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七百二十五章 色戒(下)(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

    “混蛋!”

    夏冬青终于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走过去一拳甩到赵吏身上,打在了赵吏的肩头,赵吏几乎是被推到玻璃上。但他却没有丝毫生气,只是哈哈大笑,仿佛在嘲讽着些什么。这笑容让小雪十分的害怕,忌惮的如蛇蝎一般。

    “小雪现在都已经这样了,你还在这儿胡说八道,你到底有没有人性啊!”夏冬青大怒道。

    赵吏还是在癫狂的大笑:“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吧,我本来就没有什么人性”说着把向夏冬青伸去,被夏冬青一把拍开他的,神情中满是厌恶。

    “你赶紧把那个药从她身上剥离开!”

    夏冬青几乎以命令的口气对赵吏说道,这还是他第一次敢于如此对赵吏说话。

    “是她自愿的。”赵吏一指向小雪,神情中满是诡异。“药不是我给她的,是她自己用血签订共生契约,我得需要她的配合才能帮她,小雪?”

    赵吏看向小雪,此时,小雪竟然一言不发。夏冬青见状,连忙走到她的身旁,劝解道:“小雪,可能有些事情,你还不太明白,其实你也不太明白。不过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现在的想法是错的,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你会越陷越深的。只要你同意,让赵吏把你身上的药剥离掉,一切就会好起来的,一切就能回到从前……”

    “回到从前?”小雪看着夏冬青,嘴中喃喃地轻声说道。

    随即,她站了起来,眼神变的极为冷漠:“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回到从前?从前我灰头土脸,就连我自己的男人都对我没性趣。如果说,这个是药,那么药没有害我,它救了我。药让我不再平庸一辈子,它给了我一个走向成为自己想要的自己的会!”

    “可那就不是你了!”夏冬青双眼瞪大,急声道。

    “我还是我!”小雪坚持道,“只不过变漂亮了!”

    “小雪!”赵吏此时情绪终于有所收敛,“漂亮有时候只是种假象,想想,白天……”赵吏忍不住把摸向自己的脸,那挣扎的表情恰到好处。

    “你说我和药的融合,是因为药听到了我心里的呼喊是吗?”小雪丝毫不为所动,冷冷地说道。“我心底的呼唤就正是我最需要的,我和药的结合没有错!”

    “小雪,你再好好想想!想想你的家人朋友,到时候,他们都会认不出你的!”夏冬青激动地说道。

    小雪一扬脖:“朋友没有了,可以再交。家人,家人希望我快乐,我很喜欢我现在的自己!”

    “可是一个人怎么能心甘情愿的成为另外一个生物的器皿呢!”夏冬青完全不能够理解。

    “如果这个器皿可以更漂亮的话,那么我愿意!我愿意!”小雪彻彻底底地陷进了她自己的世界。说罢,她头也不回地转身就离开了。

    赵吏看着小雪离开,最后叫了一句:“如果后悔的话,随时来找我!”可是小雪没有半分回头的意思,骄傲的不屑一顾。

    昏黄的路灯光里,小雪的影子再没有了人的模样,而是变得无比臃肿、庞大,头部尖尖的就好像是一个狐狸的脑袋被灯影投射下来的效果,背后一群好似狂蛇一样的尾巴,在飘舞,一条、两条、三条、四条……九条尾巴……

    秦云冷眼看着,那恍如巨大臃肿的狐狸黑影,怪异的扭过了头,好似嘲讽的一样看了一眼秦云。随后,狐狸黑影从小雪的脖子里,慢慢的钻入她的身体里……

    “找死!”秦云一把将瓶子捏的稀烂,眼神中透着熊熊的杀。

    “她怎么变成了这样?”夏冬青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这么多年……”赵吏开口了,眼神有些迷茫。“我见过很多这样的宿主,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大的……”赵吏忍不住用来比划,那讥讽的笑声十分刺耳。

    突然他又换了副嘴脸,继续道:“小的,丑的,美的。一旦她和药,深深融合,夜幕降临了,高的变矮的,矮的变高的,大的变小的,小的变大的,丑变美,美变得更加的美艳!”赵吏的由上滑到下,又由下拉到上,左右摇摆,神经质地描述着。

    赵吏顿了顿,然后望向夏冬青:“……但是她们当中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不知道她们本身有多好。她们只想变成别人眼中想让她们变成的样子,多悲哀!”

    赵吏越说越激动,犹如神经病一样,近乎疯癫一样低吼着,歇斯底里的声音,从未有过:“我跟她们每一个人都说过!我可以帮她们脱离!但是她们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tm的不愿意剥离!她们宁愿做一时的女王,不愿意做一世的平庸。就为了这么一点点的美丽,她们可以放弃友情,亲情,爱情……这就是,所谓的tm的人性!”

    赵吏最后猛地一把指向夏冬青,毫不留情地、狠狠地道出了人性中极为丑陋的一面。

    他也想帮助她们,对于赵吏而言,或许他现在看似确实没有什么人性,但在他的心底,一直都将自己视做一个人,一直都存在着这么一点点的希望,希望人类还没到让贪婪嫉妒妄想吞噬,望着她们哪一天会回过头来,那时他依然会真心实意地帮助她们剥离她们所不想要的困境。

    他一直都愿意,但是人类不愿意,那些所谓的人性,竟然恰恰是让她们变得没有人性的根源。赵吏把香烟‘扑通’扔进茶杯里,那被灭掉的香烟,就像是那救赎不来的恶劣人性,宁愿灰飞烟灭,也不愿意恢复善性。

    夏冬青没有再看向赵吏,只是看着在茶杯里灭掉的香烟,他默默地拿起杯子,起身倒去。或许他终于明白,赵吏说的都是事实,而自己,有时候能做的事情,也只有那么多。

    “你想出?”赵吏不知何时来到秦云身边,语气沙哑地说道。

    秦云没有说话,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难道是为了救那个女人?”赵吏不解地说道。“即使你去救她,恐怕她也不会领情,还是会继续下去,白费无用功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