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决战一
    ,。

    秦云的心中其实并没有他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定,甚至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哪怕一丝的把握,一直都是在赌和闯,全靠一股冲劲。没办法,面对圣人这等的存在,就算秦云修为仍在,又有着再多的准备又能够如何?

    可是,飘雪的沉睡,闻仲的死亡,还有小柔、夏飞等人的誓死追随,这一系列的情况,都让秦云再也无法停止住脚步,只能一个劲的继续往前冲,冲向那未知的前方……

    一个时辰后,秦云望着面前脱胎换骨的两千零二十六名血龙骑,心情喜悦之余也有些沉重。虽然秦云已经尽可能做足万全的准备,可还是足足有一百一十名血龙骑最终还是没有熬过去,永远的倒在了造化池中。

    这也是血龙骑涅盘重生,成为顶级修军所必须经历的阵痛!

    如今的血龙骑,变的更加内敛了,原本的锋芒毕露此时有如藏在鞘中。平时还罢,一拔出就必将惊天动地,所向披靡。秦云看着大变样的血龙骑,心情沉重之余也不禁有些舒缓,还有着一丝压抑不住的兴奋。

    他终于将顶级修军练出来了!

    “秦战。”秦云叫出了血龙骑统领的名字,这也是第三任血龙骑的统领。

    第一任血龙骑统领是秦云本人,那时侯血龙骑足足有三万,只是比一般精锐更加强悍一些的军队,与大千世界一般的修军等同。而第二血龙骑统领则是夏飞,那时侯血龙骑经过重新整编,已经不足五千,却堪比大千世界中的称号修军,已经称的上秦云中的王牌,在秦云中屡立战功。

    秦战是血龙骑第三任统领,也是在夏飞统领神武军全军的时候接任的。在他中,血龙骑达到了此界的巅峰,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比之大商御林军也更胜一筹。而且,虽然秦战没有夏飞那么高的统略和谋算,却是更加适合血龙骑的统领,他将血龙骑的所有本事发挥的淋漓尽致,将血龙骑的运用达到了一个极至。

    “末将在。”秦战站了出来,对着秦云行礼道。

    “立刻整队,赶往汜水关,等候命令。”秦云说道。

    “诺。”

    ………………

    汜水关外的战场越发的激烈,双方已经彻底杀红了眼。半个月的鏖战下来,双方都付出了巨大的伤亡,流出的血液几乎将整片平原染红。

    此时,西岐联军一方的六十万大军如今只剩下四十万不到,伤亡率高达三成以上。要不是姜子牙铁腕压制,再加上阐教弟子的倾力协助和软硬兼施,恐怕此时的西岐联军已经崩溃了。

    而汜水关这边,虽然占有地利,但是损失也绝对不小。二十八万大军还有二十万左右,神武军四大营中磐石营至今没有恢复元气,只是负责守卫汜水关。而天锋营和天马营屡屡抵挡住西岐那边的疯狂攻击和高暗袭,深入敌众,冲锋奔袭,伤亡最是惨重,已经有四成以上的伤亡率,是几乎要退出战场的趋势。

    而韩升、韩变的万刃车阵也因为太过于引人注目,被西岐一方的修行高所破,直接实行斩首战术,以巨大的代价将韩升、韩变斩杀当场,万刃车阵被破。

    只有天魔营要好一些,还保持着八成左右的人数,和风神射是现今商军战场上唯二的中流砥柱。

    这天双方又是厮杀了一天,鸣金过后,双方都在默默的舔舐着伤口。姜子牙的大帐内,联军一方的将领已经全部聚集了起来,在大帐中吵吵囔囔。

    “姜丞相,这战不能在打下去了。”

    “姜丞相,我军伤亡太大,实在是无以为继了。”

    “姜丞相,开恩啊!我下的兄弟们都快打完了,你好歹也给我留点种子啊!”

    “姜子牙,就算你是联军元帅,也不能这么糟蹋我们下的将士吧!告诉你,如果你不给我一个交代,别怪老子翻脸。”

    “丞相,半月下来,将士们已经实在不堪战了,要不暂时修整一段时间,恢复一下军心士气?”

    “……”

    也不怪联军一方的将领如此气急败坏,实在是此战的险恶是他们从未经历过的,伤亡之大更是远超他们的想像之外。尤其是北伯侯崇侯虎和南伯侯鄂顺一方的,几乎已经伤到了根基,难怪他们要如此。要不是西岐境内周文王一直拉着北伯侯崇侯虎和南伯侯鄂顺好言劝说抚慰,恐怕北伯侯崇侯虎和南伯侯鄂顺都直接提刀上门来了。

    姜子牙却不怒反笑,和声地说道:“诸位将军不用着急,大胜在即,一点伤亡也是必不可少的。只要等到攻克汜水关后,后面再无半点阻拦,商军精兵强将全灭,伐纣大业也可以圆满完成,岂不美哉!”

    “说的好听,汜水关是那么容易攻克的吗?这大半个月下来,我们连一次汜水关的城头都没有上去,还言什么攻克汜水关?”一个联军将领没好气地说道。

    姜子牙微微一笑,也不生气,仔细地分析道:“这大半个月下来,相信诸位也看到了,商军久处内地,没有多少可战之军,也就只有神武军和万刃军可堪一战。但是现在,神武军四大营中磐石营、天锋营和天马营已经被打残,万刃军的法术也被破,没有危险性,只余一个天魔营。”

    姜子牙看着渐渐平静下来的联军将领,继续说道:“我军兵多,尚且如此疲惫,商军就更不用说了。现在正是商军强弩之末的时候,只要我军微微一用力,商军必将崩溃。”

    这也是事实,要不是如此,以天锋营和天马营的实力,也不会伤亡如此惨重,到最后几乎是被活生生拖垮、累垮的。

    “可是丞相,”一个西岐的将领迟疑地开口道。“就算商军已经是强弩之末,可我军也好不到哪里去,将士们疲惫不堪,厌战情绪也开始产生,无法一举击垮商军。到了那个时候,反而处于被动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