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八百五十六章 舌绽莲花
    ,。

    “大哥,我快挺不住了。”靳一川身上有好多大小不一的伤口,虽然伤的不深,但却一直在不停的流血。再加上他的病体,能够支撑到现在,已经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

    “一川,再等等,你二哥在上面肯定遇到了意外的麻烦,我们要再给他争取点时间。”卢剑星说着再次横刀立马,眼神中已经泛起了死志。

    靳一川闻言深吸口气,目光再次变的坚定了起来。

    “他们已经不行了,大家一起上。我代义父做主,斩杀任意一人赏黄金百两。”卫廷见状兴奋的大喊道。

    黄金百两可是一千两白银,足够一个小康之家二十年,寻常百姓家一生都用不完的吃穿用度。要知道,寻常百姓家一生中连银子是什么都只是听过而没有见过,可见这个赏格之大。

    众多侍卫闻言顿时心中一片火热,眼眶泛红。这可是一百两黄金啊!虽然他们的待遇也算不错,可是这是黄金啊!想着那泛着金黄色光芒的小可爱,所有人都心动了。

    本来嘛,能够被卫忠贤招揽的,能够是什么厉害的货色,品行那就更不用说了,完全是被卫忠贤用大把银子养着的。

    众侍卫一阵涌动,向着门口的卢剑星和靳一川团团包围而去,卢剑星和靳一川也是自知必死无疑,眼神中泛起了死志,只想着拉几个敌人垫背。

    正在这时,突然二楼冒出一个信号弹,让所有人的脚步都为之一滞。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客栈外突然响起一阵震天的喊杀声,让所有人的神情再次一惊。

    “怎么回事?”卫廷豁然转头,对着身后大怒道。

    “四小姐,是六扇门的人。”卫忠贤的一个下从门外狼狈地跑进来,神色惊恐。“对方似乎早有准备,弟兄们措不及之下,被对方偷袭,死伤惨重。”

    “六扇门的人?他们什么时候进的小镇?”卫廷神色大变,如果说她和卫忠贤最痛恨的,无疑正是六扇门。同样的,因为秦云的关系,他们对致使他们沦落到这个地步的六扇门也有着一丝的畏惧。这丝畏惧藏在他们的心底深处,或许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但是一旦被诱发出来,那将会极大的影响他们的判断。

    “那赶快派人增援,一定要将六扇门的人挡在门外。”此时卫廷浑然忘了眼前的卢剑星和靳一川,心中只有还没有打进来的六扇门诸人。

    “对了,赶紧派几个高上二楼,看看怎么回事?义父是否无恙?”卫廷也没算完全被冲昏脑子,还想起信号弹是从二楼发出的,连声命令道。

    可是还没有等她声音落下,丁修和沈炼的身影已经跃下。沈炼看到卢剑星和靳一川的情况,一把上前扶住二人,持刀护卫在前面。丁修看到奄奄一息的靳一川,眼中凶光一闪,提刀就向着卫廷等人劈来。

    “去死吧!”

    丁修刀法始于沙漠,大成于杀戮之中,注重气势和速度,讲究的是连绵不绝的杀伐。他一刀出来,犹如万千刀影向着卫廷等人劈去,让卫廷等人顿时一阵忙脚乱。再加上丁修心中三分怒意,刀势威力越发见涨,颇有一人压着院中所有人吊打的趋势,无人敢撄其锋芒。

    “三弟,这是你师兄?”沈炼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在庭院中大开杀戒的丁修,前段时间他们居然敢挑衅如此凶人,真的是有些活的不耐烦了。

    或许是因为心结解开的缘故,此时的沈炼想起当初在暖香阁门口的事情,就是一身冷汗。好在对方看在靳一川的面子上没有真正的下杀,不然的话,他们兄弟三人的小命还焉在!

    卢剑星也是绝口赞叹不已,只有靳一川望着丁修大展神威的身影,第一次真正的有些了解自己的师兄。师兄一贯以来只是恨铁不成钢罢了,要是真正怨恨自己自己恐怕早就死了。

    靳一川第一次真正理解师兄这个词语的涵义。

    ………………

    “你想要什么?”卫忠贤十分平静地说道,平静的让他自己都感到有些惊奇。

    秦云望了卫忠贤一眼,眼光一闪:“做生意嘛,有来有往。我想要从卫公公这里要点东西,那么就要先问下卫公公的开价如何了?”

    卫忠贤一咧嘴,露出了笑容:“咱家这辈子吃也吃过了,喝也喝过了,住也住过了,都是全天下最好的享受。说实在的,咱家现在也想开了,不就是一条命吗?小的时候闹饥荒的时候咱家就该跟父母一块去了,免得现在这么丢人……咱家也猜到你来的目的是什么,不外乎是杂家积蓄的那点家当。只是,咱家为何要交给你,要知道你可是咱家不共戴天的仇人!咱家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你可是罪魁祸首。”

    “卫公公言重了,一切都是你自己做的孽,这份黑锅我可不背。”秦云拱了拱道。“至于为何要交给我,难道卫公公还有别的人选?”

    秦云看到卫忠贤要说话,又连忙说道:“交给我,我会上交给皇上。这样一来,于私弥补了你和皇上这数十年的主仆之情。于公,也是为了天下苍生,给你卫公公积了不少的阴德,也好让你老人家下地府的时候有些颜面去见先辈。”

    秦云的话毫不客气,将卫忠贤的脸色说了一阵青一阵白。尤其说到先辈的时候,卫忠贤的脸上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愧色。

    秦云见状,再加了把力:“再说,卫公公不交给我,难道还想交给谁?交给那个出卖你,落井下石的东厂?你甘心吗?”

    卫忠贤神色一阵变幻,尤其秦云说到东厂的时候,他更是咬紧了牙,眼神中满是怨毒之色。其他人对他出他虽然愤怒却不奇怪,唯有东厂的出卖让他痛恨之极。要不是东厂的出卖,他也不会败的那么惨,那么一败涂地,连一点翻身的会都没有,还要落得一个即将身陨的下场。

    这如何叫他不痛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