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心动
    ,。

    崇侯虎没有说话,但是背后没有人看到的拳头猛地一紧,显然申公豹的这番话说到了他的心里去。说实在的,四大诸侯中他是唯一一个不想反的,也是唯一一个愿意商朝一直持续下去的。

    很简单,纣王没有触碰到他的利益,他还是那个天下四大诸侯之一,风光无限,何必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造反。再说,就算造反成功了,他的位置也不会有多大的变化,难道姬昌还能够把那个至尊之位让给他不成。自始至终,他都是被时势这股巨浪推上姬昌那条贼船的。

    可惜的是,现在一切都有些晚了。

    “道长言重了,周文王的贤名天下皆知,人所共赞。反倒是神武侯,鬼迷心窍,一心与天下为敌,恐怕时日不远矣!”崇侯虎表面上不动声色地说道。

    “哈哈,北伯侯此话差矣。”元静宣哈哈大笑道。“如今我家侯爷已经平定北地和南方,再加上东部,天下已经有五分之四在其中,大势定矣。武成王黄飞虎不识天数,妄图谋乱,不用我家侯爷亲自出马,也是旦夕平矣,由此可见一斑。反观姬昌,穷兵黩武,以天下一隅之地,意图对抗天兵,实在是取死之道,真正的祸事近矣。要是北伯侯再不脱身而去,恐怕也要受此贼连累,万古难以翻身。”

    说话的同时,元静宣还不忘瞄了申公豹一眼,心中充满了戒惧。原本只是他一人,现在加上一个来历不明的申公豹,他顿时紧张了起来,这可是关系着他前途的大事啊!

    有竞争才有动力,但更多的是压力啊!

    申公豹也注意到了元静宣的眼神,不过他只是淡淡的一笑,没有在意。两人的层次不同,注定了以后不会有什么交集,又何必在意这么多。

    崇侯虎顿时哑然,想要出声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元静宣的每一句话都说到了他的心里去,让他心中一阵翻滚。

    “是啊,大哥。”崇黑虎也加入劝说的行列。“姬昌此人阴险,如若再拖下去,恐怕你我兄弟最后一分本钱也要失去,不是被夺走,就是成为他姬昌大业的炮灰。与其如此,还不如放一搏,怎么也比如今半死不活来要强的多……”

    崇侯虎本就不是一个多坚定的人,伐纣大业的不顺早就让他心中有所动,要不然也不会那么长的时间也没有动元静宣一下,更悄悄的将其藏在府中那么长时间。此时再经崇黑虎、申公豹、元静宣三人的连番劝说,或软或硬,心中早已经乱了方寸,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好了。”崇侯虎猛地一挥打断崇黑虎下面的话,语气疲倦地说道。“你们都下去吧,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崇黑虎欲言又止,现在的局势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应该迅速决断,哪里还有时间拖延。不过他深知崇侯虎的脾气,此时崇侯虎是什么话也听不进去,只得不甘地退出了大堂。

    崇黑虎、申公豹、元静宣三人走出屋外百米之远,元静宣突然停住脚步,望向崇黑虎,眼光幽幽地说道:“崇大人,你说北伯侯爷会同意吗?”

    崇黑虎身体一颤,含糊地说道:“应该会同意吧。”

    “应该?”元静宣如电一般的眼睛盯着崇黑虎,直把他盯的浑身发毛,毫不客气地说道。“崇大人,你自己十分清楚,你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一旦目标没有达成,后果你也应该知道,那不是你能够承受的。”

    申公豹闻言也停了下来,饶有兴致地望着崇黑虎,没有说话。

    崇黑虎半晌没有说话,只有真正经历了,他才知道对面那人的可怕。虽然西岐一方有着六十万大军,可是他仍然不看好西岐这边,哪怕秦云就是毁了崇家的罪魁祸首。

    不错,他应该恨秦云,可是他更怕秦云,怕到了骨子里!

    “崇大人,万一事有不谐,你明白应该怎么做吧。”元静宣冷笑一声,拍了拍崇黑虎那几乎与他身高平行的肩膀,潇洒地甩袖而去。

    崇黑虎身形巨颤,他望向申公豹,用几乎祈求的语气道:“道长……”

    申公豹摇摇头,同样大踏步离去,只是临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句话:“一切就看道友自身的选择了,贫道也不好开口,但愿一切都顺利吧!”

    崇黑虎呆立在原地,望着元静宣和申公豹远去的身影,久久没有举步……

    ………………

    天色已近黄昏,战场之上仍是鼓声擂响,杀气冲天。数十万余身披铁甲的将士,正分成两方在不大的平原上倾力厮杀,血流成河,无数的尸骸四下遍布,几欲成人间鬼蜮。

    秦云没有让麾下将士全部进入汜水关中,汜水关也堆不下这么多人。他除了在汜水关布置了两万兵马,堪堪用于守城之外,其他的军队全部调到汜水关外,分扎成两个大营,犹如巨人伸出的双,与汜水关交相呼应。

    秦云一方虽然兵力较少,却更加的精锐,气势上也更盛一筹。在这宽达十余里的巨大阵线上几乎是压着西岐一方打,屡屡挫败对方的攻势,压迫着对方的优势大军,整齐而有效率的收割着生命。每当出击的时候,总是刚将对面击溃又立时退回,返回到后方的营垒之内,依托修彻的工事死守,并不追击。

    而西岐一方只得一次次溃败,又一次次再次投入猛攻,在那绞肉般的营垒前,无数的将士一片片的倒下。

    姜子牙端坐在战阵之后,看着己方的损失越来越大,脸上一片铁青。而在他身旁两侧的,不是阐教的弟子,就是联军一方颇有名望的大将。此刻却是议论声纷纷,噪杂声一片。

    “至开战之日起,如今已经第三日了。三天时间,我等顿兵在此,死伤近十万,却不得寸进。再如此下去,只怕等到我们这六十万大军全部战死,也无法突破此地,这该如何是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