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四十四章 不死异种 无悔之情
    杀了我,给我个痛快。八一中№?◎◎文网?¤?  w、w-w`.、8、1、zw.快杀了我!”教士含糊不清的哀求依旧在回荡着。让整个血族护卫队都陷入了沉默中。

    尽管他们是吸血鬼,但是他们也是有感情的生物。没有人能看着自己的战友这般生不如死而无动于衷。尽管知道这个时候给教士一个痛快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谁又能下得了手呢?

    丘巴难过的捂着脸转过身去,他算是吸血鬼中少有的性格不错的人,和卫队里其他的人关系都不错。而这也意味着他在这种情况下会比其他人更难受。

    雷哈特忿恨地一拳砸在了车厢上。金属的车厢微微变形,些许如丝的阳光渗透进来。这点阳光对一个纯血来说并不致命,只要没有照射到要害部位。但是,却足够疼痛。

    雷哈特的拳头暴露在这如丝的阳光下,就好像伸进了岩浆中一样。肌肉和骨骼都被无形之火烧的焦黑。但是他却死命地咬着牙,不吭一声。也许对于知道内情的他来说,这算是一种对自己的惩罚吧。

    是的,他知道内情。知道大马基诺斯做的一切。但是他没有办法,他是大马基诺斯手中的利刃,必须完成大马基诺斯的命令。哪怕是让他带着自己的属下来送死。而现在,教士已经生不如死,他却连让他宽恕自己都做不到。只能用这样惩罚自己的方式来让自己的内心稍微好过点。

    作为血族护卫队里唯一的女性,薇莉恩早就不愿意继续看下去了。她埋在光斧的怀中,却是没有注意到光斧眼中的畏缩和欲求。

    唯一神情上没有变化的是雪男,这个刀术精湛的吸血鬼武士。他稍稍的走上两步,握刀的手猛地挥动抽刀而出。惊艳的刀光足以让所有人失色,而正是这惊艳的刀光结束了教士的嘶吼。

    他的长刀从教士的下颌裂口切入,直接斩开了整个颅腔。一刀之下,万物皆分,丝毫无所阻碍,这样的刀可以说是已经有了灵魂,惊艳而决断。

    可以说在这种情况下,雪男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卍卐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他的做法。丘巴立刻冲了上来,一把拽住了雪男的衣领,对着他怒吼道。

    “混蛋,你知道**到底在做什么?你杀了你的战友,你这个疯子?”

    雪男默默地用早已回鞘的长刀隔在两人中间,力将丘巴推了回去。看着似乎已经安息的教士和激动的丘巴,他却始终沉静如水,只是用一种完全听不出波澜的语气说道。

    “我当然知道我做了什么!我只是给予一个战士应有的安息而已。”

    “你这个混蛋!”丘巴还想要再上去给雪男几下,却是被突然生的响动惊呆了。

    出响动的是教士的尸体。之所以说是尸体,完全是因为雪男刚刚那惊艳的一刀。一刀直接将头颅斜斜地分成了两半,连已经变异萎缩黄的大脑也不例外。这样的程度,只要是生物的范畴内,都可以说成是脑死亡了。

    但是,对于教士来说却不适用。他的尸体安静了一会之后,再次开始挣扎起来。如同去了头依旧顽强的蟑螂一样,生命力惊人地可怕。仔细地看一下,就会现,连教士被削下的半个脑袋都仍具有着生命力,他的眼睛还在眨动。

    这样的情景足以让任何人毛骨悚然,哪怕旁观者是一群吸血鬼也不会例外。丘巴已经不再苛责雪男,因为他自己已经忍受不住了。他端起了装有对吸血鬼来说致命的镀银子弹的枪械,开始对着那一具尸体疯狂地扫射起来。

    子弹疯狂地攒射着,不仅仅撕裂着尸体,也偶尔迸射到手术台和车厢上形成跳弹,索性这里除了两个人类担心被跳弹打死之外,其他的生物都对此表示不是很在意。

    他们在意的只有那具怎么打也打不死的尸体。那具被子弹几乎打成了破烂娃娃的尸体,连内脏和大部分骨骼都被扫得稀烂。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但是这具尸体就是不停止运动,它的心脏依旧在跳动着,好像所受到的一切伤害都不存在一样。

    不过他们也并不是毫无收获,最起码他们看到了一些一开始他们没有注意的东西。

    在尸体的胸口部位,被撕裂打烂的肌肉之下。露出来的是已经完全并和在一起的骨板,如同一副甲胄一样,将心脏牢牢地包裹在了其中。如果不是还能听得见心跳的声音,他们甚至不知道心脏会在这样一个怪异的骨板里面。

    动手的依旧是雪男,他抽出长刀一点点地削掉骨板上的肌肉,将整个骨板完全暴露在视线之内。然后脸色凝重地顺着骨板上一个位于腋下位置的细小缝隙将长刀猛地插入。

    刀锋传递过来的是刺入坚实肌肉的触感,而这一刺却是让整个尸体都像是被电击了一样,开始疯狂地扭动起来。看着尸体怪异的扭动,所有观看的人都有了一种一定很疼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雪男越地笃定,他猛地将刀柄一搅,刀锋上的那块肌肉依然被撕成了碎片。这一下赫然成了最致命的一击。

