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七百七十章 好消息
    ,。

    县衙,绣楼中。

    凌霜华面无表情地坐在梳妆台前,铜镜中反射出的姣好面容中眼神死灰,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

    许久之后,凌霜华眼中才流露出一丝神采。她摸着自己平时甚为爱惜的面容,眼神中纠缠万分。到最后,她猛地一咬牙,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右拿起梳妆台上的剪刀就向着平日最为宝贵的脸上划去。

    “叮!”

    一道闪亮的乌光及时闪现,将凌霜华中的剪刀打飞出去,落在地上重重的响起。凌霜华来不及在意这些,她猛地往乌光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黑衣蒙面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绣楼上,正眼神闪烁地望着她。

    “你是谁?”凌霜华有些害怕地往后靠,却顶在了梳妆台上,不得后退。

    这个黑衣蒙面人正是秦云,他刚上绣楼,就看到了这一幕,只来得及将中的铜钱丢出,并没有半分把握。幸好铜钱击中了剪刀,否则秦云非得引以为憾不可。

    对于凌霜华,秦云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有敬佩。敬佩她对爱情的坚贞不渝,敬佩她的持之以恒,敬佩她的矢志不渝,敬佩她对爱情的升华……

    有人说时间是最佳良药,它能治疗一切伤痛。是的,时间可以瓦解爱情的山盟海誓,让一切随风淡去。爱情可以穿越生死,可以穿越风雨,在爱情遭遇阻挠时慷慨赴死易,当爱情穿越时间从容就义就难了。爱情遭遇袭击时,能不能坚持,实质上就是与时间的对抗。你能拒绝一次次劝导,能抗拒物质的诱惑。你能忍受午夜梦回的寂寞来袭吗?你能抗拒内心渴望交流的需求吗?

    凌霜华对爱情的信念穿越了生死,穿越了风雨,更穿越了绝望。她是这场爱情的胜利者,纵使死亡也没有毁灭她对爱情坚贞。从其本质上她是穿越了时光。在绣楼闺阁中独对春花秋月,不惜毁去容貌,那是与青春对抗啊!能与时光对抗,这是何等的执著与坚定。那是把沧桑人生看淡,把青春花容月貌看淡,是超然的姿态,又是一种平静的情怀。

    凌霜华在漆黑的地下,空气越来越稀少,窒息死亡是种必然等待着她,她在想什么?是爱情最终的渴望,是爱情贯穿一切,在死亡的瞬间她渴望爱情的同穴,渴望在生命结束后来生共结次生未圆的缘分。“丁郎,丁郎,来生来世,再为夫妻。”没有生死,只有爱情。

    以死的代价换取生命瞬间辉煌,生命从虚无变为充实,瞬间就是永恒,在这里死亡成为美丽。美丽的是那份执著,美丽的是那颗灵魂,她如雨天的彩虹,绚烂夺目。

    凌霜华的美,已经不是一种单纯的美,那是一种无法直视的美,净化了世间的肮脏,留下了一丝光明。

    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我是来帮你的人。”秦云没有靠前,给予了凌霜华足够的空间和距离感,让她安心。

    凌霜华见秦云没有继续靠前,这才勉强压下了心中的惊慌:“你到底是谁?如果是为了钱财,你尽可以拿走,我绝对不出声。”

    秦云微微一笑,可以被面巾挡着,凌霜华根本看不见:“钱财固然重要,但并不是我的真正目标。”经过了几次的挫折后,秦云觉得还是先将《神照经》拿到再说,那才是最重要的目标。而且,相比于那个宝藏,《神照经》要容易得的多。

    “而且我说了,我是来帮你的,你难道不想和丁典在一起吗?”秦云诱惑道。

    谁知道凌霜华神色一凛,将剪刀对准喉咙,一副决绝的口气:“别想利用我对付丁大哥……”

    秦云只感到头从来没有这么大过,真不愧是公母俩啊,脾气一样的倔强。他小心地看着凌霜华中的剪刀,忙不迭地说道:“小心点,我没有利用你的心思,纯粹只是跟你们做一个交易……好了,好了,我走还不行吗,真是怕了你们俩了……”

    秦云还真怕凌霜华一时想不开,要是出了事情,秦云还真的没法原谅自己。他也算是看出来了,自己就不是外交家那块料,连威胁都用不来。

    凌霜华看到秦云的身影远去,这才松了一口气,放到颈上的剪刀也拉开了。她望着秦云远去的身影,心中不禁一动:对方似乎不像坏人,难道,我和丁大哥真的还能在一起吗?

    凌霜华想起前几日父亲的逼迫,又想起丁典的身影,原本决绝的内心有了一丝松动。或许,事情还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自己和丁大哥还有着希望。

    想到这里,凌霜华又迫切的希望秦云回转过来,只是可惜的是,等她再度望向远处的时候,秦云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不见多时了。

    秦云气恼地回到《天然居》,正好看到李擎悠闲自在的在那里喝酒,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李擎,事情办的怎么样?”

    “是老大啊,一切ok。”李擎用着从秦云那里学到的口气对着秦云说道,一脸浑然不在意。

    “真的?”秦云顿时一惊,眼中精光暴涨。

    “当然,本公子出马,自然到擒来。”李擎笑嘻嘻地说道。

    “可以啊,不愧是我们的外交家。”秦云满意地拍着李擎的肩膀,大声赞道。

    对于李擎的亲和力还有口才,秦云也是不得不说声佩服。也不知道这小子哪里来得亲和力,魅力值简直超出天际。无论多么难缠的对,一旦让他出马,最后一定能够得到喜讯。

    “老大,外交家是什么?”李擎眼光一闪,好奇地问道。

    “外交家啊!就是礼部尚书。”秦云直接换了一个概念。

    没有等李擎再度发问,秦云已经开口问道:“对方同意了?”

    李擎神色一正,知道秦云对这个很关心,也不由得正色说道:“那个丁典已经屈服了,不过具体的情况他要跟老大详谈,没有漏什么口风。”

    “好,今晚我们再进一趟私狱。”秦云当即下了决定,免得夜长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