此代价,一生的清修付诸流水。”此时的痴心尊者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平淡和成竹在胸,他满脸的悔恨和自责,神情悲痛欲绝。

    “万般皆是因果。”年老僧人平静地说道。

    即使事关一生的修行,年老僧人仍然没有丝毫动容。不得不说,佛门在心境和洗脑方面确实有着其独到之处,细思极恐。怪不得佛门能够在西牛贺洲那样险恶的地方一直传承下来,并且还在不断的发展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