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八百六十九章
    ,。

    黑羽的到来对于秦云来说绝对是一个意外之喜,尤其是对方希望秦云收纳所有羽人的要求更是让秦云心中大喜过望,这简直是天赐良。如此一来,秦云来到天都国最大的目的基本上达成了。

    黑羽看到秦云毫不犹豫的答应自己的请求,黑羽心中极为的感激。如果此时有忠心度的,那么黑羽的忠心度即使不是死忠的百分之百,起码也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无尽接近死忠的程度。

    天都王对于雪烈的死大为惊喜,对于秦云原本恭敬的态度更增添了几分的亲近,对于秦云要求前往原本的天空之城——如今的天都城观赏的要求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天都城上下也对秦云的印象更加的好了起来。

    秦云看到这个情景,心中也是一喜,估计等到他提出带走羽人的时候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人反对了。

    秦云走在天都城一些有些荒凉的遗址上,天都城毕竟人力有限,而且皇室成员稀少,不可能真的将原本的天空之城——如今的天都城全都整修,只是修建了一些主殿,供天都王室成员居住罢了。其他大部分原本羽人的心血,羽族建筑的精华以及羽人的文化,已经在时光的流逝中渐渐的褪色,逐渐消泯在历史的长河中。

    不过秦云观赏这些羽人族的遗址,不可能真的是来缅怀历史这种高雅的事情。秦云虽然说不上粗鲁,但是也不是什么高雅之人,他前来羽人遗址中自然有着他自己的目的所在。

    “你确定那个地方就是这里?”秦云望了身边的雷暴一眼,心中还是有些不可置信。在秦云的身边,还有这丁修以及风啸、黑羽和鹤影这三个羽人。

    如今的风啸,已经和黑羽和好如初,这也让黑羽的心中对于秦云更加的感激,望向秦云的眼神都是水汪汪的,让人心动。

    鹤影和雷暴为了早日得到星流花粉,那真是说不出的忠心卖力。可惜的是秦云现在大部分的目的已经达成,正处于偃旗息鼓,暗地里发财的情况,鹤影和雷暴根本无法立刻立下功勋,这可把两人急得够呛。尤其是看到风啸和黑羽兄妹先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翅膀,鹤影和雷暴的眼睛都快变成红眼病了。

    所谓穷则变,变则通,鹤影和雷暴搞一天到晚都在思索如何快速建立功勋,还真的让他们想出了一些原本早就丢在记忆堆里的东西。特别是雷暴,因为性格的原因,是当初雪烈真正最为信任的人,原本雪烈的一些秘密他也朦胧的知道一些。

    而这个,正是雪烈最大的秘密,还是雷暴在雪烈酒后大醉中无意中听到的。

    据说,当年羽人之所以那么快战败,除了人族确实势大和羽人中有着相当一部分羽人反对当初的羽皇外,其中还有最重要的原因是当初有着人族真正的高出,一招击杀羽皇,将天空之城打落……

    雷暴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当作什么也没有听到。他虽然为人粗鲁,但不是真正的傻子。归顺秦云后,雷暴想了想,爵德这是一个难得的会,于是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秦云,这才有了诸人这一趟天空之城遗址之行。

    秦云一行六人来寻找当初交战的地方,就是想要寻找一下当初交的痕迹。秦云的武功已经达到了一个瓶颈,丁修、黑羽、风啸等人也是如此。要是诸人能够从当初那些大能交的痕迹中有所领悟,那可是钱财都换不来的至宝!

    据说,一旦跨入地煞境界,那就是另外一个天地,甚至与秦云传说中的仙佛无异,对于秦云有着莫大的吸引。而且这种高交战的痕迹,要是没有特殊原因,气势可以数百年而不消散,更加让秦云心生向往。

    “主人,属下这些年也曾经暗自派人查探过,应该就是这片附近。”雷暴脸上冒汗,有些焦急地说道。这可是他第一次为新主人效力,要是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当年那场大战过后,没有一个幸存者,所以属下也只是大概的确定位置……”

    秦云挥了挥,示意雷暴不要太过于焦急。这个消息本来就十分的不确定,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就算真的一无所获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雷暴见秦云不怪罪,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相比较于雪烈的残暴,秦云确实显得平和很多。可是不知为何,不管是他,还是风啸和鹤影,在秦云面前都是感到战战兢兢的,比在雪烈面前还要谨慎小心。在雪烈面前,他们三人有的时候还做下戏,可是在秦云面前,他们任何的小心思都不敢妄动,服服帖帖得紧。

    这种诡异之处,他们心中心知肚明,却从来不往外说,只是比以往更加的用心办事。

    “咦!”黑羽突然轻咦出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大呼小叫的什么,在主人面前也不知道注意一下仪态,好好的女孩子家成为了什么?”风啸当即轻斥道。

    自从风啸和黑羽和好后,风啸对于黑羽多年来有些亏欠的感情一下子爆发了出来,类似的负面影响就是风啸总希望黑羽成为一个淑女,然后好好的嫁人。可是黑羽又岂是那种甘愿被捆住脚的人,于是两兄妹之间的吵闹总是不断。

    不过吵闹归吵闹,兄妹两人的感情倒是与日俱增,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

    黑羽暗暗的一撇嘴,瞬间将目光投向了自己最大的靠山:“主人,属下有所发现。”

    “哦,什么发现?”秦云挥制止了风啸,微笑地对着黑羽说道。

    “属下幼年时曾受父亲教诲,知道当年的一些事情,知道族中一些秘闻。刚刚属下在这里发现,这边的一些痕迹,很像有着一些皇族图纹的迹象。”黑羽说到父亲,神情由高昂瞬间变得有些低落,连原本有些兴奋的声音也低沉了下来,声音中满是怀念和悲伤。

    风啸闻言,神情也有些低落。对于父亲这个词,也成为了他心中的一个印记,却已经没有了具体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