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七百二十七章 冥王阿茶
    ,。

    正当秦云眼神变的有些痴迷的时候,脑海深处的时空塔突然一动,让秦云猛地清醒过来,恶狠狠的眼神扫视着半空中的‘药’。

    “找死!”

    或许秦云本身无法对‘药’起到完全克制的作用,但是雷火神鸦不同。《天罡金乌阵》本身属于秘术,雷火神鸦自然也不同于一般的灵兽,对于这类希奇古怪的东西很有着相当的针对性。

    随着秦云心念一动,六只雷火神鸦同时高亢的激昂一声,无数的火焰瞬间将‘药’包围。‘药’本身就是强弩之末,又被雷火神鸦所克制,不到一时三刻,‘药’就被拿下了。

    “这就是所谓的‘药’?所谓的另外一个维度的生物?”秦云反复看着中的‘药’,这种东西跟一些希奇的妖怪很像,却又完全是两个物种。

    “不同的世界,造就了不同的世界观,也造就了不同的东西。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正当秦云唏嘘的时候,突然身子一颤,一股无比庞大的压力猛地凭空出现骤然压在他的身上,几乎当场将他压趴下。“嘎吱”“嘎吱”声响成一片,仿佛要将秦云浑身的骨头都彻底碾碎。

    秦云强撑着痛彻欲裂的双腿,尽可能站的笔直,就是不肯倒下。他竭力的想要抬头,却始终无法抬头,只能看到视线面前出现了一双黑色的鞋子。

    “好硬的骨头!”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分不清男女。“人类中大部分都是软骨头,有这样坚硬骨头的只有少数,难道你是道武山的?”

    “你是谁?”秦云咬牙艰难地说道。

    这短短几个字仿佛耗尽了他全身的精力,话一出口,秦云当场一个踉跄,险些跪倒在地。不过最后秦云还是以莫大的意志,强行将身体提了起来,但是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秦云五脏俱都受到重创,几乎扭成一团,全身上下的骨头更是瞬间折断了七成以上。

    “我,你可以叫我冥王。”来人仍然是那副男女莫辩的语气,“看来你不是道武山的人,要不然你们家那位应该提起过我,你也不会如此的无知。”

    “冥王?阿茶!”秦云瞬间明了了,这应该与赵吏有关。

    他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冥界也没有他的信息,怪不得会引起冥王阿茶的注意。只是秦云想不到的是,冥王居然如此轻易的出,之前不是说她做了数千年的‘宅女’吗?怎么就因为这么一点事情出来。

    “冥界没有你的信息,也不是道武山的人,更不可能是昆仑的人,还真是神秘啊!”阿茶轻笑地说道,神情中带着一丝的戏谑。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人类,最纯正不过的人类。”秦云感到身上压力没有那么大了,但仍然无法抬头。

    “人类?!”

    冥王阿茶轻笑一声,似嘲讽似思念,许久没有出声。秦云深吸一口气,尽力的恢复,脑海中在飞快的运转,思索着这个脾气无常的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还没有等秦云思索出什么头绪来,冥王阿茶已经再度出声了:“嘻嘻,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人,只要你成为了我的契人,那你就是我的人了。”

    此时,冥王阿茶的声音不在是男女不辩的声音,而是一个娇俏的声音。

    秦云头上青筋直冒:“我还不是死人,成为不了你的契人。”

    “哦,看来你对我冥界的事情也不是一无所知啊!”冥王阿茶的语气有些玩味,“那又如何,只有那些鬼差的契人只能是死人,我冥王的契人又岂是生死所能够左右的。”

    说着,冥王阿茶走到秦云的面前,一指点在秦云的眉心间:“奉吾之命,与汝结契,天地众生,日月轮转,契!”

    冥王阿茶的声音刚落,秦云只觉得眉心间一阵微痛。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秦云的眉宇间突然出现了一个金光闪闪的‘茶’字,随即又迅速的隐入了进去。

    秦云顿时觉得与面前的冥王阿茶有了一丝微妙的联系,但是他属于被契约的一方,根本无法感觉到多少。而冥王阿茶同样如此,秦云的灵魂深处有着时空塔坐镇,她也是一无所获。

    “有意思!”冥王阿茶不怒反喜,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采。

    “记住了,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要是被人欺负了,报我的名号,我罩着你。”冥王阿茶说完身影就消失了。因为走的快,最后一句中冥王阿茶的语气明显带着笑意,秦云却根本没有听出来。

    此时的秦云,正懊恼地站直着身体,情绪有些波动。

    “出师不利啊!还没有来多久居然就被冥王惦记上了。”秦云本身也知道,恐怕他的情况绝对瞒不过冥界和昆仑,谁叫他身边有着两个天字第一号的大卧底呢?

    “只是,道武山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这个世界人类的本土势力?居然能够和冥界还有昆仑齐名,恐怕就算不是相提并论,估计差距也不会太大。”

    秦云想了想,也觉得并不为过。九天玄女就曾经说过,神曾经妄图想要控制人类,却因为一场战争败给了人类,所以才没有完全控制人类的命运。这恐怕不是说蚩尤,毕竟蚩尤完败,原人几乎灭亡,那就只有是说原人之后的人类了。

    秦云摇了摇头,将这些暂时甩在一边。他现在有满肚子的怒气和怨气需要发泄,而且他已经找好了发泄的人选。

    “赵吏!”

    赵吏正在便利店里与几个女鬼打情骂俏,突然被一声充满怨气的声音惊醒。他转过头去,只看到几乎黑化的秦云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脸危险地望着他。

    “你要干什么?”赵吏看着黑化的秦云,心中一阵心惊肉跳。“你不是去追寻‘药’的踪迹了吗?就算是失败,也跟我没有关系啊,干嘛这样看着我?”

    “没有失败,我很成功的将‘药’抓了回来。”秦云露出了中的‘药’,让赵吏一阵失神。可是秦云那冷彻骨髓的语气,却又迅速的让他清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