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七百五十六章 最大隐秘
    ,。

    咸阳宫兴建于大秦元武三十一年,当时正是秦国国力第一次达到巅峰的时候。元武帝扩土万里,力挫齐、楚、匈奴三大势力,迁都咸阳,在城内营筑冀阙,至此修建咸阳宫,作为大秦历代国君的大朝之地。

    咸阳宫以自然地理为外郭城,将南边的秦岭、西边的龙山、北边的余山和东边的崤山玉河作为他外部的城墙。地势西高东低,对天凤河下游其他九国形成居高临下之势,统治地位优越,选择此地建立宫殿和国都透漏出的是元武帝的雄心和抱负。

    可惜,还没有等咸阳宫完全建成,大秦元武三十三年的秋天,元武帝这个大秦有数的明君就因病驾崩了。之后历代的帝王越来越不成器,大秦的国力也是日渐衰弱,几乎从十国之首成为了垫底的存在。要不是二十年前上任镇国公横空出世,一举击退九国联军,恐怕此时的大秦不是已经灭亡也是势力大减,无数的疆域被其他各国瓜分。

    随后有着先帝和武则天多年的苦心经营,这才使得大秦国力蒸蒸日上,重新恢复了过来。即使如此,大秦现在的国力也只是中等偏下的范畴,由此可见大秦国力多年的衰弱和不堪。

    之前南宫成之所以那么快就退回来,除了稷下学宫的原因外,还有就是没钱了。这倒不是武则天和大秦皇室截住军需,而是整个大秦国确实是没有钱了,否则武则天和大秦皇室也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大展国威的好时。

    这也是秦云断定武则天和大秦皇室不会擅动镇国武王府的原因,外敌未除,大秦国还需要镇国武王府这个擎天之柱来保驾护航,抵御外侮。

    秦云坐着宫廷派来的车驾,进入了咸阳宫。好一会儿,马车停下,秦云才听到外面有人恭敬地说道:“王爷,已经到达紫宸殿外,还请王爷下车。”

    “紫宸殿?”秦云眼睛睁开,有着不小的疑惑。

    紫宸殿是武则天日常处理政务和休憩的地方,虽然不说是绝对的禁地,但也是十分的隐秘。除了武则天随身的几个侍女和上官婉儿外,其他人靠近紫宸殿十丈之内都是仗毙。秦云虽然自忖武则天不会玩‘白虎堂’的把戏,可是武则天居然让马车直抵紫宸殿外,着实让秦云有些惊讶。

    “我倒要看看,他们玩的什么把戏。”秦云冷笑一声,走下了车。

    秦云下了马车,马车立刻匆匆离开,只留下秦云一人。秦云皱眉望着空无一人的紫宸殿外,心中的不详预感越发的重了。

    “小倩,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先下为强。”秦云握紧腰间的玉佩,轻声说道。

    “好。”聂小倩的声音直接在秦云的脑海里响起。

    秦云这边刚跟聂小倩通完话,紫宸殿内已经有了动静。秦云放眼望去,只见武则天一身素装的从紫宸殿内走了出来,身边跟着一个秦云意想不到的人——秦冲。

    除此之外,偌大的紫宸殿内外,再无第四人,连号称武则天‘影子’的上官婉儿也不在,更别说其他的侍女和宦官了。

    “难道,他们早就搞到一起去了,那先帝的帽子不是绿了很久了?”秦云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如此,也不知道是他的本性发作,还是原本‘纯洁’的心境被污染了。

    这样的思绪只是一闪而过,秦云面容平静地望着缓缓走过来的武则天和秦冲,已经做好了在瞬间离开的准备。只是秦云没有想到的是,两人还没有走到近前,已经单膝跪了下来。

    “属下点将堂‘督军’武媚娘拜见少主。”

    “属下点将堂‘护军’秦冲拜见少主。”

    秦云脑子当即‘咣当’一声,第一个反应就是上任镇国公秦风也是一个穿越者,要不然他怎么能够将武则天收为下。第二个念头才是: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在做梦吧?

    秦云到底是‘久经沙场’之辈,只是一个愣神,随即平静地说道:“起来吧。”说完,径直往紫宸殿内走去,倒是让武则天和秦冲有些神情变幻莫测。

    “难道,少主早就知道了我们的身份?”

    想着,武则天和秦冲也走进了紫宸殿中。

    “说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好在秦云终究不是一个城府深沉的人,不管是真是假,秦云都要听听武则天和秦冲是如何叙说的。

    武则天和秦冲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武则天上前一步,檀口轻启地将秦云所不知道的隐秘一一说来。

    原来,镇国公府的来源是大秦国皇室的旁支,于数百年前隐秘的成立镇国公府。换句话说,秦云也是大秦皇室中人,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当初镇国公府之所以如此隐秘的成立除了守护秦国外,还有着一个重大的使命,那就是寻找‘天尊’的遗留和任何线索……

    “等等,你们说的是‘天尊’?”秦云神情古怪的打断了武则天的叙说。

    “不错。”武则天正色说道。

    “为什么?”秦云的神情越加古怪。

    “这个……只有历代大秦国君和镇国公知道。”武则天说道。“后来义父身死,临终前留下了秘密线索,被我和义兄找到,所以现在只有我和义兄知道。”

    “义父?你也是我父亲的义……女?”秦云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样的表情了,脸上的肌肉似乎都有些不听指挥,变的僵硬起来。

    “不错,没有义父就没有我,更不会有现在的武媚娘。”武则天神情有些激动地说道。一旁的秦冲也是同一个表情,显然对秦云那位便宜父亲的感情十分深厚和孺慕。

    秦云看的很清楚,武则天和秦冲的神情都是发自内心,根本做不得假。不过这样一来,秦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和对以往那位镇国公的吐槽。

    “有着这样的底牌和关系,你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才会被活生生的气死?”

    不过现在,秦云来不及去悼念那位‘早逝’的少年国公,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秦国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惊天大隐秘!

    最关键的是,这似乎与飘雪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