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六百一十四章 真正的杀手锏
    ,。

    秦云这才猛然发觉,他对修行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了然于心,许多地方仍然是一无所知,大多都只是依样画葫芦,跟初通的懵童没有什么区别。

    “匠气太重,毫无灵性!”秦云心中自言自语道。

    他这才想起,以前他看小说中对那些越几阶作战的主角都是不屑一顾,认为太过于脱离现实。真实的世界之中,那里有那么多的‘猪脚光环’。可是现在猛然醒悟,才发现自己是坐井观天了。

    “自己只是一介庸人啊!”秦云心中不禁有些自嘲道。

    这一瞬间,秦云觉得脑海中灵光大放,仿佛顿悟一般,无数的武学感悟浮现在心头。可是灵稍纵即逝,还没有等秦云反应过来,这种感悟很快的就消失了,顿时让秦云产生了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不要急,既然已经发觉,还有着感悟,那么迟早有一天会跨进这个门槛的。”秦云心中给自己打气道。

    虽然灵光稍纵即逝,并没有让秦云的道行突飞猛进,仍然处于地圣、也就是太乙金仙的境界。可是秦云却感觉自己对天地似乎比往日多了一层明悟,仿佛往日蒙尘的视野一下子清晰了许多。

    秦云再度望向皇宫,猛然发现自己似乎看到了有着百余道身影隐藏在皇宫之中各个角落。他们就这样默默地潜伏在皇宫之中,每当有箭雨触及的时候,都会自然而然的向着旁边滑开,看不出半点的破绽。

    秦云现在的情况很是神妙,他的一身修为被封印,虽然灵魂无碍,却是无法使用神识,与一般的普通人无异。可是他现在也不是用肉眼发现宫廷秘卫的身影,而是一种奇怪的情景。怎么说呢?无法解释,有些类似于天赋能力、特异功能之类的。

    秦云在心中思忖了半晌,最终‘老土’的总结道。

    “听我命令,风神射三百人一组。第一组目标西南五十度角,第二组目标东南三十度角,第三组……”秦云开口道。

    既然零散的利箭无法对这些神秘的宫廷秘卫产生威胁,那么秦云就用数量来堆积,量多了也会产生质变。更何况身边还有着小柔这样一个强大的射,可以拾遗补缺,避免疏漏。

    有着秦云的指挥,风神射的攻击总算不在是无效化,当即就有近十个目标被击杀。其他的宫廷秘卫一看情况不对,再也顾不得隐藏身形,迅捷如电的向着秦云扑来。

    他们做了擒贼先擒王的打算。毕竟,风神射加上血龙骑足足有六千余人,还都不是普通的精锐军队,足以完爆他们,更别说还有着不少的修行高在一旁虎视耽耽。

    但是秦云既然出了,又怎么可能会无功而返,更不会让对方轻易的翻盘。不等他明声下令,血龙骑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两千余道压缩的血刃向着宫廷秘卫铺天盖地而去,瞬间将对方淹没。

    宫廷秘卫虽然厉害,修为也是极强,但是他们最厉害的地方还在于隐蔽和瞬间的杀伤上。要是正面对战,就算是大罗金仙颠峰,乃至于准圣境界的大高,也不会正面与精锐的军队发生冲突。打不打的过且不说,就算最后侥幸获得了胜利,那付出的代价也是极为惨重的。

    再说,宫廷秘卫的修为看上去似乎都不错,最次的也是真仙境界,还有着不少的金仙境界。可是他们毕竟不是正规修炼上来的,而是用特殊段强行提升的。有着强大的后遗症不说,此后的境界也就此停滞了,能力也比同境界的高逊色不少,起码弱了半个境界左右。

    因此,经历了箭雨和血刃的不断洗礼,即使宫廷秘卫有着特殊的段避免伤害,可是仍然无法承受如此多的攻击。毕竟,秘术在好,也有一个限制。

    等到宫廷秘卫靠近秦云千米的时候,原本近百人的宫廷秘卫已经只剩下不到五十人。看这趋势,似乎不用等到这些宫廷秘卫近身,就已经完全被消灭了。

    秦云眉宇一皱,宫廷秘卫的表现似乎有些名不副实。看起来仿佛是因为这些宫廷秘卫的弱点被秦云发现,这才给予了对方致命的一击。毕竟单从之前的情况来看,宫廷秘卫已经很是神秘莫测,让人心悸。可是秦云总感觉,作为殷商王室的底蕴之一,宫廷秘卫绝对不会那么简单,一定还有什么未知的。

    “小心!”

    还没有等秦云想出个究竟,突然听到王翟大喊了一声,秦云来不及思索,当年学武时候的下意识反应使了出来,一个懒驴打滚,狼狈的翻出了这个位置。

    就在秦云翻倒的时候,几道寒芒在他原本站着的位置闪现。从那几道寒芒的方向来看,对应的位置分别是他的脑门,咽喉,心脏等要害位置。再加上寒芒中浮现出的一丝绿色和黑色,明显有着剧毒和一些莫名的诅咒,要是秦云还站在原本的位置,恐怕要当场毙命,连救都无法救回来。

    “找死!”

    小柔大怒,中的破天弓闪烁出耀眼的青铜色光芒。在这一瞬间,青铜色光芒大放,几乎将附近的天地都完全染成青铜色,周围千米之内的空间完全被凝固住了,几道若隐若现的黑影出现在附近。

    箭一射出,顿时分裂成无数支箭,将方圆千米之内都完全笼罩在其中。每支箭上都闪烁着危险的青铜色光芒,更有一种无形黑洞般的深邃,仿佛能将人的魂魄都吸入其中,永不超生。

    与此同时,王翟的脸上也闪过一丝羞红之色。作为阵法的主持人,却无法发现阵法内敌人的踪迹,甚至被敌人欺上前来,这对主持阵法的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侮辱。更别说,王翟一向以自身的阵法造诣为傲,这样不啻于是赤裸裸的打他的脸啊!

    王翟脸色一青,中的混元幡飞速的晃动了起来,幡上的图案在这一瞬间仿佛‘活’了过来,一股无形的威势从幡上传出,很快的遍布了整个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