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初战得胜
    ,。

    青龙关外。

    姜子牙率着八十万大军来到青龙关外,一路上可谓是浩浩军威,杀气冲天。在如此浩荡的军威下,原本雄峻的青龙关显得有些渺小,仿佛旦夕间就可破。尤其是青龙关上毫无动静,似乎被军威所慑,一众西岐将领更是面露喜色,信心满满。

    惟有姜子牙神色凝重,脸上毫无半点笑容,眼神沉重。杨戬心细,发现姜子牙神情不对,不由得上前问道:“师叔,可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姜子牙轻叹一声,道:“神武侯纵横天下,威名赫赫,连东伯侯一脉都被他所灭,可见绝非是浪得虚名之辈。青龙关乃是卡住我西岐北伐的第一道防线,重中之重,神武侯绝对不会如此轻易的放……青龙关上看似毫无动静,可是却不见任何惊慌失措,可见已有能人在内,规纪军律,整顿军伍,绝非原本一个区区左道之士丘引所能够做到的。”

    最后,姜子牙叹息道:“此战难矣!”

    大战之上,不怕那些神通高能之士,那最多也只是呈一时之能。怕的就是那些精通行伍的将领,败而不馁,坚韧不拔,是战场上所有将领的噩梦。

    这也是闻仲死后,所有西岐将领人人为之欢呼雀跃的原因所在。

    旁边的一众西岐将领听之,顿时闻之色变,原本的好心情荡然一空。他们转头望向前面的青龙关,看着这座已经屹立了数百上千年而不倒的雄关,所有人的心情都不禁恶劣了起来。

    单论兵力和其他一些微妙的方面,就算是三方联军,也抵不上已经坐镇神州数百年的大商王朝。他们的优势之处在于人和,有着大量的神通高能之士前来相助,野战几乎是无往而不利。而此时他们想要攻克青龙关,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青龙关本身雄峻不用说,当初就是为了抵御那些无法力敌的凶兽所建立。虽然后来随着人族壮大而渐渐没落,大商定鼎天下后,更是沦为内陆关卡,但仍称的上人族雄关之一。

    青龙关屹立了数百上千年,关内上下几乎都浸透了千年来所有英魂的守卫之血,刚猛浩瀚的军人铁血意念充斥于这片关内的附近空间之中,形成了一个方圆十里的伪‘法域’,对神通高能之士的排斥和压制达到了一个顶峰,几乎赶得上朝歌这样的人族都城。

    这样的情况下,除了杨戬等少数几个兼而修行武道的修行者外,其他的修行者几乎成为了一个摆设,毫无作用。

    “扎营,备战。”姜子牙望着前方雄峻的关卡,大声地命令道。

    “诺。”

    ……

    此时,青龙关上,窦荣、彻地夫人、孔宣、邱引等人正静静的站立在关卡上,冷眼望着关外的滚滚大军。在他们身边的,正是神武军磐石营的将士,他们神情冷漠的守卫着,即使面对着八十万大军,脸上也毫无半分惧色。

    “这些兵士虽然称不上精锐,但是也堪一战,不可小觑。”窦荣仔细地观察着三方联军,冷静地说道。

    彻地夫人也在一旁连连点头。

    “大人说的哪里话,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罢了。不用几位大人出,末将一人就足以料理他们了。”邱引性情狂傲,当即大声说道。

    窦荣眉头一皱,又很快松开,对着邱引微微一笑,继而转头对着孔宣问道:“孔大人以为如何?”

    早在来之前,窦荣就被秦云仔细吩咐过,说孔宣有大能。如果要镇守好青龙关,必须与孔宣好好合作,才能确保万全。

    “些许宵小,不足为虑。”孔宣傲然地说道。

    作为世间第一孔雀,又有着五色神光神通在身,孔宣的高傲是发自骨子里的。即使对于闻仲,孔宣也是一贯如此,毫无半点改变。

    窦荣心中微微不爽,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平静地说道:“那接下来的大战,就麻烦两位了。”

    孔宣淡然地点点头,显然没有将对面的三方联军放在心上。邱引大笑出声,神情之中有着几分得意。

    次日,姜子牙在关下搦战。窦荣、彻地夫人、孔宣、邱引等人也没有怯战,摆出兵马,双方对峙。

    姜子牙望着对面窦荣一方的大军,神情越发严重,环顾左右说道:“是神武军磐石营,此营军士乃是神武侯亲创,所部皆是百战余生的精锐,此战恐不好打矣。”

    “丞相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末将愿意先取一功。”

    说话的正是西岐元老南宫适,官拜西岐大将军。周文王赴朝歌时,曾命“外事托于南宫适”;伯邑考进京,也命“军务托付南宫适”,可见其在西岐的地位之高,哪怕姜子牙也无法夺其辉煌。南宫适使一杆大砍刀,勇冠三军,在军中威望极高。也只有他,才敢在军中当面对着姜子牙如此反驳。

    姜子牙也不生气,淡淡的一笑:“既然如此,那就麻烦将军去阵前走上一遭了。”

    “末将领命。”南宫适大声应道,转头向着阵前而去。

    随着擂鼓声响起,南宫适一马当先,大叫道:“哪个敢来一战?”

    “小儿狂吠,本将来送你一程。”

    邱引拍马而出,当即与南宫适战成一团。南宫适大喝一声,舞刀直取,两马相交,刀枪并举,战有三十回合。邱引虽然狂傲,但是本事还是有的,一杆枪使得如风驰雨骤般,势不可当。

    南宫适身为前西岐第一大将,除了神力惊人外,一身武艺也是纯熟无比。一杆大砍刀在他中忽轻忽重,玄妙无比,只把丘引杀得汗流脊背,只有招架之功,更无还兵之力。

    “此才第一阵,若是败回大营,日后哪里还有脸见人。”邱引心下暗思。

    眼见邱引就要败下阵来,西岐一方众人脸露喜色,只有姜子牙神情不动。只见邱引一掩枪,勒马就要往自方阵营败退而走。南宫适哪里能放,随后就要追来,将邱引砍翻在地,领得这北伐第一功。

    突然,只见丘引顶上长一道白光,光中分开,里面现出碗大一颗红珠,在空中滴溜溜只是转。丘引大呼道:“南宫适,你看吾此宝!”

    南宫适不知所以,抬头看时,刹时只觉得神魂飘荡,一会儿辨不知南北西东,昏昏惨惨。‘嘭’的一声,南宫适已经被丘引一枪穿心,翻倒下马。

    西岐元老,前西岐第一大将——南宫适,就此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