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七百五十七章 最大隐秘(下)
    ,。

    “大秦和‘天尊’有什么关系?”秦云好奇地问道。

    武则天眉头微蹙,似乎也有些疑惑:“据义父告知的消息,大秦的祖上似乎是‘天尊’的弟子或者仆人。‘天尊’陨落后,祖先似乎判断‘天尊’没有完全陨落,仍然存着复活的可能,所以才隐瞒身份创建势力,寻找‘天尊’的遗留和任何可能复活‘天尊’的线索……”

    “甚至,义父还说什么,祖先似乎与‘天尊’来自于同一个世界,但是又不属于这个世界。这话中的意思,我们着实有些不解。”武则天语气似乎有些迟疑,仿佛摸不着头脑。

    “轰!”

    秦云的脑子顿时有如炸开一样,虽然他之前也有过猜测,可是现在真正知道了真相,仍然有着一种措不及的感觉。好在他早就有着心里准备,神情虽然有所变化,但也只是一瞬之间。

    不过秦云也没有料到武则天一直在密切地关注着他,看到秦云脸色一变,武则天的瞳孔当即微微一缩。她顿时明了,秦云应该是知道些什么。不过她以为是秦风临终前秘密告诉秦云的,倒是也没有多少怀疑,只是在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

    “你是说你们找到了父亲留下的线索,这才知道这些。那么,先帝临终前就没有说么?”秦云猛地想起了武则天之前说的话,猛地抬头望向武则天和秦冲,仿佛明白了什么。

    虽然武则天和秦冲的坦白让秦云一下子民明了了很多东西,比如:为什么南宫成能如此快的收服那百万大军?秦冲居然如此爽快的交出了兵权?为什么武则天的那些厉害的政治段一下子变的十分容易对付?还有着许多许多……

    可是与此同时,秦云的心中生出了更多的疑惑:为什么武则天和秦冲对之前的秦云似乎毫不关心?为什么皇室好像非常忌惮镇国武王府?为什么三人的见面需要如此的隐秘?太多太多的为什么,又迅速的充斥在秦云的大脑中。

    不过,如果还有着那么一种可能,那一切就合理了……

    武则天和秦冲的神情一下子变的悲愤起来,秦冲恨声骂道:“还不是皇室那些数典忘祖的老不死东西完全忘记了先祖留下的遗言,他们沉浸在十国皇室的荣光之中,夺走了镇国公府对黑冰台的大权,丝毫不愿意再去遵循先祖的教诲,将黑冰台化做他们争权夺利的工具。更可恶的是,他们还极端仇视镇国公府,甚至义父就是他们害死的,那个狗皇帝就是帮凶,自然不会将这个隐秘继续传下来……”

    秦云瞬间明了,有的时候人类的性情就是这么的卑劣,跟那些二鬼子比真正的鬼子还要凶残都是同一个道理。不过这下也让秦云明白,他真正的敌人是哪些人,不在是昏头昏脑。

    “为什么那些老不死要极端的仇视镇国公府?”秦云还是有些不明白。

    “因为……镇国公府就是当年先祖规定的监督者。”武则天说出了原委。

    这下子,秦云完全明白了。以镇国公府的立场和当年的强势,皇室那些老不死要不弄死上任镇国公还真的不能安心,恐怕睡梦中都要惊醒。由此可见,镇国公府能够保留下来,除了武则天和秦冲他们的努力外,那个窝囊国公也是功不可没。

    不过等到秦云重新强势出现后,估计那些皇室的老不死恐怕都是坐立不安,一心的想要弄死他了。更何况,还有着黑冰台这样一个巨大的诱惑在。这也说明,如今镇国武王府为何在秦国的形势如此的恶劣,应该都是这些硕鼠的功劳!

    “好,好的很。”秦云倒是没有什么气愤的感觉,概因他从一开始就将大秦皇室当作假想敌。不过如今形势明了,也让秦云明白先从何下了。

    大秦皇室,就是秦云准备动的下一个目标。

    “先帝……那个狗皇帝也对父亲下了?”秦云突然问道。

    “没有直接下,不过却是默许了。”武则天恨恨地说道。“不过那个狗皇帝也没有什么好下场,我杀了他所有的子嗣,让他绝嗣。就连他自己,也倒在了黑冰台密制的毒药下,凄惨的死去。”

    “点将堂也是黑冰台的一部分?”秦云似乎有些明白点将堂为何出现不过数年,就有着如此的实力。

    “不错。当年义父似乎有所察觉,秘密的将黑冰台中的忠义之士派出来,挂着点将堂的招牌。本来这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可是没有想到他们居然真的如此丧心病狂。”秦冲哽咽地说道。

    秦云默然,看来黑冰台的实力远超秦云的想像之外。也由此可见,其他九国的隐秘势力有着多么的可怕。

    “现在,黑冰台掌握在谁的里?”秦云问道。

    “在皇室宗正赢沙里。”武则天说道。

    “什么?”秦云身体一震,没有想到是这个答案。

    “其实,黑冰台是六年前转移到赢沙里的。在这之前,一直是由皇室大长老赢动掌握。六年前赢动病逝,所以黑冰台落到了修为最高的皇室宗亲中,也就是赢沙的中。黑冰台自从被皇室夺走后,一直由皇室修为最高的人掌管,这点不容改变。”武则天说道。

    秦云抿了抿嘴,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当然明白赢沙之前对他的好是真心的,这其中固然有着与上任镇国公交好的原因,但是应该也不乏赎罪的心思。看来镇国公府能够一直保存下来,最大的还是赢沙的功劳。

    “赢沙也是唯一一个皇室中明确表示反对对付义父的,甚至他还曾经救援过义父,可是最后一次被人拖住了,义父他也……”秦冲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秦云挥制止了。

    不管赢沙以前如何,可是当他继承宗正的位置,掌握黑冰台后,双方就已经没有了缓解的余地。不止是秦云这边,赢沙那边也是如此,半点不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