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三十七章 刀光如雪 精锐败退
    教士的面前也出了他一直在寻找的异种。??  八一§№卍◎小說§?網w`w、w`.`81zw.这让贪了不少杯的教士内心中总算是有些愉悦。

    作为血族护卫队里唯一从上个世纪活到现在的吸血鬼,经历过许多的教士总有一种醉生梦死的心态。比起杀戮,他更喜欢喝酒。因为一个多世纪的时间基本上已经消磨掉了他心里的激情。追求不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就只能在酒精制造的梦幻里去寻找。

    而加入血族护卫队,纯粹是因为他长久以来积攒下来的经验。和其他的精英战士相比,他更像是一个凑数的存在。吸血鬼毕竟不像人类,他们的基数太小了。小到连人才都稀少的可怜。

    一直以来,教士的经验都让他很好地活了下来。但是这次,他的经验却并没有对他有所帮助。

    银弹从他手里的冲锋枪里攒射而出,精准的设计技巧让他几乎没有漏射一颗子弹。这是极为精湛的老枪手才能做到的事情,但是对于他的对手而言却是毫无用途。

    密集的子弹除了在身上开出了几个流着脓水的伤口外,对于这些异种来说几乎没有其他的作用。

    一阵助跑,异种已经冲到了教士的面前。

    异种的度快点让教士有些吃惊,他来不及调整枪口,索性直接抡起枪托对着异种的头部砸去。

    枪托如他所想的那种砸在了异种的头上,但是却没有造成他想象中的那种伤害。不要说击倒对手,就连造成一点点的眩晕都没有做到。

    凶猛如同野兽一样的异种直接硬直着脖子顶住了教士的枪托,同时手上一挥,把教士手里的冲锋枪打飞了出去。

    猛地失去了手中的武器,教士的心里也难免有些慌张。不过他毕竟是极富经验的战士,趁着异种的手还没有收回去,直接挥拳砸在了异种的太阳穴上。?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br />

    对于人类属于致命攻击的手段对于吸血鬼也有一定的效果,因为吸血鬼的生理构造和人类毕竟差的不是太远。但是对于异种来说,这种手段却已经是完全没有作用了。因为他们的身躯早已变异为另一种生物。

    教士致命的一拳仅仅让异种歪了歪头,随后他的拳头就被异种握在了手里,异种这时猛地抓住了教士的脖子,用力一甩,完全出了教士想象的力量直接将他提了起来,身躯如同布娃娃一样飞过小半个舞池,甚至砸穿了一层薄薄的墙壁后,才落到了地上。

    这种夸张的动静立时吸引了离他们并不遥远的雪男的注意力。他按住了腰间的刀柄压低了身子向着教士的方向跑去。但是另一只异种却拦在了他的路上。雪男突破无望,只能看着刚刚的异种如同敏捷的猴子一样跳进了被教士砸穿的墙壁后面。

    这个时候,雪男只能祈祷教士能够想办法自己保命了。因为他现在必须全身心地对付自己眼前的家伙。

    见识了教士被击飞的惨状之后,雪男自然不会单纯地认为这些异种和他们平日里猎杀的那些家伙是一个货色。仅仅是异种表现出来的力量,就足以让他感到吃惊。这是一场危险的战斗。

    稳定住自己的心神,雪男率先动了攻击。

    他先是微微踱步,直到在离异种不到十米的地方才猛地加。以他纯种吸血鬼的度,这个距离之下一个冲锋简直是如同离弦之箭一样,快的难以想象。

    但是异种度也并不相差,他同样在这个距离里对着雪男冲锋起来,相比之下,度竟是比雪男只快不慢。

    这种表现让雪男心中有些吃惊,但却并不能引起他的慌乱。他是一个真正修习武士剑道的精锐战士。而能够在众多吸血鬼战士中仅以冷兵器近战的手段加入到血族护卫队,就足以说明他的技艺和心性。卍卐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br />

    直接连带着刀鞘将武士长刀从腰间抽出,借着冲势,雪男一刀对着已经冲到自己眼前的异种当头斩下。没有人想无缘无故地挨打,异种也不会有这种想法。面对雪男的这一刀,异种直接伸手架住,并且五指如钩,牢牢地握住了雪男的刀鞘。雪男见状眼神中立时流露出一丝嘲讽,手上却是直接一扭一抽,雪亮的长刀立时出鞘,再之后,连人带刀旋身一转,刀锋已是借力斩下。

    如同灼热的刀刃划过牛油一样,雪亮的刀锋几乎没有感受到丝毫地阻碍。在异种的嘶吼声中,一节小臂已经随着刀光落地。

    失去了手臂的痛苦让异种爆了野兽的凶性,他吼叫一声,下颌骨竟是分裂成如同昆虫口器一样的形状,其中隐约可见花瓣一般的舌头。然后他就这样大张着口器,冲着雪男凌空扑来。

    这种动作就好像是凶猛的猎食动物捕猎一样,不过那惊悚的口器却是给人面对怪物的惊悚感觉。让人清楚地认识到,自己面对的并非动物,而是怪物。

    雪男此时倒是真的做到了心如止水一般。他丝毫不为异种的恐怖作态动容,面对异种的扑击,他只是手持着长刀迅地向后退着步子,同时死死地盯着异种,心中默默地演算着两人间的距离。

