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七百八十章 意见不一
    ,。

    但是李擎的眼中很快就冒出了兴奋的神色,嘴角边一勾,带着森森的冷意:“明白,我会和云应那边做好一切准备。对了,老大,杜如那边要派点人来吗,我们这里实在是有些人不足。一旦出事,想要控制全局没有足够的人可不行。”

    秦云沉吟了一下:“让杜如率人前来,都养县城就交给秦虎了。”

    “虎哥?”李擎有些不放心,“虎哥武功不错,正适合来这里,放在都养县城是不是有些太可惜了。”

    杜如、秦虎等人转修游龙心法后,武功都有着一定程度的上升。尤其是秦虎,竟然在不久前突破了后天初期,晋升到了后天中期。虽然这个放在整个江湖上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在都养县城却是第二份。

    而且,秦虎的年龄比秦云还小,有着更多的可塑性。

    “而且,虎哥为人……粗豪,路丞那个老家伙可不是省油的灯,一不小心就会被他钻了空子。”李擎整理了一下措词,有些委婉地说道。

    对于秦虎,李擎不放心对方的暴脾气。对于新上任的县令路丞,他更是完全不放心这个中途出家的‘一份子’。

    “你放心。”秦云却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秦虎虽然脾气有些暴躁,但是却不是一个莽夫,让他留在都养县城,正好可以磨砺一下他那暴脾气。”

    至于路丞的事情,秦云没有多说。且不说路丞是否值得信任,如果都养县城能够让路丞轻易的翻动,那秦云多年的苦心经营也就是白搭了,以后也别想着某些事情,还是做一个单纯的武者好了。

    “是。”李擎想了想,觉得杜如到来后他们这边更有把握了,当下也没有在反对。至于秦云所说的磨砺秦虎的暴脾气,对于跟秦虎几乎亲若兄弟的李擎只能表示‘呵呵’了。在李擎的心中,只要没有了制约,以秦虎的秉性脾气,只要没有把都养县城给翻过来,那都是算好的。

    ………………

    六扇门,金阳郡城分部。

    “大哥,你真的准备投向那边?”金奉的结拜兄弟,也是他的副风禽说道。

    “那还能怎么办,真的跟那边对抗到底?”金奉眼睛一斜,没好气地说道。“要是金老大在的时候,不消二话,我肯定跟金老大一起。可是现在金老大死了,群龙无首,你说我们还能怎么办?”

    “可是……可是那郭巨实在太狠了,金老大怎么说也对六扇门有着大功,怎么连一个全尸都没有保全……”风禽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语气中充满了不甘。

    风禽和金奉一样,都是金九龄从微末中一提拔上来的,对金九龄忠心不二。只不过金奉姓金,金九龄似乎更信任金奉一些,提拔了金奉做金阳郡的镇抚使,而风禽为副,任都佥事,与秦云是金阳郡惟二的两个都佥事。不过他这个都佥事可不简单,不仅管辖着几个县的捕快,连直属六扇门金阳郡分部的铁衣捕快也在风禽的管辖下。

    六扇门号称大夏朝的强力部门,当然不可能只靠人多势众的普通捕快和隐藏在黑暗中的羽翼卫,其内部还有着专门用来对付江洋大盗之类的精锐捕快,其中分为铁衣捕快、银衣捕快和金衣捕快,都是一等一的好,专职追杀那些难缠的武林高和江洋大盗。

    一般来说,郡一级只有铁衣捕快,到了州一级才有银衣捕快。至于金衣捕快,一般都是由六扇门总部直接管辖,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各个都是高,堪称六扇门最锋利的一把刀。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风禽的下就有着三个银衣捕快,号称他下的三大金刚。

    “这我知道,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啊,底下的兄弟们可都是靠着我们啊!你也说了,郭巨那个王八蛋心狠辣,万一他狠下心来指认我们为叛逆,派人来围剿我们,那我们该怎么办?”金奉一脸叹气地说道。

    “不会吧?……好歹我们也在六扇门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加上其他各地的捕快,郭巨他不会如此吧……”风禽吞了口唾沫,脸色难看地说道。

    金奉扫了风禽一眼,冷笑道:“不会如此?哼!郭巨狼子野心,一心将六扇门当作他的私有物,金老大那件事情未必与他无关。不然的话,陆小凤一个江湖散人,有何本事那么快的查到一切……”

    后面的话金奉没有说下去,就连他都不知道金九龄是绣花大盗的事情,陆小凤能如此快的查清,说没有内情谁相信。最起码,金奉是不相信的。

    风禽的脸色越加难看,眼中的凶光隐隐闪现。

    “放心吧,兄弟,我一定会为金老大报仇的。”金奉一副对着风禽掏心掏肺的样子。

    风禽不仅是金奉的副,风禽在金阳郡城分部的威望也相当的高,不次于他这个镇抚使。尤其这几年金奉开始变的贪图享乐,金阳郡城分部的事情大半都是由风禽处理的。更重要的是,风禽的中掌握着三名银衣捕快和近五十名铁衣捕快,是金阳郡城六扇门分部最大的力量。

    风禽没有在说话,他一扯披风,豁然转身离去,留下脸色陡然变的阴沉的金奉。

    “风禽!”金奉的脸色变的异常难看,眼光闪烁。“本座可还没有活够,你可不要自取灭亡啊!”

    ……

    风禽走出门外,几个心腹当即迎了上来,将他簇拥在中间。

    风禽走了几步,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凝重,突然猛地站定,对着一个消瘦的男子问道:“铁明,最近秦都佥事那边的情况如何,还是老样子吗?”

    “大人,那边一切如常,没有半点异动。”铁明恭敬地说道。

    风禽脸色难看,有些叹息地说道:“一切正常恰恰就是最大的不正常,秦云此人也算是小有名声,怎么可能如此蛰伏,定是有所图。可惜大哥被美好的幻象所迷惑,终是要养虎成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