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八百五十章 赎身
    ,。

    秦云轻轻的睁开双眼,此时他已经完全恢复了理智,昨晚的一切都有如历历在目。甚至因为太过于清晰,让他心中的火焰不自禁的又有些死灰复燃的冲动。

    对于昨晚经历的一切,秦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对于突然失去了两世的处男之身感到有些新奇(他自己以为的)。不过昨晚的发泄不是没有成果,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轻松惬意,往日的压抑阴霾也是一扫而空。更重要的是,他之前还没有睁开眼的时候已经默默运行了一遍内力,发现不仅变的灵动了许多,连精纯上也有着一丝的进步。

    要知道,如今秦云的内力已经精纯无比,任意一个进步都是极大的欣喜,这不禁让他的神情有些古怪:难道还真的有双修一说?

    秦云想到这里,情不自禁的望了一眼身旁熟睡的佳人。周妙彤枕在秦云的胳膊上,眼角还有些泪痕,看来昨晚疼的不轻。秦云看到这里,心中不禁有着一丝的心疼。

    其实现在他也清楚,周妙彤不可能是魔门中人,顶多是修行了一些魔门中下九流的秘术,根本未得精髓。再加上对方是他人生的第一个女人,下意识的就有些怜惜。

    秦云望着周妙彤眼角边的泪痕,下意识的就想舔去。他刚刚在对方的眼角划过,就感受到佳人那突然变重的喘息声。

    “装睡?”秦云顿时反应了过来,心中有些好气又好笑。

    自己真的有那么恐怖吗?

    秦云心中恶作剧一起,右熟稔的开始在周妙彤雪白的**上游走起来,左更是握住了那对昨晚让自己爱不释的**,低下头轻轻的咬了上去。

    “啊!”周妙彤再也无法装睡,水灵灵的媚眼一睁开,有着说不尽的春情,让秦云食指大动。

    “不要啊!”

    周妙彤实在是有些吃不消了,昨晚不知道被送上巅峰多少次,险些直接将她干昏。她也不是不知世事的人,虽未失身但平时听的也很多,对方如此悍猛的还真是少见,让她不知道多吃了多少的苦。

    当然,同时她也是数次享受到了极乐的滋味。

    “不要?昨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可是一直在说不要……停!”秦云抬起头,恋恋不舍的暂时放过那对美好,言语戏谑地说道。

    周妙彤大羞,可是又忍不住望向面前这个男人。她虽然如今陷入风尘,但是小时候却是出身于书香门第,家境优越,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礼义廉耻更是牢记在心。即使后来没入教坊司,依然心气极高,不甘沦为下贱。

    正因为如此,她失身秦云后对于秦云的印象大为改观,不说完全陷进去,但也是有些认命,有着几分将秦云视作自己夫君的意味。她更有一些担心,凭她现在的情况,又怎么可能进入对方的宅院,更别说让对方娶她为妻了,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越是读过书,接受过礼仪教导的人,对于心中的那道槛就越难跨过。

    “怎么了?”秦云感受到周妙彤的情绪有些不对,没有继续调戏对方,而是温柔地问道。

    肉已经烂在锅里,他不用急于一时。再说,男女情爱之事还是要讲些情调的,这样才更有味道!

    周妙彤听对方语气轻柔,情不自禁的靠近了一分,却没有多说。她向来心高气傲,让她如一般女子般献宠、撒娇,她是万万做不来,只能一口心气压在心中。

    秦云此时也看出了几分来,他本人心中倒是不怎么在意,毕竟对方的清白之身是被他给‘糟蹋’的,这已经是一个意外惊喜,当即秦云就想要将周妙彤赎身。

    他的女人,又怎么能够被其他的男人所碰,这不是给他戴绿帽子吗?

    他温柔的扶起周妙彤的臻首,语气轻柔却是十分肯定地说道:“你是我第一个女人,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我要你的全部,不止是身体,还要你全部的心!”

    话语中带着几分的霸道和蛮不讲理,然而此时却让周妙彤分外的感到心动。他靠在秦云的怀中,突然发现前所未有的安心,这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

    新瓜初破,要不是周妙彤实在已经无法承受恩泽,秦云非得好好地做一回‘昏君’不可。即使如此,秦云也是跟周妙彤一直腻歪到近午时分,才在周妙彤的催促下依依不舍的离开对方的香闺。

    秦云离开周妙彤的香闺,来到大厅的时候,就看到韩邝和楚万锋已经坐在了那里,正一脸揶揄表情地望着秦云。

    秦云在现代可谓是饱经风浪,对于这点揶揄丝毫不以为意。三人入座后,茶水刚抿,秦云也就迫不及待地问起了周妙彤赎身的事情。

    “这事啊!有些不好办。”韩邝和楚万锋互望了一眼,听出了秦云话中的坚决,有些皱眉道。

    当年那件事情实在是有些隐秘,连他们都不知道其中的究竟,所有知道内情的人都是三缄其口,连他们的父辈也是如此。韩邝和楚万锋都是知道厉害的人,后来也没有多问,省得惹祸上身。

    虽然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年那件事情已经渐渐的消泯。可是,谁又知道这其中天大的纠葛,尤其是事关周妙彤这个当年事件的唯一生还者。要是周妙彤始终留在教坊司还没有什么,一旦恢复自由之身的话,恐怕绝对没有那么容易。

    青云也皱起了眉头,知道这事比想象中的还要麻烦。可是要让他让自己的女人一直留在青楼中,那是无论如何也不肯的。

    “韩兄,楚兄,哪怕不能为妙彤立刻赎身,可是我也不想她继续留在这里。要是可以的话,我想接妙彤去我的宅子住上一段时间,不知可行否?”秦云想出了一个委婉的法子。

    韩邝和楚万锋眼睛一亮,不禁连连点头:“要是周姑娘不离开京城,估计没有什么事情,这点面子我们两家还是可以办到的。再说,周姑娘的契约还在教坊司,估计对方也不会太过于不留情面。”

    如果对方真的想要置周妙彤于死地的话,估计早就动了。周妙彤能幸存到现在,不是她本身有多厉害,而是对方没有将她放在眼里,或者说几方制衡之下无法轻易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