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七百八十四章 见金奉
    ,。

    秦云轻轻将中的茶盏放下,感受着口中那苦涩中带着一丝甘甜的余韵,忍不住赞叹道:“好茶!”

    前世今生,他还是第一次喝这样的好茶,对于一个好茶的人来说,还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以往他虽然好茶,但是没有本钱喝好茶。而重生后虽然权倾都养县城,但是一个破败的穷县城,又怎么及的上金阳郡城这样九州的精华之地呢!

    “大人只要喜欢,小人这里还有一点,全都献给大人。”雷动恭敬地在一旁说道。

    秦云也不客气:“那正好,就麻烦雷大人破费了。”

    “应该的。”雷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喜色,仿佛是秦云给他送礼了一般。

    秦云心中暗暗点头,果然正如杜如说的那样,这个雷动可以利用。

    秦云又端起茶盏,轻轻拿开茶盖,却没有立刻喝,而是开口说道:“雷大人,听说你一直想进入六扇门内部,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成为雷大人的引荐人呢……”

    ………………

    一个时辰后,秦云回到了隐藏的据点。

    “老大,如何?那雷动是否识趣?”李擎当先问道。

    秦云点了点头:“正如杜如说的那样,雷动此人野心颇大,赌性也重。他知道自己无法入金奉和风禽等人的眼中,想要进入六扇门,必须依靠我。”

    “那就好。”李擎兴奋地说道,杜如也是一脸的欣喜。

    “不过为了防止以防万一,还是要云应多多盯紧对方。”杜如兴奋之下,也不忘小心谨慎。

    云应点点头,神情冷漠。自从秦云遇刺后,云应内疚之下神情越发的冷漠,即使是对上杜如、李擎这等熟人,也是同样的冷漠表情,仿佛脸上的肌肉已经坏死了一般。

    “老大,你恢复的怎么样了?”李擎感到氛围有些尴尬,连忙开口问道。

    秦云感受了一下体内运行流畅的内力和隐隐传来的虚弱感,皱眉说道:“内伤本来就不重,已无大碍。至于外伤,也已经大致痊愈,只是失血过多,身体有些虚弱罢了。”

    “再修养三天,到时估计应该有着全盛时期九成的实力,然后就可以去见见金奉那个老狐狸了。”秦云决定道。

    这还是神照经在养伤上有奇效,否则的话,失血如此之多又岂是那么容易复原的。一般人没有几个月的静养,很容易落下病根和顽疾。

    “那就再等三天,我们这边也可以布置的更加全面一些。”杜如点头道。

    ………………

    三天后。

    秦云带着云应潜入了六扇门分部,在云应的指引下,秦云径直向着金奉的房间走去。等临近金奉的房间,秦云或明或暗的感受到不下十道气息,都是好。

    “看来,金奉还是有着一定的家底的!”秦云心中忖道。

    不过与此同时,在分部这个老巢中,金奉都如此的布置,显然他对风禽的不信任已经达到了一个顶峰。想到这里,秦云心中的把握又多了几分。

    “什么人?”秦云此时已经没有遮掩,很快就被人发现。

    秦云望了一眼来人,又将目光转向前面的屋子,高声喊道:“金大人,不请我这个同僚进去坐坐吗?”

    其实在秦云潜入分部之前,杜如、云应和李擎都异口同声的反对秦云的冒险。在他们看来,金奉此人不可信,就算为了合作,秦云也不该冒此风险,杜如、云应和李擎三人随便一人去就足够了,李擎更是最佳的对象。

    可是最后还是秦云力排众议,决定亲自去与金奉谈一谈,实在是时不我待啊!

    看到是秦云,当下有着五六个金奉的心腹快步上前将秦云围在中心,按着刀柄,目不转睛地盯着秦云,生怕秦云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很快的,金奉的声音从房间内传了出来。

    “请秦大人进来一叙。”

    正如秦云所猜测的那样,金奉得知风禽前去刺杀秦云后,当场大怒,桌子都拍坏了几张。要知道,他已经决定交好秦云,让秦云作为他跟总部和好沟通的桥梁。现在秦云突然遭到刺杀,恐怕所有人都会认为是他所为,如何不让金奉大怒。

    这是要斩断他向上爬的梯子啊!断人财路,不啻于是杀人父母。在金奉眼里,断了他荣华富贵的路,跟杀了他没有什么区别。要不是脑海中的理智牢牢的限制着他,恐怕金奉都恨不得亲操刀将风禽砍死,然后向总部投诚。

    可惜啊!他是镇抚使,就算他真的这样做,总部也会以为他在弃车保帅。反而要是风禽斩了他的首级献于总部,总部会更加的相信。

    也正是因为如此,疑心病重的金奉总觉得是风禽在设局坑害自己。要不是看到风禽是真的受伤了,恐怕他此时已经不甘‘束就擒’了。

    秦云潇洒的一笑,在众多敌视的目光中走进房间。出乎他意料的是,偌大的房间内只有金奉一人,再无其他人的存在。

    “金大人果然是虎威犹存啊!难道就不怕我突然出?要知道,我可是险些死在了金大人的上!”秦云来到金奉左边坐下,慢条斯理地说道。

    金奉看到秦云的举动,心中一动,同样微笑地说道:“秦大人是个聪明人,自然看的出来我金某人对秦大人的心思。说句不客气的话,要是我真的想动,恐怕秦大人根本没有可能来到我这里喝茶。”

    “你有这个本事吗?”秦云心中腹诽了一句,表面上却是脸色微微一沉:“金大人可是在威胁秦某人?”

    “哪里,秦大人想多了。”金奉可不想惹怒这个火药罐子,对方可是刚刚遭到刺杀。“我只是说明一件事,秦大人的遇刺绝对不是我金某人干的,如有谎言,我金某人愿遭天打雷劈。”

    “想必秦大人既然来到我这里,心中也有了判断。”金奉又说了一句,直接将了秦云一军。

    金奉能屈能伸,关键的时候豁的下来,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看金奉的语气,忽软忽硬,要是换做了一般人,早就被金奉玩弄在鼓掌之间,被他牵着鼻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