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六百零六章 疯狂的纣王
    ,。

    大殿之上,难得出现的纣王正一身庄重华服的接见众臣。只是从他那阴沉的脸色上可以看出,他现在的心里很不爽,十分的不爽,愤怒的情绪几欲勃发而出。

    闻仲的陨落除了让大商失一砥柱外,也让纣王彻底没有了束缚。这点,从他逼死黄飞虎妻贾氏,摔死黄妃中就可以看出。在这之前,哪怕再混帐,始终都有一个限度。

    现在,限度没了!

    这次,东部的平定没有让纣王开心多久,秦云的‘清君侧’宣告就如一根重棒狠狠的击打在他的头上,让他从美梦中惊醒过来。不过此时的他,仍然沉浸在昔日大商泽被天下的时代,没有反应过来现实已经不是他所想象中的那样了。

    现实是异常残酷的!

    纣王扫视了一眼殿下的众臣,语气很是不善地说道:“神武侯大逆不道,竟然敢起兵犯上,还叫嚣诸杀爱妃,实在是罪无可赦,该凌迟处死……”

    纣王在宝座上气愤地大喊着,殿下众臣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多次朝堂清洗下来,如今还安然在殿内的除了心怀叵测,阿谀奉上的,其余的无一不是老狐狸中的老狐狸,岂会轻易中招。

    “……秦云这厮罔顾圣恩,实在是该杀!”纣王似乎是骂累了,歇了一口气,扫视着殿下众人,道:“哪位爱卿愿意为寡人分忧,讨伐秦云这个逆贼。”

    “……”

    冷场,大殿上竟然出现了冷场的情况,仿佛两个大写的‘尴尬’二字浮现在殿内。

    秦云的名声实在太响亮,是大商王朝最近惟二可以拿的出的大将。而另外一个黄飞虎,此时同样在秦云的军营中。如此一来,又有谁能够敢轻言而胜。

    再说,对方可不只有两人,还有着百万大军,那可都是身经百战的悍勇之师。而朝歌城内,除了驻守皇宫的五千御林军外,只有着不到五万的兵马,如何能够对抗对方的百万大军。就算对方的百万大军有所浮夸,但也仍然不是朝歌一个孤城所能够相抗的,相差实在太大了。

    这个时候,不管是明哲保身的,还是心有不轨的,甚至是那些幸进小人,没有一个敢自荐的。王誉的下场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不会有人想做下一个。

    而且,对方的百万大军就在距离朝歌不到百里的牧野,以正常的速度计算,三日后就能够抵达朝歌。而其他地方的军队想要回援,最快的也许要半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朝歌自保有余,进攻就还是别妄想了。

    找死也不是这样的!

    相比起那些平民和小贵族官僚,这些大贵族对秦云更加的不感冒。在他们看来,秦云是比纣王还要不稳定的一个因素。最重要的是,秦云比昏聩的纣王更加的有段,更加的难缠,对他们的威胁也更大。

    但是同样的,他们也绝对不会小觑秦云的能耐。

    “难道满朝上下,就没有一个人能够为孤王分忧吗?”纣王看着气氛变的格外怪异的大殿,顿时一股怒火怎么也止不住,当场就想要杀人泄愤。

    大殿之内,仍然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一人敢在此时开口。就连那些往日嘴吐莲花的佞臣们,也同样如此,甚至恨不得将身子缩起来,消失在纣王的面前。

    “郎中令,你来说。”纣王阴鸷的目光扫视了一圈,最后狠狠地盯在郎中令赵里的脸上,气势凶狠地说道。

    郎中令赵里没想到突然天降祸患在他的头上,不过谁让他是殿内众臣最没有底气的一个,本身完全靠着阿谀奉承上位的。此时被纣王那凶狠的眼神一瞪,当即心中一惧,没了头脑,语气害怕的断断续续地道:“大……大王……微臣……微臣……”

    “好了,不用说了,废物!”纣王恼怒地挥打断郎中令赵里的话,看着这个往日宠臣的丑态,心中的怒火越发的高炽,几乎要把他燃烧起来。“来人,把这个废物带下去,炮烙而死,全家抄斩。”

    “啊!大王,饶命啊!大王,饶命啊……大王,大王……”

    郎中令赵里直接被吓瘫了,全身软成一团,瘫倒在大殿上,哪里还有平日里的嚣张跋扈,只有一副可怜兮兮的丑态。他绝望地被殿前武士拖出大殿,嘴中不停的求饶,还在不住的以祈求的眼神望向纣王和殿内众大臣。

    可是,此时纣王正满心的怒火,哪里还会管他。而平日里郎中令赵里依仗纣王和妲己的宠幸,可谓是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到处树敌。此时此刻,又有何人会为他去触怒盛怒之中的纣王。

    随着郎中令赵里的惨嚎声逐渐消失在大殿中,大殿上的氛围越发的凝重,连一些举足轻重的大贵族也在严阵以待。此时的纣王明显已经渐渐开始失去理智,要是做出什么冲动的举动出来,熟悉纣王性情的众臣那是一点也不会感到奇怪。

    纣王凶狠的扫视着殿下众人,那仿佛要吃人的眼神看着众大臣一阵心惊肉跳。到最后,纣王更是豁然起身,‘铿’的一声将周边悬挂着的一柄宝剑拔出,直接走下台来。

    “太仆令,你来说。”纣王直接来到最靠近的一个重臣的面前,用着凶狠的眼神望着面前这个垂着头,冷汗不断冒出的大臣,眼中的杀毫不掩饰。

    “微臣……微臣……啊!”

    太仆令结巴了两下,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就被纣王直接一剑劈了,血溅三尺高。

    众臣看到这个情况,心下同时一惊。要知道,太仆令可不是之前那个郎中令赵里能相比的,其本身就是一个大贵族,自大商立朝以来,世代都为大商王朝掌管王上的舆马和马政,统领着王朝上下所有的畜牧,可谓是位高权重,是大商王朝最顶级的大贵族和大官僚之一。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今日却莫名其妙的被纣王所斩杀,如杀一只鸡一般。看的当场殿内所有人都心下一寒,兔死狐悲之心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