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太阳神的荣耀 > 第五十四章 神火降魔 碧海清波
    空中巨客的机长明智地熄掉了飞机的动机引擎,这个时候动机提供的动力不但对肩负着整个客机全体乘员安全的黎明骑士毫无帮助,而且还有产生着巨大的阻碍。卍卐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怕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他也不敢继续维持着这种无知的举动。

    巨大的飞机终于有了一段平稳的时刻。尽管周易已经将全部的力量投入到维持飞机的安全降落上面,但是他还是不得不将一部分精力投注到巨大机翼的动机引擎上面。血肉怪物可是还在里面藏匿着呢。他可不敢保证这个怪物会一直这样老实地呆在里面。

    周易注意力的分散也许瞒得住别人,但是绝对瞒不住自己怀里的女人。女人都是奇怪的生物,她们对于男性,尤其是有着吸引力的男性关注的方向可是异常得在意。因为她们始终更希望那些男性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身上。

    “你在看什么?”感觉着危险已经过去的女人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在看祸乱之源!”周易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动荡,好像所有的困难在他眼前都不存在一样。“着6后你们需要找出肇事者的话,可能就只有找它来负责了。不过应该没有哪个法院能够对它进行判决!”

    “那是什么?到底生了什么?”女人疑惑不解地问道。一直坐在头等舱里的她除了知道一个叫做黎明骑士的级英雄突然冲进来打击罪恶外,几乎什么都不知道。而还没有等到她对事情的一切有着更详细的了解,灾难就生了。

    “我在追击一个携带着巨大危险的家伙,不过没想到他变成了真正的怪物。也正是这个怪物酿成了这次灾难,现在它就躲在那个引擎里面。”

    “你在开玩笑吗?”女人可根本不相信会有怪物这种电影里面的东西,比起怪物,她更相信是恐怖分子的袭击活动。“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怪物?”

    然而,还没有等到她把话说完,残酷的现实已经给了她一记沉重的左勾拳。

    失去了动力的涡轮已经无法对血肉怪物产生任何的干扰。卍  八一?小說?網w`w-w`.81zw.而在自身能量衰竭到了一定的程度时,它决定脱离这个暂时的栖息地,去寻找能够给它提供能源的食物。

    没有思维的能力也就意味着它也同样没有记忆力,集群的意志混乱而薄弱,这使得它很快就忘记了之前对它造成伤害,将它逼到这种阴暗角落里的家伙,屈从于本能的**,它将觅食放在了自己的第一目标上。

    经过引擎涡轮的洗练,一再被摧毁的身躯在强度上再次提升了数个档次。狂舞的触手轻而易举地撕开了动机厚厚的金属装甲,并且借由着触手的力量,血肉怪物再一次将身躯拉扯了出来,向着飞机的客舱缓慢的爬了过去。

    看到了可怕的怪物再一次出现在视野里,人群瞬间爆炸了。惊恐和慌乱,恐惧和畏缩,这些负面的情绪纷纷爆出来。而对于借由着精神力感知外界存在的血肉怪物来说,这无异于告诉它食物的所在。

    “该死!”看着向着最混乱的人群调整了方向,周易狠狠地骂了一声。现在他的力量都用来顶起身上的这个庞然大物,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去收拾正在觅食的怪物。

    女人显然也感知到了来自身边英雄的焦躁,她真切地感受到了男人的难处。为此,她感同身受,眼里也流露出紧张的神色,不过她湖蓝色的眼睛转的飞快,显然在思索着解决之道。

    突然,女人的神色中透露出智慧的色彩。她已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你的能力还能使用吗?”女人大声地叫道,高空的强气流让她不得不破坏一下平时的淑女气质。“我是说那种射射线的能力!”

    黎明骑士展现在公众眼前的能力并不多,而最为让人津津乐道地就是他那能够撕裂一切的热射线和他的飞天遁地,至于级力量和其他的能力,倒并不怎么让人们注意到。而在这所有的能力中,最出彩也最神秘的就是他的热射线。

    很多人都记得黎明骑士第一次出场时那道射穿了天空的光芒,尽管只是为了防止暴徒启动炸弹,但是根据后来的统计,那道光芒足足切断了四根大桥的立柱。??? ◎№ 八一中?卐文网?  w`w-w`.、8`1、z-w`.不过幸好都是在不重要的地方。为此,公共设施管理部门还专门通过纽约警局向黎明骑士递交了账单。

    听着女人的话,周易有些费解。如果可能的话,他早就用这种能力了。不过到时候飞机的安全也就彻底地完蛋了。他刚想解释一下。女人的话却是给他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

    “飞机的引擎已经关闭了,那两个机翼在不在也就没有任何关系了。虽然这个方向可能对于飞机的腹部造成一定的损伤。但是腹部只是货仓而已,不会有什么人受到伤害。相反,你还可以减轻不少负担。”

    周易闻言打开了级视力仔细地评估了一下,情况果然和女人说的差不了多少。甚至情况会更好一点,去掉两个足足有八十米长的机翼,不仅对于飞机上的乘客来说没有多大影响,对于他来说也会少上不少压力。而且,切断了机翼,血肉怪物也会跟着它一起坠落下去。在它坠落远离飞机的时候,完全可以消灭掉这个讨厌的家伙。

