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六百二十八章 劈没了……
    ,。

    宗庙制度是祖先崇拜的产物,人们在阳间为亡灵建立的寄居所即宗庙。商朝宗庙制度,一般认为: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合而为七。所谓昭、穆,是指宗庙中位次的排列,自始祖以下,父曰昭,子曰穆,按照世次递邅排列下去。而诸侯五庙,二昭二穆,与太祖之庙合而为五。大夫三庙,士一庙,庶人不准设庙。

    别看似乎只是普通的设庙祭祀,但是在这个时代,都有着严格的控制。比之后代的科举登龙门,两者之间的差距简直不能以道里计。准许设庙,比之现代的光宗耀祖还要强上百倍,无数的家族为此而奋斗了十年、百年,甚至千年的都有,困难的程度是真正的比登天还难。

    这种极端的荣誉感和家族使命,是现代许多人都无法理解的,是比生命和尊严都要重要无数倍的东西。说句不客气的话,后世人所倡求的尊严、生命、爱情,甚至所谓的理想与之相比起来都有若微末一般。

    那是一个家族数十代,乃至上百代人一代代传承下来的使命和荣光,堪比泰山之重。即使以元静宣的冷静、智略和野心气度,此时也是无法抑制住心中激荡的情绪。

    哪怕元静宣自视甚高,认为这一天终究会到来。可是会如此突如其来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还是让他忍不禁眼睛瞳孔扩散,口中不住的喘着粗气,一时难以自我。

    元静宣良久之后才勉强平静下来,他有些疑惑地望着秦云,似乎没想到秦云居然如此轻易的将‘大杀器’丢出来,这着实出乎他的预料,让他甚至开始怀疑起秦云真实的心思。

    要知道,在此十年前甚至是这近十年来,秦云向来可是以和纣王狼狈为奸,不分世间尊卑,败坏礼仪,善于‘欺凌’贵族而闻名天下的!

    现在突然有了如此大的转变,难怪元静宣会胡思乱想。

    不过不管怎么样,馅饼已经丢出来了,而且还如此的具有诱惑力,自然不愁没人上钩。就像元静宣,虽然心有疑惑,可是值此天赐良,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的。

    “如此重诺,还是大庭广众之下说出,那定是不会反悔的。”元静宣心中忖道,胸口的热血开始如火一样燃烧。

    “敢不从命。”元静宣大声地说道。

    秦云微微一点头:“本座就静侯静宣的佳音了。”

    会议的时间并不长,只是花了近一个半时辰就结束了,秦云早就为这一天做好了准备。但是离开的人无不精神抖擞,容光焕发,脸色红润的都有些不正常。

    但是无论外人如何打听,始终没有打听出具体的东西,反而更为这次的会议添加了一份神秘感。

    秦云自然不可能真的把希望放在元静宣的身上,三天后,秦云在朝歌郊外誓师,率领着三十万大军向着青龙关而去。甚至早在这之前,秦云已经派窦荣、彻地夫人、还有孔宣、邱引等人已经先一步赶往青龙关,负责抵御住姬昌的八十万大军。

    而魔家四将、张奎和高兰英,还有风林、韩荣、余化等人全都汇聚在秦云的身边,随着秦云的征讨大军一同出发。而黄飞虎则被秦云留在朝歌,和商容一文一武总理朝歌的一切事物。也就只有黄飞虎和商容他们两人,有着足够的威望和实力,才能够坐镇好后方。

    但是关于皇宫,秦云还是没有交给黄飞虎和商容,而是派着心腹部将看守。除了原有的两千神武军精锐,一部血龙骑(三百人)和一部风神射(五百人)外,秦云还另外加派了一部风神射(五百人)以及一千神武军的精锐。

    如此一来,单是皇宫附近的兵力就多达近五千人,而且战斗力不匪,足以抵的上一支三万人正规大军。

    朝歌郊外,已经设好了祭天台。三十万精锐大军将祭天台方圆十里围堵的满满当当,无数的旌旗在风中猎猎作响,甲胄上反射的光芒直照幽冥,刚猛肃杀之气充斥天地,仿佛将天都压低了几分。

    祭天台台高九丈九,象征着九九至尊,人族共主,乃是商朝君王祭天之用。秦云倒也毫不客气,不怕折寿,直接将祭天台拿来当作大军出征前的祭祀之用。

    甚至要不是这个时候大军出征前必须要祭天,秦云甚至懒得走这一遭。反正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后,与这个世界的天道就不怎么感冒。

    三十万大军一阵肃穆,小柔、魔家四将、张奎、高兰英、风林、韩荣、余化等一众大将立在祭天台下,仰望着秦云一步一步走上祭天台顶,神情各异。

    秦云来到祭天台顶,首先出现在他眼前的是那传说中的九鼎,是在和氏璧出现之前,人族奉为象征国家政权的传国之宝。

    相传,夏朝初年,夏王大禹划分天下为九州,令九州州牧贡献青铜,铸造九鼎,象征九州,将全国九州的名山大川、奇异之物镌刻于九鼎之身,以一鼎象征一州,并将九鼎集中于夏王朝都城。《史记·封禅书》:“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皆尝亨鬺上帝鬼神。遭圣则兴,鼎迁于夏商。周德衰,宋之社亡,鼎乃沦没,伏而不见。”

    甚至关于九鼎,还有一个传说:据说,夏朝末年,夏桀无道,商汤灭夏,那时夏朝据说也有九个鼎,自动飞向商都,此事说明商汤革夏命,顺应天意,连九鼎都自己飞过来了,都不用抢。

    秦云很想围着九鼎仔细的打量打量,但是思及台下的三十万大军,秦云还是强行忍住了这个冲动。

    这可是真正没见过的东西啊!之前怎么没有想到前来见识见识。

    秦云心中一阵懊悔。

    秦云表面上仍然庄严肃穆,他将三柱香插入九鼎前面,嘴中若有若无的开口。可是声音太小,离台下也太远,下面的将士都无法听到秦云在说什么,不过神情中都是一阵肃穆。

    突然,晴朗的天空中突然响起一声巨大的霹雳,一道无法形容的白光闪现,直劈向祭天台上。光芒转瞬即逝,等到那阵刺眼的白光消失后,所有人都惊讶的看到,那三柱香……被劈没了……

    劈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