    这是一个高的刀客才具备的素质,因为他们把一切都把握在了心里。在雪男的刻意掌控下,异种的扑击明显成了无用功。势大力沉的攻击只是白白地将动能宣泄到地板上,除此之外,别无它用。

    一次扑击不成,异种下意识地抬头寻找自己的攻击目标。而就在他抬头的一瞬间,刀光破空而至。霎时间,半截口器连带着小半张下颚在刀光下被切削下来,让异种的面容越狰狞。

    一再受到重创,让异种下意识地觉得不妙。但是他依旧执拗地向前一扑,这一扑可以说是在痛苦下爆出的潜藏里面。度之快,力量之大都让雪男有些心惊。

    不过正因为是痛苦的爆,所以精准却是难以保证。雪男轻松地一躺,异种已经从他的身上掠了过去,丝毫没有对雪男造成伤害。

    不过作为有经验的战士,雪男可不想在地上多躺哪怕一秒,因为那意味着更多一重危险。他一个鲤鱼打挺迅地站起身来,但是即便是这样的度已经有些迟了。身后已经有恶风吹来。

    几乎不用回头,雪男就知道是刚刚的异种又扑了过来。他的心中还记忆着周围的地形,甚至他可以推演出异种扑击之后是借助了哪几个地方的力量又反扑回来。

    这种洞察一切的心态让他心如止水,刀如霜寒。反手持刀向后一次,刀刃传来的感觉明显告诉他已经刺中了要害,甚至刺破了胃部。果然身后传来了痛苦的吼声。

    反身肘击,雪男一肘击在了异种胸口之上,力量的反震让二者之间的距离再一次拉开。异种因为长刀插在身上显得有些迟钝,但是雪男不会。

    一连串的手肘并用,快而有力的攻击让异种接连后退,丝毫没有招架之力。很快,雪男就把异种逼到了墙角的位置。而当雪男停止了手上的攻击后,俩人间已经拉开了一段相当的距离。

    这个时候,异种显得有些颓然无力。他的伤势很重,但是却丝毫没有致命的感觉。这让雪男有些惊讶,但是也就是惊讶而已。是时候给他致命一击了。

    加借力,腾空而起。一连三段式的腾空飞踢直接就踹在了异种身上。此时的异种已经没有躲避或者招架的力气,只能硬生生地承受着。

    第一脚踢在了异种的头上,让他身体开始后仰,开始失去平衡。第二脚踹在了肩膀和胸口之间,沉重的冲击力让他双脚离开地面,开始离地飞驰。而第三脚踢在了腹部的刀柄之上,长刀猛地受力,加剧了撕裂内脏力量的同时,在一声金属的长鸣声中,却以长刀为点将异种钉在了墙上。

    这一连窜的攻击对于异种来说绝对是极为可怕的,尤其是最后一下,堪称致命。直接就让异种出了前所未有的嘶叫,那是濒死的感觉。

    雪男一度以为这样会让异种死去,但是事实证明了这种前所未有的吸血鬼异种的生命力绝对顽强的可怕。

    在全身受创,精力几乎枯竭的情况下。异种还是爆出了顽强的生命力,他嘶叫着以仅存的肢体撑着墙面,迅而诡异地攀附在墙上脱逃开了。

    这种疯狂的举动使得他的下腹几乎被刀锋撕裂,甚至内脏都流露出来,洒了整整一地。但就是这样,他还没有死去,而是飞快的消失在了墙头的阴影中。

    诡异的情景让雪男都有些毛,他拔出了长刀。注视着手里的刀锋,片刻之后才啐了一口,连忙向着教士的方向跑去。

    只不过当他看到教士的时候,教士已经明显不行了。

    一个异种张大了口器,撕咬着他的脖颈。作为吸血鬼,雪男甚至能闻到鲜血的味道,不过这次的鲜血是他的同族兼队友的,并且正被一个怪物作为食物吞咽着。

    雪男握紧了刀,慢慢地接近着。不过异种很警觉,他听到了动静,抬头看到了雪男。当他看到了雪男刀锋上的肮脏液体时,他嘶吼了几声。如同野兽一样四脚着地地爬上了墙壁,很快就失去了踪迹。

    显然,已经进食完毕的他不想再和危险的家伙进行厮杀,面对雪男他选择了逃避。从这一点上看,异种身上来自动物趋利避害的本能显现地淋漓尽致。

    雪男追不上也不想去追这种杀不死的怪物,他只是看着还在抽动着的教士,按着耳机说道:“教士受伤了!重复,教士受伤了。”

    “该死!”光斧狠狠地扯下了耳麦,他把自己打不中目标的原因怪罪到了同伴的干扰上。看着眼前犹如在嬉笑着的异种,他大吼一声,手中的大锤已是轰然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