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六百二十九章 不速之客
    ,。

    香……被劈没了……被突然出现的晴天霹雳给劈没了……

    这是一个极度不好的兆头……

    无数的将士们看到这一幕,心中顿时慌乱了起来,原本在刀山火海的战场上也毫不畏惧的眼中竟然出现了惧怕的神色。天降异兆,还是如此凶恶的异兆,十分的不妙。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此行不受上天的眷顾,逆天而行,恐怕会天降灾祸。

    “嗡!”

    这个意外的情况顿时让原本一片肃穆的大军不由得议论开来,无数嗡嗡作响的声音聚集起来,犹如大浪滔天一般。秦云立在祭天台上一动不动,仿佛被吓着了。台下的小柔急的就想往上冲,却被夏飞和魔家四将等人牢牢的拦住。

    值此祭天的重要时刻,除了秦云外,任何人都不能上祭天台,否则就是等于对天不敬。所以哪怕出了如此异况,夏飞和魔家四将等人也只是焦急地望着,不敢越前一步。

    祭天台上的秦云半天没有动静,原本还有所收敛的大军越发的喧杂开来。即使魔家四将以及张奎和高兰英等人极力想要维持住秩序,可是终究威望不够,只能够约束住原有的麾下八万神武军,其他二十余万军队则完全束无策。

    毕竟,这个时候,他们总不能够用军规和杀伐来震慑住底下的大军。

    不止那些低层的将士们,就连军中的一些中高级将领也是面现畏色,心中不断乱转。甚至要不是有着秦云的威望强行压制着,再加上之前的犒赏全军振奋士气,恐怕此时的三十万大军都已经开始哗变起来。

    即使如此,情况也是十分的不妙,大军之中变的越来越混乱。

    “苍天云兮~护天方,君王威兮~慑宇内!……天道有常,地道有方,人道有序,万古伦常,不可违逆……天道昭昭,地道煌煌,人道渺渺,鬼道乐兮!……”

    突然,一道高亢的声音响彻整个祭天台附近,竟然将三十万大军的声音都压了下来,清清楚楚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甚至如闪电般直射向内心深处。

    “大胆!”

    夏飞最先反应过来,厉声大喝一声,当即转头望向东处的某个方向,声音正是从那边传来。

    只见一个高冠道袍、仙风道骨的道士正满脸平静的走过来,身形飘飘欲仙,十分的具有卖相。即使被军士们围住刀枪加身,高冠道士也没有丝毫畏惧,而是云淡风轻的被军士压到了夏飞、小柔等人的面前,神情依然淡然……还有着高傲和眼神深处那一丝潜藏的畏惧和无法抑制的毁灭欲望。

    三十万大军云集,还都是修为高深的精锐之军,又由百战名将统领,凛冽刚猛的军气直斥这片天地之间,方圆百里之内排斥着一切的神通道法。除了圣人以外,恐怕就连准圣面对这个情况,恐怕也要小心翼翼才好,一不小心的话,说不定就会有陨落的危险。哪怕是圣人,心中也要微微变色。

    这个情况,又是何等的不可思议。以凡人之力,居然可以动摇那高高在上的圣人之心,在那些自视甚高的修行者看来,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大逆,心中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更要想办法毁灭。

    也就是大千世界经历过这种情况,那场令无数人闻之色变的血战过后,大千世界中才没有人敢在小看那些凡人,更没有人敢小看由凡人组成的军队。如今的大千世界,虽然依旧是以修为高深者称尊,但是修军的力量也不容小觑。

    不过这个世界的情况,恐怕会是另外一种结局!

    ……

    此时这个时代正是炎黄人族傲视四方的时代。

    这个时候的人族,正是人族最辉煌的时候,不敬天,不尊地,不信神,不礼佛,不畏妖,不惧鬼。他们一腔热血,只跪祖先,只奉君王,杀伐无情,将人族的势力发展到了颠峰。无数的妖魔鬼怪,神通高士惨死在人族大军的刀枪下,为人族的辉煌增添了一分血色的韵彩。

    “杀了!”夏飞望着这个神情一直平静的高冠道士,眼中闪过一道寒光,突然冷声说道。

    小柔和魔家四将以及张奎和高兰英等人一愣,却没有出声。秦云不在的时候,他们已经习惯夏飞暂时主导一切。再说,这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兼之他们也觉得这个高冠道士怪异,都没有开口反对。

    高冠道士神情不动,心中却一震:好果决、好狠辣、好无情的将军!

    “神武侯,可愿听在下一言。”

    好在高冠道士早有准备,不理会夏飞等人,直接对着祭天台上最大的目标大声喊道,在第一时间吸引住秦云的注意力。

    “不好!”夏飞心中一凛,却没有在做任何动作。

    夏飞由秦云一从微末中提拔起来,鞍前马后近十年,甚至如今成为秦云麾下第一人,可以说是最了解秦云性格的一个。

    秦云平时看似不揽权,性情也颇为和善,但是夏飞深知秦云平和性情那不容违逆的性格和惟我独尊的禀性。平常的时候秦云非常好说话,甚至触犯一点极忌讳也不打紧,但是一旦触犯到秦云的底线,那么秦云会在瞬间如同世间最冷漠的人,毫无半点的感情可言。

    其实,这也是秦云的自我保护方式中的一种。他经历过太多世界,太多的人,要是性格还是如当初的那么感性,恐怕此时秦云早已经崩溃了。

    良久之后,祭天台上传来了秦云平淡的声音。

    “说!”

    高冠道士心中已经高速运转起来,听到秦云那似乎没有改变的声音,当下心中就是一喜:秦云定是受了惊吓,此时说不定还未回神,要不然也不会强行压制,以平淡的口气说话。如此这般,只要稍加恐吓糊弄一番,大事成矣!

    只是高冠道士没有看见秦云的神情,要不然他决不会如此作想。祭天台上的秦云神情平静,漠然的眼神深处似乎有着一抹无法掩藏的火焰在跳跃。他半仰着头,望着天空,嘴角扯出了一抹弧度。

    似微笑,似嘲讽,似决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