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五百九十三章 思变
    ,。

    至于上大夫胶鬲,这位可是历史中的民间信仰之一,昔日泰州祭祀“盐宗”的庙里供奉着三位盐宗之一,是作为盐商的祖宗被供奉的。别处供奉的两位,一是海盐生产的创始人夙沙氏,一是食盐专营的创始人管仲。

    秦云在一部史书上看到记载过,胶鬲原来隐遁经商,贩卖鱼盐。在贩卖鱼盐过程中,十分辛劳,最后被周文王发现,拟举为重臣。但胶鬲当时并没随文王入周,可能是受文王嘱托,仍留在商朝策反作内应。

    后来,胶鬲官居少师,并作为上邦使团成员出使周朝。使团以纣王之兄微子为首,成员除胶鬲外,还有伯夷、叔齐等。时文王已去逝,由武王执政。武王兄弟分别给使团成员做工作,要他们反商助周,许诺微子世为长侯,胶鬲加富三等,就官一列。微子、胶鬲答应了,只伯夷、叔齐没接受。

    不久,武王伐纣:“选车三百,虎贲三千,朝要甲子之期,而纣为禽。”微子得知武王出兵的消息后,马上命胶鬲去周师联络。至牧野之战的时候,由于微子、胶鬲等人的策反工作成效显著,纣王70多万人一经接触,便土崩瓦解,很多士兵纷纷反戈冲向纣王。纣王大败,自焚而亡。武王建周之后,“微子胶鬲,皆委质为臣”。

    秦云所在的时空虽然不是正史,但是却也颇多的相似之处。关于胶鬲是内应之事,秦云也有十之八九的肯定了。

    这也是秦云对历史中牧野之战被吹嘘‘最为正义的一战’嗤之以鼻的主要原因!在后世儒家的传说中,周军“前歌后舞”,没有杀一个人,没有流一滴血,商朝就自行崩溃。在人民的拥戴下,武王登上了天子的宝座,从此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天下太平。当然,这样的神话,在后世仍然一场又一场地上演,不过再也没有像牧野之战这样成功的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牧野之战也蒙上了一层又一层神秘的面纱。当时的记录下,帝辛尚不失为一个有严重缺陷的英雄人物,然而到了后世,“纣王”却成了荒淫无耻、残暴不仁的昏暴之君,被泼上了越来越多的污水。与之相应,牧野之战这场“血流漂杵”的征服战争,也就成了吊民伐罪的反抗暴政的正义之战。

    实际上,出身戎狄的联军进行了长时间的屠杀和劫掠。《逸周书·世俘》记载:牧野之战周武王大获全胜,被杀死的商人有十八万之多,被掳为奴隶的有三十三万。这么大的数量不都是军人,还有有大量的平民,周人还在商人的国土上大肆捕猎,虎、熊、犀牛、鹿等动物仅在武王名下就被猎杀了一万多头,并掠夺了大量的珠宝财物,仅佩玉就达到十八万块。

    不是参与者,根本没有发言的资本,更没有盖棺定论的权利……

    随着齐历的叙说,不止商容的心越发的往下沉,夏飞、窦荣、彻地夫人、魔家四将,还有张奎和高兰英等一众武将也是面面相觑。第一次听闻朝歌‘汹涌’情况,他们心中的某些地方顿时有了某种不一样的微妙变化。

    朝歌似乎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终于,齐历的叙说结束了。他眼巴巴地望着秦云,眼中流露出对生的渴望。正是这种每天几乎都处于危险预感之中,让他除了脾气越加古怪外,对生命的希冀也是越发的强烈。

    不止是齐历,商容、夏飞、窦荣、彻地夫人、魔家四将,还有张奎和高兰英等一众人也望着秦云,等待着他下最后的决定。尤其是修为最高,已经臻至金仙颠峰的魔家四兄弟中的魔礼寿更以惊异的眼神望着秦云。

    “大帅的气血修为看上去已经薄弱之极,与一般的普通人无异,当是受伤未复所至。但是为何大帅身上的威势不降反增,越发的让人感到喘不过气来!?”

    魔礼寿眼中的惊异更甚,心中对秦云的敬畏更增加了三分,束站在一旁恭听着秦云的下一句话。

    “连云三十六关你可有把握掌控?”秦云半晌蹦出了这么一句,让帐中众人神色大惊。

    大商鼎立四极,御驶四海八荒,为天下共主。但是天下之大,无穷无尽,又无法尽在掌控之中,所以大商设立四大诸侯,统管天下八百诸侯,御极大地。

    当然,人心思变,大商虽然设立了包括四大诸侯在内的八百诸侯,一同统御天下,但是也不可能完全信任。更何况,这八百诸侯中不单有当年打天下时的部下,还有着不少中途加入的势力,实力自成一统。

    所以,大商以朝歌为中心,建立了五大关卡,牢牢的卡住四方,同时监督四方。这五关分别是北方的陈塘关,东方的游魂关,南方的三山关,还有就是西南的佳梦关和西北的青龙关。

    这五大关卡都是天下难得一见的雄关,牢牢的卡住了天下诸侯的要害,确保了大商统御天下的基础。

    这还不止,从这五关到达朝歌,四方还有着不同的关卡。就比如从西岐的势力就算突破青龙关,从青龙关到朝歌,还有着临潼关、潼关、穿云关、界牌关、汜水关这五关。而东方游魂关要前往朝歌,也要经过连云三十六关,这才能够一马平川的直接前往朝歌城。

    这连云三十六关虽然比不上五大关卡,连西方的临潼关、潼关、穿云关、界牌关、汜水关这五关也相差甚多。但是光听有着足足三十六道关卡,就足以让人感觉到头疼了。就算是战争顺利,要是一关一关的打下去,没有个大半年时间也无法一一的攻克下来。

    秦云的这话一出,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秦云……你可要想好了?一切还没有到那个时候。”商容语气颤抖地说道,想要尽可能的打消秦云那大逆不道的念头。

    在商容的心中,已经认为秦云在忍无可忍,又没有桎梏的情况下,要举旗造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