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七百八十六章 突袭风府
    ,。

    夜,漆黑如墨,挥洒在大地上,看不到半点光彩。

    秦云站在风府不远处的一座酒楼上,面无表情地看着正在逐渐陷入混乱,喊杀声一片,火焰高涨的风府。在秦云的身边,除了李擎恭谨地站在秦云的身后外,金奉就在秦云的左侧。

    “金大人,那些铁衣捕快调出去了吗?”秦云轻声问道。

    “秦大人敬请放心,我安排的心腹刚刚传回来消息,他们已经到达庐云县城。就算他们得到消息想要赶回来,没有一天的时间绝对赶不回来。”金奉自信地说道。

    秦云点点头,他对金奉耍段的本领还是信任的。

    “现在在风府的,除了风禽本人和他那三个铁杆心腹外,只有着一些下人和几个侍卫。”金奉接着说道。

    秦云这次和金奉的联十分的隐秘,除了秦云和金奉本人外,金奉的下无一知情。直到来到风府门外的时候,金奉的下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要对风禽动了。

    此次为了隐蔽起见,对风府动的时候,除了秦云、金奉和李擎外,只有着杜如和下达到后天初期的十二个精锐下,还有着就是金奉麾下的十三个武者。为了向秦云表示忠心,同时也是为了斩草除根,金奉可是将下的家底全都拿了出来,还大方的表示由杜如来指挥。

    现在,风府的围剿就是由杜如在指挥。

    “走,我们下去看一看,也算是送对方最后一程。”秦云看着风府的攻势许久没有进展,生怕夜长梦多的他准备亲自动。再说,风禽和他麾下的三大金刚都不是易于之辈,秦云也怕阴沟里翻船,要是杜如折损在里面那他才是得不偿失呢!

    金奉也生怕出现什么意外,当下紧跟在秦云身后走进了风府。

    出乎秦云和金奉的预料之外,杜如指挥的相当之好。秦云和金奉一路走进风府,地上只有风府下人和侍卫的尸体,秦云这方无一伤亡。等到走进内院的时候,只看到杜如已经指挥一众下属将风禽和麾下的三个银衣捕快围堵在书房中,每当对方想要冲出来的时候,都被利箭堵了回去。

    风禽已经成瓮中之鳖了。

    “杜大人不愧是秦大人的心腹爱将,实在是厉害!”看到这个景象,原本以为要大出血的金奉不由得眼睛一亮,由衷的赞叹道。

    “哪里,哪里。”秦云谦虚地自谦道,同时以目光观察现场的情况。

    秦云麾下的十二个精锐下无一折损,现在俱都拿着弓箭紧盯着书房。反观金奉的麾下,不但折损了一人,其他十二个武者也是受伤不轻,内力也消耗不小,正在一旁半警戒着。

    “金大人,抱歉,孙兄弟他冒进之下被风禽斩杀,我杜某人难辞其咎。”说话间,杜如已经走了上来,当先就对金奉道歉道。

    “不妨事,不妨事。”金奉可是有野心之人,虽然折损了一个下,却没有当作一回事。甚至在他心中还恨不得多折损几人,这样秦云欠他的情就更大了。

    下而已,死了再招不就是了。只要有钱有势,低级的武者一招一大把,根本不愁无人可用。

    “倒是杜大人的麾下如此训练有素,射术非凡,果然厉害。”金奉亲眼看到风禽带着麾下三大金刚突围,却硬生生的被十二把弓箭射了回去,心中惊叹不已。

    秦云心中自得的一笑,这些人可都是他由近代军纪军规训练出来的,单个人根本不算什么。可是一旦成众,那威力就成倍的提高。虽然这十二个射单个的射术比不上那些神箭,但是他们一同联合起来的威力绝对不逊色于一小队的神箭爆发出来的威力。

    这十二个射,正是秦云最初的下,一切都有着最好的供应,两年下来才初步成型。秦云知道,若论武学,肯定无法批量的供应出大量的高。所以,秦云另辟蹊径,以追求火力的现代思维培训大批的弓箭,用密集的火力攻击去淹没敌人。

    这一次,也算是一次实战检验。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

    “这些人都是六扇门中善射的,由大人统一指挥。秦大人下来的时候,大人不放心,所以派出了一小队的善射。”杜如撒谎不打草稿地说道。

    “原来如此。”金奉恍然大悟道。至于大人是谁,各人心里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金奉,为什么?”

    这时,书房中传来了风禽痛彻心肺的大喊声。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想要自己命的人居然是金奉这个结拜大哥。原本金奉下出现的时候他已经产生了怀疑,只是心中一直不愿意相信。直到刚才突围的时候看到金奉本人,他再怎么不愿意相信,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事实。

    秦云微笑不语,只是转头望向金奉,一言不发。

    金奉眼角一抽,脸上闪过一丝愧疚和挣扎之色。可是当他的不自觉的摸到怀中的那张‘保证书’的时候,心中所有的愧疚顿时一扫而空。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风禽,你意图暗害秦大人,并且嫁祸于我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看在多年兄弟的情分上,只要你肯束就擒,我就跟秦大人说情,放你一马,如何?”金奉越说声音越大,越说越觉得自己理直气壮。是风禽不仁在先,那就休怪他这个做大哥的不义了。

    “大哥?你还有脸提兄弟二字。金奉,你这个不折不扣的小人,没有资格提兄弟这个词语。今天,我风某人就跟你割袍断义,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是兄弟,而是不共戴天的仇人。”风禽的话从书房中传来,充满了愤怒和决绝。

    “好,好的很。”金奉被风禽的话给气着了。最重要的是,秦云就在旁边,金奉感觉脸丢大了。同时,为了表示和风禽一刀两断,他眼中闪过一丝狠毒:“来人,给我扔火把,烧了这间屋子。我倒要看看,他们是不是铜浇铁铸的,能够抵挡住大火的无情焚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