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姜子牙伐纣
    ,。

    云中子没有理会威严道人几人,而是继续转头望向朝歌的方向。在他的眼中,只见原本空无一物的朝歌上空正盘旋着一条常人肉眼无法看到的七彩巨龙,张牙舞爪,正是人族龙气的化身。巨龙似乎感应到了云中子的目光,停止了盘旋,威严的龙目瞪着云中子,龇牙咧嘴,似乎在警告对方。

    “大势已成,气运大炽,万法不入!”云中子嘴中喃喃地说道,脸上的神色不知是喜是忧。

    许久之后,威严道人才壮着胆子小心翼翼地对着云中子问道:“师叔,那现在怎么办?……而且,清风子的仇我们也不能不报啊。”

    这些阐教三代弟子本事还没有学全,但是阐教一脉相传的护短和小心眼倒是一点也不差。

    云中子微微点头,眼神复杂的望着朝歌,似乎在望着某人,心中也做出了某种决定,或者说是坚定了某个信念:“现在的形势已经不同了,大世之争,小段已经没用了。走,我们回西岐,真正的大幕就要拉开了。”

    说罢,云中子转身就走,毫不拖沓。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么就没有什么好耽误的。威严道人几人见状,连忙跟在其后。

    ………………

    同一时间,姜子牙正式上书姬昌,起兵伐纣。

    不知为何,原本三人同盟是准备以清君侧为借口的。但是突然之间,西伯侯姬昌、南伯侯鄂顺和北伯侯崇侯虎同时改口,宣布正式与商朝决裂,起兵反商。

    这其中的隐秘,恐怕只有少数人才知道。

    虽说早在多日之前,西伯侯姬昌、南伯侯鄂顺和北伯侯崇侯虎就已经在西岐金鸡岭祭天,告示天下,结成同盟。姬昌为盟主,南伯侯鄂顺和北伯侯崇侯虎为副盟主,气势惊人,震惊天下。可是三方势力纵横交错,彼此之间勾心斗角,想要完全聚兵于一处,一同发力,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好在姬昌多年经营下来的威望不错,再加上屡挫大商大军,连闻仲也陨落在姜子牙的中,先天占有了巨大的优势。在加上姬昌段高超,总算使得南伯侯鄂顺和北伯侯崇侯虎将伐纣的总兵力交由姜子牙全权统管,负责伐纣大业。

    这天,联盟总算准备好了一应的兵马钱粮,姜子牙立刻忙不迭的上出师表。

    大殿之上,姬昌高高坐在主位上,南伯侯鄂顺和北伯侯崇侯虎分座姬昌的左右,殿下是满堂的文武,姜子牙的声音在大殿之上响起。

    “进表丞相臣姜尚:臣闻惟天地万物父母,惟人万物之灵。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师。惟其克相上帝,宠绥四方,作民父母。今商王受弗敬上天,降灾下民,流毒邦国,剥丧元良,贼虐谏辅,狎侮五常,荒怠不敬,沉湎酒色,罪人以族,官人以世;惟官室、台榭、陂池、侈服以残害于万姓;遣厥先宗庙弗祀:播弃黎老,昵比罪人;惟妇言是用,焚炙忠良,刳剔孕妇;崇信奸回,放黜师保;屏弃典刑,因奴正士;杀妻戮子,惟淫酗是图,作奇技淫巧,以悦妇人;郊社不修,宗庙不享。商罪贯盈,天人共怒。今天下诸侯大会于孟津,兴吊民伐罪之师,救生民于水火,乞大王体上天好生之心,孚四海诸侯之念,思天下黎庶之苦,大奋鹰扬,择日出师,恭行天罚,则社稷幸甚,臣民幸甚!乞赐详示施行。谨具表以闻。”

    一番话将纣王贬的是不能在贬了,天下所有能够说的出的罪名都压在了纣王的身上。但是大殿之上的人却听的津津有味,尤其是姬昌、鄂顺和崇侯虎三人,心中暗赞不已,性情粗豪的崇侯虎更是脸上神采飞扬。

    何故?

    倒不是崇侯虎等人跟纣王有什么大仇,实在是以臣伐君,有违伦礼天道,不好好的粉饰一下怎么行。姬昌、鄂顺和崇侯虎三人默默地交换了一个眼色,最后还是姬昌开口:“丞相此表,虽说纣王无道,为天下共弃,理当征伐;但古语有云:‘不可以臣伐君。’今日之事,天下后世以孤为口实。纵纣王无道,君也。孤若伐之,谓之不忠。孤与丞相共守臣节,以俟纣王改过迁善,不亦善乎。”

    虽然姬昌等人心中是恨不得立刻同意,但是表面工夫还是要做的。尤其是姬昌,几十年如一日的装下来,语言恳切中带着哽咽,神情沉重,着实是好演技,看的鄂顺和崇侯虎两人是目瞪口呆。

    姜子牙与姬昌君臣多年,默契那是非同一般,当即站出来朗声道:“话虽不错,但天下诸侯皆布告中外,诉纣王罪状,不足以君天下。臣恐误国之事,因此上表,请王定夺,愿大王裁之。”

    姬昌还想在装一下:“既是其他诸侯欲伐成汤,听他等自为。孤与丞相等人坐守本土,以尽臣节;上不失为臣之礼,下可以守先王之命。不亦美乎?”

    “惟天为万物父母,惟人万物之灵,亶聪明,作元后,元后作民父母。今商王受荼毒生民,如坐水火,罪恶贯盈,皇天震怒。今大王行吊民伐罪之师,正代天以彰天讨,救民于水火。如不顺上天,厥罪惟均。”姜子牙慷慨激昂道。

    上大夫散宜生是西岐的老臣,此时见火候已到,也连忙上前奏道:“丞相之言乃为国忠谋,大王不可不听。今天下诸侯大会金鸡岭,大王若不以兵相应,则不足取信于众人,则众人不服,必罪我国以助纣为虐。倘移兵加之,那时反不自遗伊戚。况纣王信谗,屡征西土,黎庶遭惊慌之苦,文武有汗马之劳,今方安宁,又动天下之兵,是祸无已时。以臣愚见,不若依丞相之言,统兵大会孟津,与天下诸侯陈兵商郊,观政于商,俟其自改,则天下生民皆蒙其福,又不失信于诸侯,遗灾于西土;上可以尽忠于君,下可以尽孝于先王,可称万全之策。乞大王思之。”

    这一下子,什么台阶都给姬昌铺好了,姬昌也不在矫情。而南伯侯鄂顺和北伯侯崇侯虎也是连连开声,‘劝导’姬昌,姬昌也就顺势下了这个台阶。

    “既然如此,但凭大夫主张;即拜丞相为三军大将军,专师征伐之事。”姬昌神情一变,威严地说道。

    “诺!”姜子牙意气风发地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