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二十四章 吸血鬼的敌人
    瘦小的流浪汉看到眼前的家伙居然搭理了自己,顿时来了兴趣,开始滔滔不绝地说道。?? ? 八卍◎一小說?網w、w、w`.`8`1-z-w、.-c-o`

    “你知道吗,他们肯付现金。”一边说着,他一边从腰间的布袋里掏出了一个装满了暗红色液体的瓶子。

    “不管你卖过多少次,他们都肯收,只要你愿意卖。而且价格不比市面上的低。就连瓶装的他们都肯买。”

    高大的家伙眼角一跳,嘴角不由得拉出一条讥讽的弧度。他并没有说话,只是对着这个瘦小的流浪汉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也不知道这群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不过他们似乎对这个挺重视。有些曼哈顿的黑帮想要从这里面捞点油水,但是后来就听说他们火并了几次,都被打散了。那些老家伙们都说,是这群家伙后面的人干的。”

    “还有,听说这群家伙买血不是为了什么医疗,而是为了什么邪恶的魔鬼仪式。鬼知道哪个是真的,反正有钱拿就好。”

    瘦小的家伙与其说在倾诉,不如说在牢骚。不过他有一个好的听众,高大的家伙从没有打断过他,只是不时地点头示意自己在听他的言。这让流浪汉的心中对这个高大的同伴有了新的认知,最少这是一个不错的家伙。

    就在流浪汉还在夸夸其谈,认真地评判着周围街区哪个餐厅的后厨垃圾筒的东西味道更好的时候,一个穿着西装的女性走了过来,看了看手中的资料,对着高大的流浪汉说道。

    “查德诺玛?轮到你了,跟我来。”高大的流浪汉站起身来,咳嗽着向着西装女性示意了一下,然后对着瘦小的家伙一边挥手告别,一边跟着转身离开的西装女性走向了隧道深处。瘦小的家伙同样挥了挥手,嘴里还在嘟囔着别人听不明白或者不想听的东西。

    两个人行走在阴暗的隧道中,这里已经是地下铁的深处,现在已经被改成了不明用地的构造,到处都是的摄像头和门岗,显示这里并非什么慈善机构。高大的流浪汉咳嗽着,同时回应着前面西装女性的问题。

    “在过去的一年内有没有刺青或者其他刺穿皮肤的举动?”

    “没有。?  八?一中文卐¤网  w-w`w、.-8、1zw.”

    西装女性用手里的钢笔敲了敲自己的下巴。

    “你下巴的疤痕是怎么回事?”

    正在左顾右盼打量着四周的流浪汉查德诺玛听到这话下意识地用手挡住了自己的下巴,片刻后才回应道。

    “小时候出过意外。”说完他还咳嗽了两声,显然不想多说什么。两个人渐走渐远,随着他们的深入,已经完全看不到有其他人的踪迹。而这显然都在安排之中,西装女性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你说你没有任何近亲?”

    查德诺玛用生硬的话语回道:“至少没有跟任何近亲联络。”

    西装女性微不可擦地笑了笑。

    “也就是说,万一有紧急事故没有人可以联络?”

    “一个都没有。”

    查德诺玛把目光定格在了一群清洁工身上,此时他们正在卖力地清洁着一间房间里的地板,地板上全是粘稠的液体。

    “没有家人吗?”西装女性似乎并不在乎他看到了什么,依然自顾自地问道。

    而查德诺玛却好像被这个话题弄得有点不耐烦了。

    “我跟你说过了,没有!你跟我说这么多,是不是说我不能捐血了?”

    西装女性似乎也无意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带着他径直走向一个有保安看守大门的同时,翻动了一下手里的表格。

    “我不确定,你的验血结果显示你的情况很不正常。”

    “什么?”查德诺玛显得有些惊讶,捂着嘴咳嗽道。“有多不正常?”

    西装女性领着流浪汉走进了大门,在一个好像密码装置的地方输入了一些看不明白的符号,同时向着流浪汉解说道。?◎?§ 八一中文网 卍 w`w-w`.-8、1、zw.

    “让我来给你说明一下。你的血液里还有稀有的显型体,我们从未见过这种类型的血样。”

    说到这里,身后的大门猛地关闭起来。让查德诺玛惊疑地回头看一下,随后疑惑地问道。

    “什么?你在说什么?”

    就在他这样说的时候,安保人员从他身后按住了他,不似寻常人的力量压制了他的行动,强迫着他向一个类似手术台的地方走去。

    “你们是谁?”他颤抖着问道,看样子似乎充满了恐惧。

    “请坐下。”西装女性丝毫不为之触动,他看着安保人员和一个穿着好像屠夫一样的家伙把查德诺玛按在了手术台上,用一种好像打量牲口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查德诺玛不安地来回扫视着,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好坏参半的局面!查德。”像屠夫一样穿着的家伙笑着开口道,露出了有些尖锐的犬齿,以及幽黑的瞳仁。

    他打量了一下查德诺玛,然后回望着露出诡异笑容的西装女性。

    “只是,这对于我们是好事。。”

    “对你。。”他说着,从旁边取出了一个像是手套一样的东西戴在了手上,手套的尖端是硕大的针孔,让人看上去就从心里感到畏惧。

    “却是坏事。”

