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八百五十五章 效忠
    ,。

    沈炼和卫忠贤都看的清楚,在二楼昏暗烛火的照射下,赵靖忠那英俊中带着几分阴鸷神情的面孔赫然呈现在两人眼前,没有丝毫的掩饰,赵靖忠正是那个黑影。

    所有人都小瞧了赵靖忠,谁能想到东厂一行人和掩藏甚深的书童都是他随可丢弃和明面上吸引人注意的棋子。真正的杀招,还是在他本人身上。

    以千金之躯,行此荆轲之举,不惧风险,此人的心性绝对不简单,当真是一个枭雄!

    沈炼救援不及,卫忠贤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靖忠离自己越来越近。就在赵靖忠脸上现出得意而又狰狞的笑容的时候,‘轰’的又是一声巨响,卫忠贤头顶的窗户猛然炸开,一道雪白的亮光夹杂着莫可抵挡之势,狠狠地向着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赵靖忠激射而去。

    “噗!”

    在赵靖忠错愕的眼神中,他被雪白的亮光直接击中胸部。整个人被巨大的力道带飞,直接凌空射在墙壁上,不得动弹,生命力迅速的流逝,一去不可复返。

    赵靖忠望了望胸口穿过的那把朴刀,又望了望侥幸逃生的卫忠贤,眼神中充斥着莫大的不甘和痛恨。他张了张口,用力的伸出右指向卫忠贤,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还没有等他说出口,眼神已经失去光彩,右无力的垂下,再也无法出声了。

    “呼”的一声轻响,二楼中又增加了两人,正是秦云和丁修。赵靖忠胸口那把朴刀,正是丁修的随身兵器,被他以宗师初期巅峰的全身内力激射而出。再加上当时事出突然,赵靖忠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卫忠贤吸引,致使同样有着宗师初期修为的赵靖忠竟然丝毫没有还之力,就这样被轻易的击杀,难怪赵靖忠至死都是死不瞑目。

    “是你!”

    卫忠贤望着秦云的身影,眼神如刀,说出的话像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又像是从灵魂的深处生生挤出来的声音。那极度怨念的声音,让秦云眉头当即为之一皱。

    不过随即,秦云的眉头就松了开来,心中一阵明了。要不是因为秦云的关系,卫忠贤现在还是那个威权在的卫忠贤,内廷第二号人物,东厂督主的干兄弟,哪里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几乎到了人人喊杀的境况。要是卫忠贤对秦云殊无怨言,那才会叫人奇怪呢!

    此时,外面的打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双方厮杀的声音越来越大,卢剑星在下面不停的呼喊着沈炼的名字。看得出来,他们已经挺不了多久了。

    而在更外围,六扇门的一行人和云应带领的‘听羽’一明一暗的包围着,不让任何人有会逃脱。

    “是你!”

    沈炼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他望着秦云,眼神一阵的复杂,有痛恨,有仇视,还有着那么一丝说不出的轻松。他既痛恨秦云占有了周妙彤,又庆幸对方将周妙彤救出那个坑脏的地方。他虽然一直以来都尽力的维护自己恩人的女儿,可是他不过一个小小的锦衣卫总旗,在这官员满地走,贵族不如狗的京城,他真正的又能维护到什么,大多数都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说实在的,当初秦云接走周妙彤的时候,他有过那么一丝的欢庆和轻松。虽然随后就被满心的自责所淹没,但是他心中清楚,周妙彤需要的正是这样一个贵人来扶持,甚至帮她洗刷冤屈。而自己,永远的不可能办到这点。

    秦云也望向沈炼,神情有些迟疑。说实在的,秦云对于沈炼没有什么感觉,十分的平淡。尤其是对方为何而来他都已经清楚了,沈炼三人对他更无价值可言。杀或不杀,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不过……秦云扫了身旁的丁修一眼,发现他不时的往下张望,心中顿时有了决定。

    “沈炼,是吧?”秦云开口道。

    沈炼神色一阵变幻,最后情绪转为平静:“正是沈某。”

    “你们兄弟三人现在的情况想必你心中也是十分的清楚,而你和妙桐的关系我也知道。看在妙彤的面子上,只要你们兄弟三人投效于我,我不仅可以给你们兄弟三人一条生路,更能让你大哥心愿达成。至于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吧?”秦云将卫忠贤先放在一边,直接对着沈炼说道。

    秦云此言,也是断了沈炼对周妙彤的觊觎。虽然秦云很自信,可是有一个男人时常觊觎你的女人,总不是一件什么让人高兴的事情。趁此会彻底斩断沈炼的妄想,也算是一举两得。

    沈炼心中更是斗争的厉害,他十分清楚,正是因为赵靖忠死了,他们兄弟三人才是真正的没有了后路,现在唯一的生摆在他的面前。可是心中的傲气却又让他无法开口,神情变幻莫定。

    “老二!”

    下面陡然传来卢剑星声嘶力竭的喊声,沈炼的眼神瞬间由迷茫变成坚定。他豁地单膝跪地,将以往心中的妄念一扫而空:“属下拜见大人,愿为大人效死。”

    秦云轻轻点头,满意的笑着。他对着身旁早已经迫不及待的丁修一示意,随即丁修向外发射信号弹,六扇门一众好顿时攻了起来。丁修更是拉着沈炼向着院落中纵跃,将二楼留给了秦云。

    “现在……”秦云转头望向后来一直没有吭声的卫忠贤,“现在,轮到我们之间好好的谈谈了,卫公公!”

    ………………

    “吼!”

    卢剑星用力的劈开一个侍卫的长剑,后背死死的倚住房门。在他的身边,是已经负伤多处,急速喘息的靳一川。本来靳一川功力就没有卢剑星深厚,又身患肺病,无法剧烈运动,此时已经是接近油尽灯枯了。

    “一川,没事吧?”卢剑星一掺扶起靳一川,另一只紧紧握住长刀,神情凝重。他不知道上面到底出了什么事,居然能够将武功最高的沈炼一直拖住。但是他相信自己的兄弟,就算是死,也要守住这最后一条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