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八百四十一章 最后的辉煌
    ,。

    “啊!”

    曹菘仰天长啸,一双血红的眼睛瞪着秦云,红的吓人。要是眼神能够杀人的话,估计秦云早就被凌迟千百遍了。纵容他再无用,也不是战场小白,看到这个情况哪里还不知道大势已去。

    从志得意满到大势已去,短短的时间内,曹菘经历了大喜到大悲,并且在他完全没有预料的情况下。对于他这样一个高傲的人来说,没有当场疯了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了。

    “你是谁?”曹菘狂怒之后,反而意外的平静了下来。他血红着一双眼睛,里面充斥着无尽的疯狂,望着秦云大声地说道,其中蕴涵着的愤怒简直恨不得将秦云当场切碎了生吃。

    “秦云。”到了这个时候,秦云也没有什么躲躲藏藏的心思。

    “是你。”

    曹菘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一个他不屑一顾的小人物坏了他的事。他听过秦云的名字,不过也就是眨眼即忘,根本没有将秦云放在眼中。甚至,就连邱莫言等人,他关注的反而更多一些。

    “六扇门好笔!好心!”曹菘没有想到秦云有多厉害,而是第一时间以为是六扇门的笔。其实也不错,谁能想到一个六扇门的镇抚使有着如此厉害的笔、心计和实力,任其他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点。

    秦云微微沉默,也不辩解。他如今不过是初露头角,正是需要六扇门为他遮风挡雨的时候。虽然看似六扇门没有给予秦云什么,一切都是秦云自我拼搏出来的,可要是没有六扇门这颗大树,秦云现在的处境起码要恶劣十倍以上。

    曹菘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之色,他豁然转头,对着剩余的八十余黑骑大声说道:“弟兄们,是我曹菘大意轻敌,害的大家陷入这等绝境,我曹菘愿以死偿之。现在,愿意跟我曹菘最后一程的就跟着我一起冲,临死的时候也像个爷们,不要让对方看不起。要是想走的,我曹菘也不阻拦,趁着会赶紧走,他日能够给我曹菘上一柱香我曹菘在此先行谢过了。”

    这个时候的曹菘,或许是人之将死,变的意外的通情达理,豁达大方。他一席话说完,再也不多说什么,驱马就向着秦云扑去,眼睛中只有死志。

    或许曹菘不是个好人,甚至不是个好头领,但他绝对是个好下属。面对生死危,他没有投降,没有屈膝,以一腔热血来回报东厂,回报他的义父。

    不远处一个高崖上,上官海棠等人正隐秘的待在这里,刚才的交战被他们一清二楚的看在眼里。此时望着曹菘视死如归的冲锋,即使是段天涯、归海一刀和上官海棠三人,都不由得动容。

    “没想到,曹菘此人还是条汉子。”向来沉默寡言的归海一刀望着下面那个往日生厌的汉子,此时的语气中也不禁的带了一丝的敬意。

    段天涯点点头,赞同归海一刀的说法,往日鄙视的眼神大有改变。上官海棠望着下方,眼神中有着一丝忧虑:往日被他们弃之如敝履的曹菘等一众狗腿子都有着如此的气势,看来想要扳倒东厂还是遥遥无期啊!

    周淮安看着一心求死的曹菘等人,心中大为的震动。他第一次发现,原来东厂不光是他想像的那样,还有另外一面,就如护龙山庄也是同样如此一般!

    一个上位者再恶,也有着几个死忠。曹菘此人虽然不学无术,性情残暴,但是对下人还是不错的。而且黑骑中大多都是性情暴虐的人,虽然残暴但同时也都是一条肠子的粗人,性情耿直。就算到了这个生死关头,也仍然有着二十余个死忠党连忙跟着催马而出。

    “大人慢走,等属下一会,黄泉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哈哈哈哈,老子骑过最烈的马,上过最贵的婊子,喝过最好的酒,死了也是值了。”

    “老子杀人无数,早就该死了。是大人救了我,现在是时候把命还给大人了。”

    ……

    曹菘等二十余骑冲来,一股惨烈之气充斥着战场。虽然仅仅只有二十余骑,但是气势却比之前的三百余骑更加的强烈,慑人心神。

    秦云冷静地看着自杀式冲来的曹菘等人,一扬长枪,高声喊道:“送曹大人一程。”

    “轰隆”的马蹄声响过,曹菘那二十余骑瞬间淹没在大队人马中,再也无了声息。秦云一勒马,马蹄高高抬起,又瞬间落下,所有人都停止了奔驰。

    秦云右胸上有着一道长长的刀痕,几可入骨,正是曹菘临死时的攻击。秦云、丁修、邱莫言和金镶玉四人联对战曹菘,虽然成功将对方杀死,但是曹菘临死时的反击还是让秦云四人吃了不小的亏。秦云伤势最重,丁修经验丰富,只是左边胳膊被刮了一下,邱莫言和金镶玉也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这还是在曹菘最不擅长的马战和战争中,要是换了平时,恐怕四人联也不一定是对方的对。

    秦云四人都如此,其他人也不好受,一下子由原本的八十余人变成了七十出头。这些黑骑各个都是准备在临死的时候拉一个垫背,下之狠不用多说。就连贺虎也险些遭殃,要不是铁竹救援及时,恐怕他就要倒在最后一战中。不过即使如此,贺虎也被狠狠的捅了一刀,厚宽的刀身穿胸而过,差点让他就此报销。

    “大人……”丁修随将伤口随意包扎上,来到秦云身边,对着远处奔逃的那些黑骑示意道。

    对于这些逃跑的黑骑,丁修分外的看不上眼,尤其是刚刚经历了与那些视死如归黑骑的战斗。在他的心中,那些逃跑的黑骑亵渎了这些战斗的黑骑。

    秦云摇了摇头:“不用管了。”

    接连大战过后,秦云一行人已经是疲惫欲死,再也没有多少精力了。甚至要不是秦云奇袭成功,曹菘单靠拖都能够拖死秦云一行人。现在追上去,是杀敌啊还是给对方送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