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六百六十三章 劝说
    ,。

    秦云感受了一下灵魂之中,时空塔正在镇压着鸿蒙紫气,促使其源源不绝的释放出一缕缕紫色光芒,修补着他残破不堪的灵魂。虽然现在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也足以让秦云心情大悦。

    从一个完全能自主自己命运的强者,陡然间变成一个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其中的滋味是那些没有切身体会的人无法知晓的。现在从新恢复了希望,虽然只是一丝微不可见的希望,可是仍然让秦云振奋起来。

    不怕路途遥远,就怕始终没有希望!

    秦云收敛了一下心中的兴奋,转身向着密室外走去。夏飞和小柔一直守在门口,秦云说了一声‘走’,径直向着内库外走去。夏飞和小柔身体一震,连忙紧跟其后。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在望向密室一眼。

    秦云离开内库后,与童锋和许风又见了一面,随即就往汜水关而去。两天后,秦云的身影再次现身与汜水关之中,从头到尾也只有五天不到的时间,除了少数几人,其他人根本不知道秦云去了一趟朝歌城。就算那少数几人,也只会以为秦云去朝歌是有要事,绝对不会想到与其他事情有关。

    随着秦云的归来,汜水关的局势也越来越严重,双方之间大战的气氛已经非常浓烈了。秦云一方二十八万大军,西岐一方六十万大军,双方近百万大军盘踞在汜水关这方圆不到百里的地方,炽烈的军气形成两根通天圆柱,贯彻九霄,气势一触即发。

    与此同时,两边的暗潮也开始剧烈的涌动起来,波云诡谲。

    西岐,新建的北伯侯府。

    自从北地被攻破的消息传来后,北伯侯崇侯虎的脾气就一日坏过一日,不仅对盟友横鼻子竖眼,对待下属更是动不动就雷霆大作,弄的一众下属苦不堪言,离心离德。周文王姬昌和南伯侯鄂顺也知道这点,所以有事没事也不来找崇侯虎,也省得双方的关系越来越差。不过,这反而更加引起了崇侯虎的嫉恨,认为姬昌和鄂顺落井下石,心中如火一般燃烧。

    这天,崇侯虎正在一个人在府邸里喝闷酒,突然一道年轻人从门外直接走了进来,开口就道:“北伯侯崇大人,不知道现在是否愿意听在下一言了?”

    声音的主人赫然是许久没有出现的元静宣,早在三个月前,他就秘密潜伏到了西岐,只是一直没有现身。直到北地被攻破的消息传来后,元静宣当场大笑三声,当日便向着北伯侯府而去,一直隐藏到今日。

    “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就不怕我一刀宰了你吗?”崇侯虎斜了一眼元静宣,又喝了一口闷酒,语气中透着不善地说道。

    “当然怕!不过,我给北伯侯带来了一件礼物,相信北伯侯见了之后绝对不会在想杀我。”元静宣高声说道,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哦!”崇侯虎没有怎么理会元静宣,仰头又是一口闷酒,越喝心中的火焰就越是高涨,几乎将他整个人燃烧起来。他心中发狠,要是元静宣此次再大发狂词,他非得一刀宰了对方不可。

    元静宣看着崇侯虎的神情,心中也大致明白对方想的是什么。不过他没有丝毫畏惧,只是拍了拍,又有两道身影从门外向着房间内走来。

    崇侯虎此时已经微醉,只是随便瞄了一眼,就没有任何动作,仍然埋头喝酒。别看他现在好像落魄了,可是仍然不可小觑。单是这间屋子内,就起码有着数十个高时刻紧盯着,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闯进来的。

    “大哥!”

    一道崇侯虎熟悉不已的声音响起,顿时让崇侯虎神情一呆,中的酒杯‘碰’的一声落地。酒香四溢,显然这酒非同小可。不过此时崇侯虎根本没有在意这些,他不敢相信地转头望向对方,这道熟悉的身影不是崇黑虎还是哪个?

    “二弟!”崇侯虎站了起来,上前几步,一把抓住崇黑虎的肩膀,激动地说道。“真的是你,二弟?你没有死?”

    “正是小弟。”崇黑虎也激动地抓住崇侯虎的,“大哥,小弟愧对你啊!”

    崇侯虎反握住崇黑虎的,激动地说道:“不用说这些,不用说这些,只要你平安就比什么都好……对了,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这一切都是申道长的功劳。”崇黑虎说道。“大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申公豹道长,小弟的救命恩人。”说着,崇黑虎一指身边的另外一个人。

    申公豹满脸微笑,对着崇侯虎微微一欠身。

    崇侯虎没有怠慢,拱说道:“申道长救吾兄弟于危难之中,在下不胜感激。如果日后有用的着在下的时候,请道长尽管开口。”

    崇侯虎就是崇侯虎,再怎么也改不了他那个性格,原本不错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总有股不舒服的感觉,仿佛是高高在上的恩赐一般。好在申公豹也不在意这些,闻言只是微微一笑,平静地点了点头。

    崇黑虎脸上有些尴尬之色,随即转移了话题。一番寒暄之后,崇侯虎总算想到了什么,神情立刻阴沉了下来。

    “二弟,你投靠了神武侯。”

    即使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崇侯虎仍然不敢直呼秦云的名讳,由此可见秦云在他心中的积威之深,还有在天下人心中的地位。

    崇黑虎一愣,还没有等他开口,申公豹已经先一步出声了。

    “北伯侯此话差矣,神武侯与侯爷一样,俱是大商的臣子,份属同僚,又何来投靠一说。”申公豹温和地笑道。

    崇侯虎一听,没有说什么,不过脸上的表情却大为松缓。不过在表面上,崇侯虎仍然死硬道:“什么同僚,现在我和神武侯是敌对双方,哪里还有什么同僚之情。”

    说归说,但是崇侯虎语调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什么话都没有说死。

    申公豹一听,哪里还不明白崇侯虎早就不一样了,当下又说道:“哈哈,北伯侯乃是国之干臣,本来该与神武侯一同辅佐朝纲。可惜姬昌小儿阴险,陷侯爷与不仁不义的境地,还处处针对侯爷,其心可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