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六百二十章 乾纲独断
    ,。

    “大王受奸人蛊惑,宠信谗佞,残害忠臣良将,杀妻逼子……比干、孙寅、方天爵、李烨、李燧等大臣相继惨死,中宫原配姜皇后、西宫黄妃、馨庆宫杨妃也都无一幸免……不义诛妻,不慈杀子,不道治国,不德杀大臣,此等滔天罪孽,不给天下一个交代是不行的……”秦云环视了大堂下众人一眼,神情淡然地开口。

    “因此,我欲请大王下罪己诏。”秦云最后掷地有声的说道。

    “罪己诏?”

    商容、夏飞、窦荣、彻地夫人、魔家四将,张奎和高兰英等人顿时全部懵圈,有些弄不懂其中的意思。最近怎么了,大帅的口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新名词,让他们好是一阵费解。

    罪己诏:是古代的帝王在朝廷出现问题,比如国家遭受天灾、政权处于安危之时,自省或检讨自己过失、过错发生的一种口谕或文书。它通常是在三种情况下出现:一是君臣错位,二是天灾造成灾难,三是政权危难之时。用意都是自责,只是情节轻重有别罢了,更是一种政治段。

    在古代的典籍里能够找到的最早“罪己诏”模本,是《尚书》中的《汤诰》和《秦誓》。文字比较详细并且能够作为模本的,是《吕氏春秋》里出现的这句后代“罪己诏”常用的格式语言:“余一人有罪,无及万夫……”讲的是商汤罪己的故事。所以,“罪己诏”的起源,古人认为是从“禹、汤罪己”开始的。

    据古籍记载:大禹登上帝位后,有一次,无意中看见了犯罪的人,就伤心地哭了起来,左右问其故,禹曰:尧舜之时,民皆用尧舜之心为心,而予为君,百姓各以其心为心,是以痛之。

    禹见民心涣散,深感内疚,认为自己没有当好这个帝王,于是自省自责,主动承担失查和保护的责任。商灭夏后,汤也布告天下,安抚民心,此布告史称《汤诰》。在“汤诰”中,汤检讨了他自己的过错。禹、汤“罪己”,收到了预期的效果,后来经附会神化,遂成为后世皇帝效法的“罪己诏”。

    历史上第一次明确地颁布“罪己诏”的人是汉文帝。公元前一七九年,有人建议汉文帝要早立太子,汉文帝不同意,就颁“诏”说:“朕既不德……”意思是说,如果我现在立太子,就是更加加重了我的不道德。最有名的则是汉武帝的轮台罪己诏,也是历史上第一份内容丰富、保存完整的“罪己诏”。

    听到秦云叙说了“罪己诏”的意义后,商容等人顿时心中一阵动摇,却没有一个人开口。在这个时代,人君比之后世还要神话,不是称之为‘皇帝’,更不是称为‘天子’,而是称为‘人皇’,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直到了周朝末期,天地异变,再加上周天子长期大权旁落,人皇之称才逐渐消失。等到赢政登基后,人君才称‘皇帝’,不复‘人皇’之称。等到汉朝后,更是进一步退化,自命君权神授,是秉承天意治理天下,故称‘天子’。

    而此时,就算纣王打算自称为‘天子’,恐怕天庭的那位也不敢接受,人族无数隐藏的大能说不定会将整个天庭掀翻。这个时代,人族的势力经过三皇五帝的苦心经营,是真正的达到了颠峰的时候,堪称三界第一大势力。而天庭却还是处于草创时期,大猫小猫两三只,能够真正称的上大能的没有几位。

    不是如此的话,区区一个封神之战,背后如何站着如此多的圣人,几乎没有一个缺场。人族的势力太大,又是天定的主角,对于他们来说实难掌控。相比起后世随便一个修行者就能轻王侯,凌凡尘,此时的修行者的‘待遇’简直是惨不忍睹。同时也可以看出,人族的实力在这一战中究竟受到了什么样的重创……

    即使如此,这些圣人也不敢在明面上逆天而行,而是如钝刀子割肉一般,无形中慢慢的削弱整个人族的实力,让人族自己猪脑子打成狗脑子,一塌糊涂。

    夏飞、窦荣、魔家四将等人脸上闪过一阵兴奋,却没有言语。对于秦云向来约束的军政分离,他们这些武将心知肚明,此时也就没有发表意见,而商容心中却是好一阵挣扎。

    对于秦云说的“罪己诏”,确实是一个十分高明的段。要是换做纣王本人来说,商容肯定高声赞同,并大加欣慰。可是此时由秦云说出,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要是真的让纣王颁布“罪己诏”,那么恐怕纣王的威信会再度大幅度的跌落,甚至一跌而落到谷底。

    但是,眼前大敌当前,秦云的主意又如此之好,让他放弃委实有些舍不得。再说,目前的形势也由不得他做主,看样子秦云是已经铁了心要如此了。

    当下,商容也只得轻声说道:“确实是一个好主意,不知道大王那边……”

    当了那么多年的大商丞相,他心中对大商,对纣王还是没有那么容易放下的。

    “大王那边已经同意。”秦云直接说道。

    这话倒是不假,秦云确实跟纣王说了一声,但是也就只是说了一声。而且纣王经过这次大变后,性情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知道是因为朝歌的陷落和自己的被软禁,还是秦云的话给予了他巨大的打击,他的性格变的有些平和,再无以前的暴戾和霸气,十分平淡的接受了。

    不过此时此景,他就算是想霸气也霸气不起来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秦云不顾商容还想说什么,直接决定道。

    本来,他也只是将自己的决定说出来,并不是为了跟商容等人商讨。关于军政事物,他或许还会跟商容、夏飞等人商讨,但是有些事情却是需要他乾纲独断,并不是任何事情都需要众人商议的。

    “……”

    商容看着秦云容色如铁的神情,默默地闭上了嘴巴。他身后还有着一些秦云麾下的文官,也默契的没有开口,只是互相望了一眼,眼神中似乎在交流着什么,兴奋、担忧、恐慌、欣喜、敬畏,不一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