    尸体不在扭动,而是仿佛突然间失去了所有动力一样彻底沉寂了下去。从刀锋的位置开始,有幽蓝色的火焰浮起,一点一点却又十分迅地吞噬了尸体上的一切。不过四五个呼吸之后,整个尸体终于像是普通的吸血鬼死亡那样彻底地化为了灰烬。

    不,还并不彻底。确切地说还有一部分,那是被雪男之前削下来的半个头颅。他还在眨动着眼睛,离开了身体也意味着他不会和尸体一起消亡。

    “我绞碎了心脏,但是这个。。”雪男看着那半个头颅沉默了下来。他的刀法再精准,也不能在这个东西上找出致命的要害来。

    这个时候雷哈特突然走了上去,他伸手拾起了这半截头颅,隔着墨镜死死地盯着那个同样盯着自己的眼睛,这是他之前的战友,现在却是不死的怪物。

    片刻之后,他猛地将手里的东西按在了之前被他打出一丝裂缝的车厢上。他用的力量极大,在让里面的脑浆溅射出来的同时,还让车厢上的缝隙扩大了一点点。

    和剑尖差不多大小的缝隙里射出的是致命的阳光。在阳光下,那半截头颅顷刻间化为了灰烬,比之前更为迅。而雷哈特虽然躲闪地很及时,但是手上还是被烧焦了大块皮肉,他的两只手都已经是一个样子了。

    没有理会手上的伤口,雷哈特这个时候却是异常认真地对着自己的队友说道:“出了被保护的最严实的心脏之外,太阳也是他们的弱点。给我记住了!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在生了。”

    “呵呵!”看完一场好戏的惠斯勒这个时候却是冷笑出来。“别忘了,吸血鬼们。太阳对你们也同样致命。”

    “不劳你关心!伙计,还是担心你自己和刀锋会怎么样吧。”雷哈特冷笑着对惠斯勒回应着,在他眼里这个老家伙已经是死人了。他没必要和一个要死的家伙在口头上计较这么多。

    刀锋战士已经在手,很快大马基诺斯旗下的吸血鬼战士就会拥有和日行者一样在日光下行走的力量,到时候所有的一切都会被偿还。知晓着一切的雷哈特默默诉说着,这一切对于吸血鬼来说,都是值得的。

    时间又开始飞快的流动起来。当瑟拉娜从休眠里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临近黄昏的时刻了。

    被窗帘密封地死死的房间里,只有一盏落地灯在昏暗的房间里绽放着些许的光明。灯光下,周易拿着一本书仔细地观看着。不过瑟拉娜醒来时无意识的动静惊动了周易,他放下了书本,一脸温和的对着瑟拉娜说道。

    “看样子你休息地不错,怎么样。环境还适应吗?”

    瑟拉娜无意识地揉了揉脸,好让自己清醒一点。当然这个动作在她做来显得异常地可爱。尤其是她只穿着一件大号衬衣的情况下。

    “我感觉很好,从来没有这样舒适过。”瑟拉娜低声回应着。到了现在,她还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这一切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放下心来,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你以后的生活只会更好。”周易坐在了女孩的身边,摸了摸她柔顺的金色秀。因为洗过澡的原因,瑟拉娜终于解开了那些让他非常厌恶的小辫子,而现在的过肩长就让他感觉很好。

    瑟拉娜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把头埋在他的怀中,就好像要汲取温暖的宠物一样。

    过了许久,她才问了一个自己心中想了许久的问题。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瑟拉娜并不愚蠢,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周易对待她已经过了一般人能做到的限度。她很想知道原因,哪怕会因此受到伤害。

    “也许是因为你很美丽!”周易笑了笑,这样回答道。

    “美丽的人不止我一个,而且还包括那些不是吸血鬼的人类。”瑟拉娜挑明了言语。她很清醒,美丽只是一个理由,但绝对不会成为决定性因素。她更想知道的是这个因素。

    “你知道吗?瑟拉娜。”没有正面地回答她,周易用了另外的方式。“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我知道许多人都曾抱怨过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同样的条件,甚至我更加优越。上天却偏偏青睐那些家伙。对于这样的问题,我只能说一句,这就是命运。”

    “也许你觉得你并不显眼,或者并不值得我这样做。但是我只能告诉你,你的一些行为打动了我。就像命运选中了你一样,我认同了你的存在,想要把你留在我的身边,这不需要理由。哪怕你怀疑我的动机也好,认为我只是想找一个宠物也罢,这都不重要。我已经这样做了,把你留在我身边,这已经是既定的事实。而我,从不后悔。”

    瑟拉娜听完这番话,没有任何的动作。她依旧搂着周易,许久之后才悄悄回应道。

    “我也不会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