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五百九十九章 一呼百应
    ,。

    朝歌军队的统帅齐仪铁青着一张脸,一言不发。他感受着帐中那犹如菜市场的喧闹,心中的愤怒如熊熊大火般在燃烧,越烧越旺,几乎要将他给点燃了。此时他很想大喊一声‘住嘴’,然后大发神威,将帐中的一干骄兵悍将统统震慑住。

    可是他脑海中还残留着的一丝理智告诉他,要是真的那样做,不但不会有想象中的效果,反而会将他最后一点装饰的颜面也彻底的撕扯下来。

    因为他没有这个威望,也没有这个资历,更没有这个实力!

    不过即使如此,他的心中却是十分的不甘心,暗中算计道:“哼!就算我无法担任这个联军的统帅,那么其他人也别妄想……还有,这些个粗胚,今日竟然敢如此。等回到朝歌后,我一个也不会放过,会让你们后悔的……”

    到了这个时候,齐仪心中所思所想的都是自己的一些阴私的小心思,完全没有把围剿叛军的大局放在心上。有着这样的人做领军的将军,还是朝歌的将军,大商又岂能不日渐没落!

    这时,一道清朗的声音在帐中回响开来。

    “既然你们都无所适从,那么就让本座来帮你们决定吧。”

    大帐中顿时一静,齐仪下意识的暴吼出声:“是谁?是谁敢如此大胆?”他的心中还有一句话没有说,那就是:我都没有当上这个‘联军’的统帅,那么其他人也别妄想得逞。我得不到的,其他人也甭想!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帐中有着几个将领的脸上出现了喜色。这些人有着同样的特点,比如:骁勇善战,功勋卓著,还有就是曾经在闻仲,或者秦云的麾下效命过……

    “是本座。”

    随着声音的落下,帐门直接被推开,秦云的身影当即出现在了大帐诸将的眼中。看着秦云的进入,帐中诸将都下意识的收声,并且纷纷的站立了起来,无形中向着秦云表示出一种恭敬。

    “神武侯!”

    齐仪也认出了秦云的身份,身形下意识的就是一颤,脚步更是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

    齐仪作为纣王和妲己的‘新宠’,自然对秦云这个‘第一大敌’非常熟悉。虽然秦云已经有九年没有回到朝歌,可是随着秦云百战百胜,平定东部,他的名声在朝歌不但没有任何消退,反而日渐威隆。

    如今的秦云,除了他的招牌爵位‘神武侯’外,还有着镇东大元帅的官职,假节钺,全权处理东部一切军政事物。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就这,还是妲己尽可能的压制结果。不然的话,凭借秦云一人平定整个东部的功劳,封王绝对不在话下。

    可越是如此,妲己等人对秦云的忌惮也就越深。到了现在,连纣王也开始想办法对付秦云了。之前纣王和妲己趁秦云昏迷之际派遣王誉和齐历前去夺取平东军四大营的军权,就是纣王和妲己准备对付秦云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本来这个计划是很有希望的,纣王和妲己甚至连封赏夏飞、窦荣、彻地夫人、魔家四将,还有张奎和高兰英等一众高级将领的旨意都已经准备好了,由王誉和齐历随身携带着,作为最重要的法宝。

    可是这一切,随着秦云的苏醒,瞬间灰飞湮灭了。在绝对的大势下,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显得那么的脆弱,可笑!

    “神武侯!”

    帐中诸将纷纷出声,相比之前的随意、跋扈,此时的他们格外的小心谨慎。甚至有着几个将领,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仿佛生怕自己的大嗓门冒犯到了对方。

    这一切与之前跟齐仪的情况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也就现在齐仪的心中被惊恐和惶乱充斥,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不然的话,他非得气的吐血三升不可。

    秦云点了点头,没有理会一旁惊恐的齐仪,径直走向大帐中的主位上,当仁不让地坐下,毫无陌生和谦让。小柔和年轻男子也同时站在秦云身后护卫,神情漠然。

    帐中诸将望到这一幕,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出声,显然是默认了。

    随着秦云的入座,帐中诸将感受着秦云身上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威势,仿佛又回到了在秦云帐下的时候。诸将不自觉的站在两侧,微微躬身,似乎在拱卫着秦云。

    只有一个齐仪,站在大帐中间失魂落魄的,显得异常的孤零零。

    秦云看到齐仪,眉头微微一皱。一挥,当即有着士兵将齐仪带下去。自始至终,秦云都几乎没有将齐仪放在眼里。哪怕齐仪心有九转,可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屁用没有!

    在秦云踏入军营的时候,朝歌方面的军队就已经全面失守,所有的中高层领军将领除了少数几个外,几乎同时向秦云效忠。秦云的崇高威望,再加上他在朝歌经营的几年,使得此次前来朝歌方面的军队在秦云接的时候丝毫没有抵抗力,甚至军中上下还欢欣鼓舞。

    至于其他方面的军队,以秦云闻仲弟子的身份,在加上他多年的军队生涯,还有着巨大的军功和威望。想要这些军队认同秦云,简直不要太容易。

    甚至除了朝歌方面的军队将领外,其他面的军队将领,也有不少曾经在秦云麾下,最次也和秦云一同并肩战斗过。

    秦云平静的扫视着帐中诸将,目光深邃。帐中诸将被秦云的目光一扫,都情不自禁的肃立挺身,面色庄严。不自觉的,一股肃杀、威严,专属于军中的凝重氛围产生了。

    这时,秦云才微微点头:这才像是军队,这才有着一支军队最起码的样子。

    “从现在开始,这里所有的军队全都由本座统帅,谁反对?”秦云的目光仍然是那么的平静,但是他说出的话却是格外的刚猛,直接,让人无从抵御。

    帐中诸将面面相觑,似乎被秦云这‘刚猛’的攻击打懵了。可是半晌过去了,帐中仍然是一片静默,没有任何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