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六百八十一章 见面
    ,。

    近两年的时间过去了,武则天仍然是那么的风华绝代,甚至身上比以往更加多了几分尊贵雍容的气息,更加显得高高在上,凛然而不可侵犯。

    这两年时间,她已经逐步将秦国的大权渐渐的掌握在上,连元国公赵复那等枭臣也不得不臣服在其麾下,心服口服。至于其他的一公九侯,也都在她的掌握中,更别说朝堂之上了,那更是铁打的江山。

    可以说,她现在是秦国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无人再敢撄其锋芒。

    当然,除了北方三州例外!这几乎已经成为了武则天心中的一块最大的心病。

    而下首的上官婉儿的身上则没有多少变化,只是又增加了几分文静知性的气息,宛如大家闺秀一般,那些职场‘白骨精’的精悍逼人的女强人气息一点也没有在她身上显现出来。

    紫宸殿仍然一如既往的安静,只是偶尔有笔墨声传出。突然,武则天开口了:“他出现了?”

    上官婉儿抬起头来,望向武则天。武则天上的笔仍然没有停,但是上官婉儿看的出来,武则天的心乱了。

    “出现了,在三天前。”上官婉儿知道武则天在明知故问,可是仍然放下笔,对着武则天微微一躬身,恭谨地答道。

    自始至终,两人都没有说出‘他’的姓名,却是彼此心中都清楚那个人到底是谁。

    武则天猛地停下了笔,微微一顿,放下了中的笔,右向后一摆。伺候在后的两个宫女微微一礼,当即退了下去。

    “他……还是出现了!两年了?他这次出现又代表着什么呢?”武则天顿感头痛,似乎每次秦云消失后又突然出现就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他第一次消失又突然出现就直接扫平了秦家,将秦家掌握在中。随后更是毫不犹豫的清洗北方三州,不仅贵族世家几乎全灭,就是其他势力安插的暗探也几乎被一扫而空,直到现在外人都难以在北方三州立足,造成天下各大势力对北方三州的情报信息严重不足。

    秦云的第二次消失又突然出现更是造成了惊天波澜,北方三州被他彻底掌握在中,匈奴几乎族灭,残余的也都被他接收。而元国公赵复更是落得一个灰头土脸,实力大损。就连她自己,也没有讨到什么好果子吃。要不是从其他地方有所弥补,恐怕她也是受创匪浅。

    最起码,北方三州已经跟她离心离德,几乎已经成为了一个独立王国,现在连最起码表面上的恭谨也没有了,更别说上缴赋税之类的天方夜谭。

    武则天不是没有查过秦云突然消失的情况,其实不止是她,只要是有心人都查过,可是没有一个有结果的,连秦云如何突然消失的也不知道,更别说消失的这段时间去了哪里?

    秦云的神秘,与他麾下那群能臣的神秘出现一样,让人总是感觉很不舒服,完全没有底。

    现在,秦云是第三次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了,这次又会出现什么惊天大变呢?想到这里,武则天顿时感到头都要大了一圈。

    “要不,我去神龙城走走?”上官婉儿说道。

    武则天神情一凝,沉声说道:“婉儿你说的不错,确实是应该去神龙城一趟。不过去的不是你,而是朕。”

    听到武则天的话,上官婉儿好悬没有一个跟头栽倒,她脸色抖变,连声反对道:“陛下万金之躯,怎么能够冒如此之险,置天下江山于危难之中。万一镇国公心有二意,那陛下就危险了。再说,现在咸阳城中也离不开陛下,还是微臣走上一遭吧。”

    “呵呵,你不行。”武则天轻笑一声,摇了摇头。“要是在两年前,你还能够代表朕去,可是现在不行。要是朕不亲自走一趟,事情总归无法完全定下来。”

    上官婉儿默然,知道武则天说的不错。两年前她还能够和秦云平起平坐,可是两年后的今天,镇国公府代表的力量已经不一样了,足以和武则天平起平坐。要是上官婉儿再次代表武则天前去,则有些轻视镇国公府的意味。

    这点,是武则天无论如何也不允许的。

    说句难听的,镇国公府和元国公府比起来,武则天竟然是更愿意相信镇国公府。虽然镇国公府跋扈异常,可是秦国上下却没有一个人视镇国公府为叛逆,连武则天也不认为。不仅如此,其他几国竟然也没有一个前来拉拢镇国公府的。

    具体的原因,除了秦云的大军始终没有出北方三州外,镇国公府这几百年下来的名声也是非常重要的,就连他国人士也不相信镇国公府会背叛秦国。

    尤其是有着上任镇国公秦风这个前车之鉴。

    这也是武则天愿意冒险前往北方三州的原因之一。

    “那微臣立刻安排梅花卫先行一步,微臣也去打一个前站。”上官婉儿只得无奈地应道。

    “梅花卫可以安排,同时也可以派人先通知那边一声,但是你要留下来,帮助朕稳定咸阳的局势,不能让其他人发现朕离开了咸阳城。”武则天断然地说道。

    上官婉儿再次无奈地应道:“诺。”

    ………………

    半个月后,神龙城、观星台上。

    观星台是神龙城中最高的建筑,通体由最坚硬的青灵金石修筑而成,台身上小下大,形似覆斗。台面呈方形,用罕见的云玉铺垫。台高近二十米,台下边宽三十米多,上边约为下边之半。在台身北面,设有两个对称的出入口,筑有金石踏道和梯栏,盘旋簇拥台体,使整个建筑布局显得庄严巍峨。

    秦云端坐一旁,望着对面的人,双眼目光炯炯。虽然他早已闻对方大名多时,也曾经准备与对方见上一面,可是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来的如此之快,来的如此突然,让他颇有些措不及之感。而且对方的一举一动,都让他惊艳无比,发自心底的赞叹,甚至有些舍不得转移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