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影视世界游记 > 第八百八十六章 消失的第三军
    ,。

    燕北军大营。

    秦云一个人独坐在中军主帐内,望着桌案上的燕北军狼形虎符,神情有些怔然。

    自古以来,虎符都是皇帝调兵遣将用的兵符。用青铜或者黄金做成伏虎形状的令牌,劈为两半,有子母口可以相合。右符由皇帝保存,左符交给将帅,只有两个虎符同时合并使用,持符者即获得调兵遣将权,军将才能听命而动。

    并且,虎符从来都是专符专用,一地一符,绝不可能用一个兵符同时调动两个地方的军队,调兵谴将时需要两半勘合验真才能即刻生效。

    燕北的情况则有些特殊,燕家为大夏四大门阀之一,又是常年御侮外敌,因此燕北军多年下来已经下意识的成为了燕家的私军。因此,燕北军的虎符都是一直统一在燕北一脉的掌握中,这还是第一次有外人掌握了燕北一族的命脉。

    由此可见,燕北侯对于老皇帝的忠心真不是白给的!

    不过这样一来,也给秦云留下了一个大麻烦。燕北军上下虽然因为燕北侯的命令和迫于虎符,听从秦云的命令,可是心中怎么想的不用说都知道了。更麻烦的是秦云是孤身一人来到这燕北军大营,更加显得孤军作战。

    虽然秦云并不在意这些,大宗师的修为让他就算无法一个人力敌这十五万大军,但是大军也无法对他产生威胁。可是要是这时候秦云有着一支嫡系兵马在,那对他收服燕北军将有着莫大的好处。

    不错,秦云就是准备收服燕北军,哪怕燕北侯的态度让秦云感叹和隐隐的钦佩,但是这不妨碍他收服燕北军的心思。更何况燕北侯忠心的是老皇帝,秦云则准备让小妹君临天下,军权与其让他人掌握,让自己担忧,还不如收为己用的好。

    如今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良!

    如果秦云只是专心于武道,那么军权对他来说无足轻重,他如今的修为已经足够自保,甚至军权对他来说还是一个累赘。可是现在因为秦影的关系,秦云除了武道之外还有着别的牵挂,容不得秦云不费心。而且,如果秦云真的走到那一步,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助力。

    且不说皇室中那些多如繁星的武学和无数的资源,单是那种完全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就足以让秦云多费心。毕竟人不是生活在真空中,许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

    与此同时,在大营的另外一端,燕北军的副将罗东在巡查大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秘密。

    “第三军呢?”罗东铁青着脸,口中有着压抑不住的怒火。身为燕北军的副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居然连燕北军中军队的调动都不清楚,足足有一万余人的第三军居然消失不见了,这如何不让罗东火冒三丈。

    尤其是这个关键而又敏感的时候,万一让秦云产生什么误会,那他还有什么脸去见侯爷。要是牵连到侯爷什么,那他更是万死不足以赎其罪。

    “大人……”战战兢兢接话的是大营的后勤官,也是他的禀报才让罗东知道了真相,之前他还以为第三军的将领是驻守在哪里。毕竟一军万余人已经具备了单独作战的实力,而且草原广大,信息不畅,就算是燕北侯也不会强制将十余万大军聚集在一起,而是几乎分散在各个要点。

    可怜罗东虽然是副将,但燕北军向来由燕北侯一掌握,下面的将领又向来桀骜,与他这个文质彬彬的副将多不怎么来往,他这个副将的地位几乎与下面军队的将领没有什么区别。而且他也向来懂得自保,平时也就负责下军需,很少插军队的作战。

    这或许也正是他能够一直稳坐燕北军副将这个职位十余年的缘故!

    “是侯爷的命令……”

    罗东脸色一变,瞬间挥打断了后勤官接下来的话。他深深地望了一眼后勤官,良久之后,才意味深长地说道:“下去吧!你也是军队中的老人了,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第三军的事情就不要往外说了,如果有人问起,就让他来找我。”

    “是,是。”后勤官连滚带爬地退了下去。

    罗东望着后勤官的身影,眼中的杀一闪而逝。最后,他还是摇了摇头,心灭了心中的杀。或许是离开战场太远了,也或许是平静的日子久了,他的杀心远没有当年那么重。后勤官也算是他的心腹,应该不会背叛他。

    只是罗东想不到的是,后勤官前脚离开他这里,后脚就秘密去了秦云那里。后勤官也不傻,知道现在情况特殊,他现在遇到的这件事很有可能就会产生杀身之祸,更有可能殃及家人。他已经老了,没有当年那股血性,只想着安稳度日。尤其是想到家中那五六岁大的儿子,他咬了咬牙,钻进了秦云的大帐中。

    秦云温言安抚了后勤官,并隐晦的许下了些东西,随后后勤官脸上带着七分兴奋和三分后怕的离开。后勤官走远后,秦云望了望账外,又望了望桌上的虎符,突然失笑了一声:自己还是太小瞧了大义的名分和古代人的保守,在燕北侯远去并交托军权,自己还有大义的名份上,燕北军其实已经在他的掌握中,是他自己想得太多了。古人又如何,古人也不全是忠义兼备之人,也有许多的小人和胆小自私之人。就算有着一些燕北军的将军不服气,可是在大义之下,秦云又有着绝对的武力和名分,完全可以罢免对方,甚至激烈一点当场斩杀以杀鸡儆猴也不为过。

    军队是暴力构,充斥着铁和血,本来就完全没有道理可言,军队内部也是如此,要不然如何整军、强军。至于所谓的人道、道理等等……那在军队中就是无物,就是废话,就是一文不值。

    秦云想通之后,整个人顿时轻松了下来,依稀间似乎跟整个天地的隔膜又削去了一层,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轻松透彻。秦云脑中灵一闪,若有所悟,他连忙吩咐了一声账外的守卫后,回到塌上,盘膝而坐,开始寻找着那丝灵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