    查德诺玛颤抖着,出意味不明的声音,那声音初始听上去像是哽咽和低声的哀求,但是随着声音的逐渐加大,却并非如此。那是压抑不住的笑意,如同成功了的恶作剧一样的笑意。

    查德诺玛大笑起来,咧开的笑容下露出的是更加锋利的牙齿,以及下颌处颤动着分裂开来的疤痕。

    本来好像捕猎者的家伙看着狂意渐现的查德诺玛,原本玩味的笑容变得茫然而古怪,他们似乎还没有现查德诺玛的变化,只是疑惑着这个可怜的家伙是不是已经被吓疯了。

    查德诺玛并非良善,自然不会给他们什么解释。他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握住了身边西装女性的脖子,锋利的牙齿立时咬向了她的脖颈。他撕咬的力量非常之大,以至于女性的鲜血好像喷泉一样从破损的动脉中狂飙而出,一瞬间便染透了身后的墙壁。

    这疯狂的举动让剩下的两个人都害怕起来,安保人员急忙从腰间拿出了手枪,对着还在享用食物的查德诺玛疯狂地扣动了扳机。子弹钻进了查德诺玛的后背,但是除了打扰了他进食之外,却并没有起到其他的作用,反而让查德诺玛放弃了手中的食物,转而向着他走来。

    “你想要干什么,你这怪物。离我远一点!”安保人员崩溃的理智让他在退无可退的时候向着查德诺玛起了冲锋,但是非人的力量并没有给他什么安全的保证。因为他的对手比他更加不像人类。查德诺玛单手按住了他的头部,在五指的猛然张合下甚至能听到骨骼破碎时交错摩擦的怪异响声。

    安保人员立时如同脱了骨头的蛇一样,全身的力量都失去了依凭,整个人都瘫软下来。但是他强大的生命力让他还未死去,只是抽搐着,出无意识的**。

    这样的场景并不能对查德诺玛产生什么感触,他看了一眼跑向大门处的家伙。抡起了臂膀,将手中的家伙狠狠地掼在了墙上。稀疏的响声中,就好像一个巨大的西红柿摔在了地上一样。暗红的浆液如同抽象的图画,展现在了破烂不堪的墙壁上。

    此时,唯一逃脱的幸存者已经冲到了大门处,大门被紧紧的封闭住,想要离开这里必须打开这道为了掩饰他们恶行而关上的大门。只要冲出了大门,他就能呼喊这里的警卫,从而抓住这个该死的怪物。

    但是他却怎么也打不开这道大门。平时能够精准操纵手术器材的双手,此刻却颤抖着,怎么也输不好这道大门那该死的密码,手指戳动键盘,却总是在慌乱中按错地方。当他再一次尝试着输入密码的时候,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查德诺玛掐住了他的脖颈,将他举离了地面。此时查德诺玛并没有享用眼前的食物,而是扫视了一下四周的墙角,然后对着墙角处的摄像机露出了还在流淌着猩红血液的獠牙。

    “一群吸血鬼!”使用着吸血鬼的语言,他对着摄像机直白地吐露出了自己的心声。“我最恨吸血鬼!”

    说完,他看着眼前的食物,慢慢地长大了嘴。而随着他上下颌的分离,他下颌处的疤痕也如同他另一张嘴一样,开始分裂开来。

    “这他母亲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一个长相桀骜,满脸横肉的中年光头男子盯着眼前的荧屏,对荧屏中查德诺玛最后的变化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个时候距离查德诺玛攻击事件已经过去了一整个晚上,当地下铁的警卫现情况不对时,查德诺玛已经逃出了地下隧道,不知去向。只留下了有着清晰凶手图像的监控记录。而当地下铁的负责人将监控记录上报到自己幕后的主人,也就是一群打着血库的幌子买血,光明正大到不科学的吸血鬼时,这群吸血鬼的反应却是让人感到十分的意外。

    监控记录被一层一层地上报,一直到了纽约吸血鬼的执政党之,吸血鬼大公艾力达。马基诺斯的手中。吸血鬼大公看到了这份监控记录,然后召集了自己手中最精锐的吸血鬼战士,并且酝酿了一个不小的计划。

    “大公阁下,你不要告诉我你急招我过来就是为了对付这么个家伙?”光头大汉吐了口唾沫,显然对于变化地明显异于正常生物的查德诺玛非常不感冒。

    “注意你的态度,雷哈特!”侍立在一旁的一个彬彬有礼的中年黑人立时皱起了眉头,对着名为雷哈特的光头大汉不满地呵斥道。“在你面前的是至高大公,你需要保持你的尊敬。”

    端坐在高座上,一直保持着一手支撑着头部的动作的吸血鬼大公微微地抬了抬手,打断了黑人的呵斥。“算了,亚萨。不必计较这些,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解决掉这些威胁到我们族群生存的家伙。”

    说到这里,这个吸血鬼大公在身边女性的搀扶下站起身来,而他身边的正是和周易有着一面之缘的妮莎。在这里,她有着显赫的身份,未来的吸血鬼女大公,现任大公的独女,吸血鬼执政党的继任者等等。有着这位吸血鬼中的美人映衬着,吸血鬼大公的真容却让人觉得异常的不堪。

    <a 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1t;/a&a;gt;&a;1t;a&a;gt;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1t;/a&a;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