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六百一十九章 罪己诏
    ,。

    朝歌城中,原太师闻仲的府邸,如今已经是喧闹一片,来往之人几乎将附近的大道填塞。

    闻仲一生清修,除了几个记名弟子以及秦云这个正式弟子之外,再无一个亲人。闻仲战死绝龙岭,余庆、吉立等记名弟子也跟着一起殉葬,秦云当时又不在朝歌。偌大的一个太师府,再无任何人居住,原本已经有些日渐败落了。

    秦云入主朝歌后,没有回到原本的府邸,而是来到了太师府。他独自一人在太师府待了一晚后,第二天受封太师、天下兵马大元帅,随即入住太师府,太师府重新焕发了生。

    秦云住在太师府,太师府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新的帝国中心,已经初步代替了皇宫的地位。每日来往的人多不胜数,除了公事上的外,更有着许多打着不同心思的人前来拜访,人流络绎不绝。即使是原本闻仲在世的时候,也没有如此的热闹。

    至于皇宫,因为大部残破不堪,秦云没有这个金钱,更没有这个心思去修缮。除了纣王所居的皇宫花园几乎完好外,其他的地方都任由去了。秦云更派了心腹部将领着一部血龙骑(三百人),一部风神射(五百人),还有着两千神武军精锐驻扎在皇宫外,守护(看管)纣王。

    对于这些来客,秦云虽然不耐,却不能一概望外推。不管秦云愿不愿意,朝歌的稳定,还有许多仍然处于大商管辖的地方,都离不开这些人的出力。虽然这些人都是一些原本的中层,却正好符合秦云的要求,也能够尽快的将原本大商管辖的地方安定下来。

    毕竟,秦云不是长久留在这个世界,而是需要尽快的积蓄力量,对付日渐强大的西岐。付出一把不用的沙子而能获得所需的,再吝啬的人也不会舍不得随处可见的沙子。

    至于原本辅助纣王平定天下的雄心壮志,已经随风消散而去……

    大堂之上,秦云高坐主位,下面两侧坐的都是秦云的心腹部下夏飞、窦荣、彻地夫人、魔家四将,张奎和高兰英等人,就连商容也在其中,居坐在秦云的左位。

    如今的商容,已经再次接这个偌大的帝国。有着之前的经验在,再加上遍布朝野的门生故吏,他很快的就将朝政重新稳定下来。虽然大商已经不如往昔,但是深厚的底子仍存,对秦云接下来的大事有着巨大的作用。

    “商大人,朝歌现在的情况如何?”秦云高坐在主位上,神情上的威严更加深重了一分,微睁着双眼问道。

    商容微微欠身,道:“已经稳定了下来,如无意外情况,将不会在有反复。”说到这里,商容情不自禁的望了秦云一眼,又迅速的低头。要不是秦云将朝歌的顶级贵族以及一众高级贵族一网打尽,他也不可能如此快的将朝歌稳定下来,同时心中对秦云的心狠辣再度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看来闻仲的死,对他的改变着实不小。”商容心中叹道。

    秦云微微点头,又转过头来对着夏飞问道:“那亳、蕃、雇、霍、孟、郑、镐、偃师、垣曲等城池如何?”

    亳、蕃、雇、霍、孟、郑、镐、偃师、垣曲等城池均是环绕在朝歌周围的城池,主要分布在黄河中下游流域,是大商帝国贵族、官吏及军队主要居住的地方,又是许多行业的工业作坊的所在地和进行交换的场所,还有就是盐、铁、铜等资源丰富的地方,十分的繁荣。

    甚至可以说,亳、蕃、雇、霍、孟、郑、镐、偃师、垣曲等城池俱是大商王朝的精华所在,掌握了这些城池,那就基本上掌握了大商王朝直辖势力的一半以上。

    “已经降服,偶有反抗,也已经平定。如今,亳、蕃、雇、霍、孟、郑、镐、偃师、垣曲等重要城池,均已经在掌控之中,安排了重兵守卫。”夏飞起身,面色平静地回答道。

    如今,夏飞已经是自秦云以下军中第一人,隐隐的与主管政事的商容并列。

    “嗯。”

    夏飞是秦云一提拔起来的,对于他秦云还是比较放心的。

    随后,秦云又询问了一些军政事物,商容、夏飞,甚至窦荣、彻地夫人、魔家四将,张奎和高兰英等人都一一起身回答,大部分都是突袭朝歌后的善后事宜。

    此番突袭朝歌,出击的都是秦云麾下最精锐的军队,几乎都是出自于神武军。此战下来,损失的兵力却并不少,大约有一万三千余,还有着几乎同样数量的伤员,大都是铲除那些贵族和攻打皇宫的损失,让秦云、夏飞等人心痛不已。

    这些可都是他们这九年来费尽心血,一点一滴打造出来的。如今一战几乎伤了元气,难怪自夏飞以下的将领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完全没有一点攻克都城的喜悦之情。

    但是相比起取得的最终战果,这点损失还是可以接受的。

    一番论事下来,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迅速的流逝,眨眼已经是从清晨到下午,已经接近黄昏时分了。眼看着论事就要结束,大家都要散去,秦云微一沉吟,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开口说道:“对于大王,你们怎么看?”

    话音一落,原本有些杂声的大堂瞬间安静了下来,气氛也由轻松变的凝重了起来。

    夏飞、窦荣、彻地夫人、魔家四将,张奎和高兰英等人互相对视一眼,又迅速的收回目光,却没有一个人开口。大家低着头,一言不发,仿佛地下刻有着无上的修炼经典,让他们难以抬头,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

    商容望着秦云,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身边的人暗地里死死的拽住。他心中挣扎了良久,微微轻叹一声,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秦云环视了大堂下众人一眼,神情淡然地开口道:“大王受奸人蛊惑,宠信谗佞,不义诛妻,不慈杀子,不道治国,不德杀大臣,罪孽深重。因此,我欲让大王下罪己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