    想到了这里,他立马行动了起来。绚丽刺眼的光芒瞬间从他的头盔正中爆射出来。足足有大腿粗细的光柱瞬间洞穿了飞机的底部装甲,然后顺着飞机的机翼根部切割起来。

    所谓的航天金属在高度聚焦温度过十万摄氏度的热射线面前甚至连纸张都不如,轻而易举地被切割了下来。而在乘客的眼中,则是两道光柱突然从飞机的两侧划过,随着光柱的消失,机翼带着上面的怪物向下坠落了下去。

    仅仅凭借着集群意志的怪物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它只是跟随着本能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着。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在下坠,在逐渐远离自己的目标。而它更不会知道,这也代表着它逐渐落入死亡的深渊中。

    当机翼脱离机体到了一定的距离之后,无形的火焰包围住了巨大的机翼。恨极了的周易动用了自己所能操控的极限温度,过三万度的火焰在肉眼的观测下已经失去了色彩,这无形而致命的火焰轻而易举地将整个机翼连同上面的怪物包裹了起来,只是顷刻间便将其连同金属都化为了乌有。

    在这样的温度下,金属都会蒸殆尽。怪物自然不会有活下来的可能性,甚至连惨叫也没有,他们就凭空消失在视线中。人们看不见火焰的存在,他们只能感受到从数百米远的机翼上传来的灼热气浪,以及眼部传来的刺痛感觉。

    很多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轻微灼烧,而且视力上也有了一定的伤害。不过好在,这些都在可以医疗的范围之内。相信航空公司以及他们的保险公司会为了这些伤害愉快地签付账单的。

    周易微微挺直了身子,为怀里的女人挡住了扑面而来的热浪。他的念力完全用在了飞机上面,只能使用这种原始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情。

    女人感激地笑了笑,虽然被保护了起来,但是她依旧能够体会到外面的灼热感。黎明骑士的披风虽然挡住了她身体的大部分,但是可没有护住她迷人的脸蛋。没有周易的保护,她可能要躲起来一段时间不敢见人了。即便是为了自己的容颜,她也不会吝惜这点笑容。更何况他还对她有着真正的救命之情。

    女人正想要说些什么,却是被周易的话语打断了。

    “小心点,我们要着6了。”

    她下意识地回望去,看到的却是蔚蓝色的大海,以及不断逼近的海平面。距离海面还有不到两百米的距离,周易却是猛地收起了念动力,用仅存的些微念力包裹在了怀里的女人身上。

    飞机猛地一沉,失去了念动力的保护。飞机全部的重量都压在了周易的身上。好在减轻了不少负担的空中巨客完全在他**力量的承受范围之内。他托举着巨大的飞机,如同托举着奥林匹斯山的赫拉克勒斯。缓缓地降落在大海上面。

    巨大的重量和庞然的体积宣泄到了海面上,形成的是翻滚的巨浪和沉闷的巨响。数以百吨的海水被排挤开来,化作汹涌的海浪拍打在蔚蓝的海面上。层层的波纹激荡了一圈又一圈,在海面上缓缓地扩散开来。

    而在波纹的末端,视野可及的海平面远处,在金色的朝阳光辉下,一艘艘来自英国海防的舰艇正迅地行驶过来。

    飞机上的所有人都安全了,这一次是真正的安全了。不过这一次没有人欢呼,他们都沉默地跑到了飞机的两侧,从狭小的窗户或者是破开的机舱上向外张望着,似乎是在等待聚会的主角一样,没有他的存在任何的欢呼都毫无意义。

    而主角在哪里?人们的心里产生了巨大的疑问。这疑问让他们沉默、惊恐,他们顾不得自己身上的创伤,只是深深地注视着平静下来的海面。他们有的人默默地相互紧握着双手,有的人则是闭上了眼睛祈祷了起来。他们在祈祷,他渴求英雄的出现。

    这样的情形理应是圆满幸福的大结局,而不应该是一个英雄陨落的悲剧。

    似乎是听到了人们的祈祷,一个黑色的身影撕开了平静的海面,从深沉的海水中冲天而起。金色的朝阳映照在他的身上,把他肩膀上的标志和怀中女性的长映射的格外夺目。

    人群中爆出汹涌澎湃的欢呼声,这才是人们想要看到的结局。一个英雄应该得到的奖励。

    抱着怀里的女人缓缓地降落在飞机的顶部。周易猛地一个恍惚,差一点就摔在了地上。精神力量的枯竭让他的大脑都产生了昏昏沉沉的感觉。刚刚在托着飞机落水的时候,他甚至差一点就昏迷了过去。不过好在怀里的女人叫醒了他。虽然用的方法有些奇怪。

    将怀里的女人安好的放在地上,他郑重地说了声谢谢。虽然这声谢谢里包含着怎么也掩藏不住的笑意。

    女人揉了揉通红的手掌,用纤细的手掌和坚硬的头盔过不去可是给她难以忘怀的痛苦。不过她没有在这种事情上胡搅蛮缠,而是解开了包裹在身上的披风,递给了周易。

    “要说谢谢的应该是我才对。谢谢你的披风!”

    “留给你作纪念吧,我想应该还是有些意义的。”周易笑了笑转过了身子,换做平时他肯定会和这样的美人纠缠些时间,但是现在他还有些帐要算。看着已经行驶到飞机附近的舰艇,他拔地而起,向着大洋的对面飞去。

    身后的女人伸了伸手,什么也没有抓住。看着黑色的骑士消失在视线里,她抱紧着怀里的披风,闭上了眼睛。思绪里无法忘怀的,却是在那黑色铠甲下露出的些许金色。